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春节档火爆的不只是电影,还有刷屏的微短剧。

《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和《裴总每天都想父凭子贵》两部短剧在春节期间“病毒式传播”,有消息称这两部剧在整个寒假期间收入过亿。平台数据也在狂奔,抖音短剧春节档话题播放量28.3亿,是2023年同期的5倍多;快手上的短剧观看量同比增长41%。去年开始呈现井喷状态的短剧行业,在这个春节迎来了再一波高光。

但同时,赛道火爆伴随的是投流成本居高不下,大部分项目依然以亏本收场。成熟的创作者已经开始抛弃平台对投这种合作方式,将版权和分成比例的话语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一路狂奔的短剧行业,在走向精品化的过程中,或许需要开始思索更加多元化的变现渠道了。

不少网友表示并不看好短剧,认为短剧里有抄袭的影子,而且剧情经不起推敲,适合无脑人士娱乐,久了估计也就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对夫妇做短剧每月进账4亿多

爆款编剧可月入10万以上

据新京报,春节档,《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等短剧爆款迭出,有的剧集,上线当日充值达2000万元。点众科技押中多款,与咪蒙合作发行《八零后妈》,还出品了《龙年大吉》。

这家北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陈瑞卿、何春虹夫妇,经穿透,俩人共持股55.97%。陈为董事长,今年52岁,管理公司日常业务;何是董事。据高管透露,去年9月开始,点众每月的充值收入,稳定在4~5个亿之间。夫妇携手创业十余年,以“快看小说”等在网文圈立足,可惜未能上市,现今又成功掘金短剧,分到一块蛋糕。

陈瑞卿的好运气,离不开一个人。《八零后妈》以小博大,剧集仅拍摄10天,后期投入8万元,和《裴总每天都想父凭子贵》一起,拿到过亿的充值收入。两部剧的出品方均为听花岛,其实际控制人是咪蒙,原名马凌。

据潮新闻报道,今年,随着越来越多剧组入驻,演员演戏机会在增加,有现实版“霸总”刚来横店两个月,便出演了男二号;也有在校大学生,半年出演七八部微短剧,但同时,很多剧组则正为“群演不够用”头疼。

群演紧缺,也让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犯了愁。最近,一个大剧组在深夜里向演员公会提出“需要80名群演”的需求,但是后续只找到了50人。为了填补空位,剧组只能临时邀请调派特约演员出演一些戏份。近日,横店演员公会正在增加演员通行证办理时间、名额,以此应对剧组拍摄需求。此外,影视表演相关的系统培训,在当地也备受追捧。

据羊城晚报,多位短剧从业者透露,微短剧行业如今收入也是非常可观。据了解,目前短剧编剧的剧本报价可以大致分为四档:第一档为1.5万元以下,一般来自新人编剧;第二档在1.5万至3万元,编剧产出过少量小爆款或作品数量较多;第三档在3万到5万元,编剧手握大爆款或多个小爆款;第四档为5万元以上,通常来自业内创作过多部爆款的头部。

对于编剧们而言,赚钱的大头在于分成,爆款编剧月收入可达到10万元以上。据了解,若短剧充值破500万元,编剧能获得额外分成,比例在千分之五到百分之三不等。妙笔星空内容工作室负责人温儒表示,以流水破500万元的小爆款为例,能拿到10万元左右分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微信、阅文也加入“短剧大战”

一众机构、演员、导演也下场

据界面新闻,在短剧市场,虽然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平台暂居第一梯队,但并不代表其他玩家没有逆袭的机会。一开年,微信、阅文等平台就开始动作频频,暗中加码,就连“两强”之一的抖音都调动了多条业务线同时出击。

近日微信悄然上线了短剧专区,搜索“短剧”等关键词,搜索结果页面中就会出现短剧展示专区,下面还有甜宠、热血、玄幻、虐恋等多个分类词条,微信此举相当于为短剧开辟了专属的流量入口,相比抖音、快手算是“虽迟但到”。

短剧专区

当然,腾讯在短剧赛道并非只有视频号这一张牌。近日,腾讯视频联合QQ 短视频、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发起短剧招募计划,旨在通过流量激励、收益激励等措施拉拢专业创作者。阅文集团的短剧平台“奇迹短剧”也已获得工信部备案,目前正处于内部测试阶段。

此外,字节旗下的皮皮虾近日也推出了独立的短剧APP“皮皮虾lite版”,主打免费模式。由此可见,字节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获取短剧用户的机会,鉴于皮皮虾在90后、00后用户中的影响力,“皮皮虾lite版”有望进一步扩大在其在年轻短剧受众中的地盘。

据上观新闻,更多影视公司和明星、演员也在入局短剧市场。1月底,抖音宣布与周星驰达成独家精品微短剧合作,双方将联合开发运营“九五二七剧场”,首部精品微短剧《金猪玉叶》第一季预计5月上线。由演员、歌手徐梦洁主演的横屏短剧《大过年的》也于近日上线,正片播放量达7.9亿次。

“微短剧是网络视听的新业态,这两年处于爆发式增长阶段。据估测,到去年底,行业规模突破300亿元;预测到2027年,产值规模将突破1000亿元。一些专业影视机构、导演、编剧、演员、资本都陆续进入微短剧市场。”在国家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杨明品看来,微短剧快速发展,与其形态、艺术特点、商业模式有关,“快节奏、多反转,满足碎片化时间里用户的消费需求”。

制片人:九成以上短剧其实在亏本

委员建言:短剧应该加强思想立意

据南方都市报,制片人覃祥敏表示,其实短剧在今年春节档呈现井喷爆发状态,是业内早就预料到的现象。“特别是过年回村、相亲之类的题材,很多人都在做,赶着上春节档”,他透露,如今因为行业的热度迎来了更多投资人及热钱涌入,剧集上线数目也在增长,但其实很多项目根本赚不了多少钱甚至是不赚钱“一些过年期间很火的剧,看着数据挺高的,但投流都占到了八成以上,实际上不一定能赚多少。”

“ 现在大平台出品自制的短剧越来越多,行业的大头其实还是他们赚了,一般的公司都赚不到太多。现在投这个行业的投资人很多不是传统投资人,他们不靠这个赚钱,短剧项目对他们来说更多是营销宣传的作用。”去年12月覃祥敏就感叹过,这个赛道里真正赚到钱的投资人可能10%都不到,如今他依然认为九成以上的短剧项目都是亏本的。

艺恩研究经理卜李敏也表示,以前成本低多呈现出粗制滥造的作品,行业走到现在,精品化已经是必然趋势,随之带来的也是演员越来越贵,成本高了不少。

据封面新闻,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演员张凯丽就曾公开表示,应让“小而精、短又美”成为引领影视微短剧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方向,并设立相关奖项,激励优秀影视短视频创作。她提出建立影视微短剧内容创作公益平台,为作品提供不竭源泉。

对于时下微短剧的流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话剧院院长田沁鑫认为,微短剧因“短、平、快”适合网络传播,但部分内容制作粗糙,需要加强思想立意,真正让观众喜闻乐见。“我觉得在思想层面上,还要有更智慧的办法,让大家能感受到里面的思想立意,让更多的年轻人感受到中国故事的力量。”田沁鑫说。

编辑|王月龙 易启江

校对|卢祥勇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新京报、潮新闻、羊城晚报、界面新闻、上观新闻、南方都市报、封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