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母前些日子打来电话,颤声说:"小明啊,你快来医院看看吧,你公公突然晕倒了,情况不太乐观。"我一听就慌了神,二话不说赶紧过去了。公公已经80多岁的人了,以前身体也一直硬朗,谁承想他会这么快就出了状况。

路上我一路疾驶,心里七上八下的。公公是个固执的老头子,跟我们年轻人总是喜欢唱反调。尤其是自从退休后,他就爱在家耍小性子,总之就是不依不饶的德行。不过倘若真出了啥三长两短,我这个独子还是得尽孝道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赶紧说:"公公,您可把我吓坏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哼,没啥大不了的,就是低血糖昏过去了。"

"那就好,您这把岁数了,还是多加小心啊。对了,治疗费用怎么办?需要我垫付吗?"

公公突然神色一肃,喝斥我:"你小子给我闭嘴!老子的钱财,还用不着你操这份心!"

我被公公的反应吓了一跳,心想这老头子的架子还是这般666,简直把"面子"比天大。不过转念一想,公公退休前是个国家干部,工资待遇还是不错的,家里应该也有存款。而且他一向勤俭持家,家里的积蓄应该还可观。是啊,有这笔钱放在那,他确实无需我这个外人操心了。不过,父母年纪这么大了,身体每况愈下,以后的生活费和医药费难免要伸手向我要,我作为独子理应尽最大的孝心赡养。

话音刚落,公公就嘟哝着从床头摸出一个旧钱包,费劲的从里面夹出一叠旧钞票,颤巍巍的递到我面前:"你小子先拿着吧,以防不时之需。里面有5000块,用完再跟我要!"说完就斜睨着我,等着我的反应。我看着那沾满老人手

我看着那沾满老人手掌汗渍的钞票,哭笑不得。公公这副视钱如命的老咸鱼样,活脱脱就是个儿时街坊邻里口中"有钱就硬气"的典型代表。我接过钞票,公公的眼神这才缓和下来,身子也渐渐放松了。我把钱小心翼翼收进上衣口袋,对公公说:"那什么,公公您就放心在这疗养吧,有啥需要尽管跟我说。"公公点点头,又闭上眼睛小憩了。

看着公公毫无自知的模样,我心里百感交集。一方面很庆幸公公的存款还够他将来头几年的开销,无需我们太过;另一方面,我也忍不住为公公的固步自封、骄傲自负感到一丝遗憾。是啊,父母年纪那么大了,应该学会依赖子女多一些,而不是像小时候般任性妄为。不过转念一想,公公这种性格或许正是他努力工作、存钱过日子的原因。正因为有这笔存款作为保障,他才能这般泰然处之,对生活不那么失望吧。

就在我出神的时候,大伯母过来拉我的胳膊,神情无奈:"你公公就是这个脾气,自己过日子是真够人挨的。要不是他退休前工作也不错,存的钱足可维持他这标准了,我们恐怕就要给他操碎了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点头说:"是啊,确实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不过伯母,您和公公也都这把年纪了,以后还是少操这份心比较好。"

大伯母长叹一口气:"可是现在你公公住院,我在家里也上手,以后怕是要给你姨妈他们添不少麻烦了。"

"没事没事,有啥需要尽管开口。"我宽慰道,"你们老年人就好好歇息吧,有啥事情就交给我们年轻人打理就行。"

大伯母看着我,眼睛里闪着泪花。我猜这可能是她难得的感性时候。一向是个能干的家庭主妇,她把公公孩子们伺候的有板有眼,却少有撒娇的时候。这会儿见我主动担起照应他们的责任,她或许是件感激之情了吧。

话音刚落,病床上的公公突然发出一声重重的咳嗽声,把我和大伯母都吓了一

话音刚落,病床上的公公突然发出一声重重的咳嗽声,把我和大伯母都吓了一跳。紧接着,公公捂着胸口,脸色通红,喘息连连。我们赶紧扶着他坐起来,大伯母拍打他的背部,我则按下呼叫钮让护士来查看情况。很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两三个护士匆匆走进病房。

"老人家哪里不舒服?"一位护士拿着仪器上上下下查看公公的体征。公公勉强指着自己的胸口,神色痛苦。护士会意,让他卧好,然后把氧气管子给他戴上。公公终于缓过劲来,大口大口喘着气。护士做了一番检查后对我说:"老人家的心脏有些衰竭,现在看来是磷灰石风险较高,得及时调理一下。"

我和大伯母听后吓了一大跳,这可是极其严重的病症啊!若是没有及时发现,公公恐怕就有生命危险了。看着公公苍老的面容,我突然有种无助的感觉袭来。自小公公就是个棱角分明的人,对我们虽然严厉,却也用自己的方式疼爱有加。如今这把老骨头居然会出现如此大的问题,我不禁开始担心失而复失了。

我赶紧安慰大伯母:"别急别急,现在护士已经发现了,一定会给公公及时治疗的。我们自己也得保重身体,好好照顾公公啊。"

公公没理会我的话,而是叫住一旁的护士:"小姑娘,你们医院治疗费用得多少钱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万?"公公皱起眉头,喃喃自语,"那还真是个天文数字啊。"

我看在眼里,一阵心痛。我知道公公这是在暗自盘算着自己是否有那么多存款支付昂贵的医疗费用了。作为子女,我当然理解公公的顾虑。毕竟我们家庭虽然小康,但要拿出20多万实在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更何况,公公和大伯母都已年过八旬,谁也不知道以后

更何况,公公和大伯母都已年过八旬,谁也不知道以后还有多少个年头。倘若连这笔钱都花光了,他们将来是否还有足够的积蓄度过晚年?我相信这一定是公公内心的一大顾虑。可是与此同时,我也清楚医治是当务之急。一码归一码,先把公公的病治好再说。至于费用的问题,我们年轻人还是有责任和义务来分担的。

看着公公愁眉不展的样子,我下定了决心,暗暗在心底发了一个誓:"公公,您就放心好了,有我在,哪怕是再多的钱,我都会想办法筹备的。您就安心把身体养好吧。"

此时,护士见我们一家人面面相觑,便开口打圆场:"老人家,您先别着急。医院这边有一些补助政策,减免部分费用是可以的。而且像您这种情况,是可以申请一级重症救助的。只要你们家庭经济有困难,报销的比例会很高。"

公公这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大伯母在一旁连声感谢那护士:"真是太好了,多谢你啊。"

我也带着一丝庆幸说:"那就太好了,只要公公能够尽快康复就行。"说着我看向公公,语重心长,"公公,您就埋头把病治好,剩下的事情有我们在,您尽管吩咐。"

公公慢吞吞点了点头,神情有些黯然。我猜他对于要依赖子女这件事,恐怕还是有些不情愿和不甘心的。自从退休后,公公就处于一种半淡出的状态,生活作风随性散漫。他或许并不希望自己的生活再次被别人所主导和安排。

更让人欣慰的是,公公并没有再像从前那样逞强和自负了。他在乎的不再是自己那点可笑的尊严,而是珍惜留给自己的每一口气。我相信,正是因为如此,公公才会放下身段、尽量去配合我们。这反而让我

这反而让我更加敬重公公了。年轻时,他有着常人难及的骄傲和自尊;而到了晚年,他又学会了谦卑和知足。这种前后判若云泥的转变,正体现了一个人的成熟和大智若愚。我暗下决心,無论公公将来开什么口子,我都会尽量去满足。就当是报答他的一番苦心,也是孝顺这个固执老头的最后一点心意吧。

接下来的几天里,公公的病情一直在严密观察之中。他原先的那股犟劲似乎完全消失了,安安分分的躺在病床上,由着护士们摆布。有时候我进去探视,只见他闭目养神,神情萎靡;有时则是坐在床边,无神地盯着窗外出神。

偶尔有护士进来查房,公公也是乖乖的配合,痛苦地忍受一切检查和治疗。只是每当护士们告知要开刀的时候,他才会紧锁眉头,陷入短暂的沉默。我猜那是因为他在权衡治疗费用的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是公公总是抿着嘴唇,用那双阅世无常的眼神凝视大伯母,令人看不透他 家里的想法。而每当这时,我都会开口主动打圆场:"伯母说的不错,公公您就好好把病治了吧。钱的事儿别太上心,我们全家人齐心协力,总是能筹足够的。"

话还没说完,公公便摆摆手制止了我,语重心长:"小子,你爷爷我这把年纪了,自然也看透了不少道理。自己身体都保不住了,还操什么闲心啊?你们安排的是是非非,我都得服从才是。"

我听了,一下子有些目瞪口呆。我怎么也想不到,公公会说出这般谦逊的话来。作为一个人来说,当你放下自己最后的骄傲和自尊时,是否就意味着彻底降服在命运之下了呢?我突然有些怜惜和悲哀。

就在我愣神之际,公公忽然呵呵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蔫儿郎出浆的洒脱。他挥了挥手中的旧钱包,那是他此行唯一的行囊了。

"小子,你何必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呢?你以为你公公我已经破产了,

"小子,你何必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呢?你以为你公公我已经破产了,连这点医药费都担心筹不出来了?"公公一边说,一边从钱包里抽出一叠崭新的钞票在我面前抖了抖,"瞧瞧这是什么?这可都是你公公我这些年省吃俭用、聚少成多的存款啊!"

我愣住了,怎么也想不到公公手里竟还有这么一大笔钱财。公公见我呆若木鸡,哈哈大笑起来:"怎么,是不是没想到你公公我这么有头有脸?以为把我一副糟老头子的模样,就指望我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吧?"

我连连摇头,因为实在太过震惊而说不出话来。公公见状,得意洋洋的将钞票一沓沓往桌子上一拍,清脆的拍击声在病房里回荡开来。

"你小子瞧好了,你公公我可是从来没过的!虽然退休这些年没什么太大的收入,但靠着以前的那点工资和退休金,也攒下了这几十万存款。你以为我向你们要钱,是真的穷困潦倒了吗?"

"嘿,你小子倒是知道怂恿我了。"公公满意的点点头,随即话锋一转,"不过啊,说到底能攒这么多钱,也还是靠了你们这几代人啊。"

公公沉吟片刻,慢悠悠地说:"要不是你们年轻人的拼命努力,供我这个老头子衣食无忧,我哪里来这么多闲钱可存啊?你可得谅解,我这年纪的人啊,最讲究的就是占你们的小便宜了。"

听了公公的这番话,我若有所思。原来公公从来都没把我们当外人看啊。他外表上摆出一副穷酸老头的样子,却暗地里在利用我们的无私付出,为自己攒下了这笔存款。想来他之所以如此做,除了出于面子,更多的恐怕是一种对我们的考验吧。

正如他所说,老年人最讲究占小便宜。公公故意露出一付可怜相,就是想看看我们这一代是否还肯孝顺赡养父母。如果我们真的见利忘义、不顾亲情,那他自己就只能靠那点微薄收入过活了。而现在看来,我们都构不了公公的苛刻心理考验,他才会慷慨解囊,拿出自己的那份存款。

我看着公公

我看着公公得意洋洋的样子,不禁暗自好笑。虽说他的做法有些小家子气,但换个角度想,这分明就是一位睿智长者对晚辈的一种考验和引导。公公自有他的居高临下的理由,而我们年轻一辈也从中汲取了宝贵的人生教训。

公公见我会意,便拍拍我的肩膀,露出一个舒心的微笑。他缓缓拿起桌上的钞票,一沓沓往钱包里码:"好了好了,你公公我的这点存款,你们就甭太在意了。钱该花在紧要处,可不能东挪西凑,铺张浪费了。你们尽管把主意打在我的治疗上,其他的就甭操心了。"

公公把钱包连同钞票一并塞进我手里,笑眯眯说:"拿着吧,这些就给你们先垫着花。只要你公公我这一关过了,以后剩余的钱自然也就是你们的了。到时候你们就可以高高兴兴,为老头子我最后一程操办了。"

我被公公的话触动之极,差点热泪盈眶。我知道,他这几句话背后是他一番孝顺父母之心路历程。公公深知钱财无法带入棺材,终有一日要还给我们儿女。而我们现在怀着赤诚之心去侍奉他,不也正是为了他最终能够安享晚年吗?

我坚定地点点头,用力握住那个有些陈旧的钱包,它承载的不只是金钱,更多的是一份特殊的亲情寄托。我郑重答应:"好的公公,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把您的病治好。剩下的钱自然也是我们的了,我们会帮您把它们妥善安排。"

公公听了,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他拍拍我的手背说:"好孩子,你就这么说吧!老头子我也就放心了。不过你们若是真把我这点钱都用光了,那也怪不得你们,就由着你们吧。究竟是治病重要,还是攒钱重要,我已经看不太清了。"

我连忙摆手:"那哪能呢公公!您就放心好啦,我们怎么会那么做?您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身体养好,至于钱的事情您就甭瞎操心了。"

大伯母在一旁也连连点头附和道:"就是就是,您就专心把病治好,其他的事情一概有我们兄弟姐妹来打点。"

从那之后,公公的病情一直在好转。他越来越少操心钱的问题,而我们这些晚辈也尽心竭力照料他的起居。大家的共同努力终于没有白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