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触目惊心的几个字:“危险!快点跑,否则就来不及!”

这是我跟未婚夫张泽回他老家见公婆的时候,他家邻居奶奶给我的纸条。

若没有这张纸条的提醒,我或许已经被关在暗无天日里的深山老屋中,再也回不到现代社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我叫陈婷婷,今年26岁,和男友张泽恋爱半年,已经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我生日那天晚上,张泽带我去高档的西餐厅吃了一顿饭,晚饭结束后,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枚钻戒,钻石虽然不大,但在灯光的照耀下也很是璀璨。

接着,张泽又单膝跪地,在路人的见证下向我求婚。

我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哪里受得了如此浪漫的求婚仪式,都没跟父母商量,就直接答应了张泽,成为了他的未婚妻。

还好张泽是一个很负责的人,他说答应求婚是一回事,得到两家长辈同意是另一回事,他会先带我回家见公婆,如果我满意,再跟着我回回家见我爸妈。

张泽的话让我彻底在心里认可他,我暗自说道:“无论张泽的家庭条件如何,无论他的父母是怎样的人,我都会坚定不移地嫁给他。”

答应了张泽之后,我们就一同前往了他老家。

之前我听张泽说过他家有点贫穷,但我下意识认为他家最起码也有小康水平,不至于缺钱花。

可现实给我上了一课,张泽家穷到超乎我的想象。

首先就是他家住的又远又偏僻,我们居然买不到去他家的机票,只能先坐飞机到中转城市再换成火车,我以为总算能到他家县城,他却告诉我:“婷婷,你别着急,我们还要再坐半天的大巴。”

说实话,我有些心慌,这么远的路程,这么偏僻的地方,若是我进去了出不来该怎么办?

张泽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担忧,笑了笑安慰我说:“你别害怕,有我在你身边了,我会保护好你的。”

我听信了他的话,可我没想到,他才是最大的危险。

再之后我跟张泽又坐了三蹦子,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到了他家。他家处在一个十分落后的农村里,整个村子只有为数不多的十家人,而张泽家住在村子最深处,旁边只有一个更破旧的老屋。

刚到他家门口,未来公婆就出来迎接我,婆婆连忙握住我的手,乐呵说:“张泽找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真是他三生有幸。”

公公对我的到来也表示很热情,得到这样的重视,我突然就不怕他们家穷了,如果能嫁给这么好的一家人,也是我的幸运。

只不过在这个热闹的时候,邻居老奶奶走出来扫兴,用一种阴狠地目光盯着我,嘴里喃喃要说什么。

但还没等她开口,张泽就急切地把我拉回屋子,用很小的声音说:“离那个老太婆远一点,她不是什么好人。”

我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发现老奶奶的眼神变了,凶狠的眼神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担忧。

02

走进昏暗的屋子,婆婆连忙去灶台,把已经炖好的鸡端到了屋子里的小桌子上。

见公婆的第一顿饭有些寒酸,但我却感觉到了温暖,再一次幻想起未来的生活,以后就在我老家买房子,把公婆从这个偏远的农村接出去住。

我想着想着嘴角控制不住上扬,婆婆看到后也笑了起来,再一次拉着我的手,一边夸我一边让我留下过夜。

过夜是肯定的,就算我想走,他们村也不给我离开的条件。

之后,公婆给我安排了一个狭小的房间,张泽还告诉我这是条件最好的,他今晚估计要去羊圈睡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此我有些愧疚,可就在我要开口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正是之前进门遇到的那个凶狠老奶奶。

“陈奶奶,你来俺家干啥?”张泽说了句土话。

陈奶奶没有理会他,一步一步向我走来,到我身边的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破旧的红包,然后对张泽说:“泽娃,你带女朋友回来,我没有什么送的,就给一百块钱表示祝贺。”

张泽脸上虽然流露出笑容,实则眼神里充满了嫌弃,好像在说:“一百块钱也好意思给?”

不过他却没有这样开口,他假笑道:“谢谢陈奶奶,我先帮婷婷拿上。”

谁料,陈奶奶的表情瞬间变了,她掐住我的胳膊,硬是把红包塞到了我的口袋,对张泽谩骂道:“我给女娃的,你凑什么劲?”

张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那就给婷婷。”

陈奶奶的眉头这才舒张,又转过身来,背对着张泽,伸出手在我身上抓了抓说:“这女娃真不错,长得漂亮又白净。”

张泽点了点头敷衍两句,便下了逐客令:“是的,您这也看完了,我送您回去吧。”

陈奶奶听到他的话转身准备离开,但就在张泽也转身开门那一刹那,陈奶奶迅速回过头,往我兜里又塞了一个纸条。

之后二人才一起离开。

03

他们走后,我躺在床板上,看着水泥砌的天花板,突然感觉到不对劲,这个村子不仅是陈奶奶,到处都充满了奇怪的味道。

想到这里,我又突然想到陈奶奶放在我包里的纸条,我猜测里面写的东西不一般。

于是我连忙起身,把房间门给扣严,回到床上从兜里拿出纸条,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了纸条上,歪歪曲曲写着几个大字:“丫头,快跑!”

这是什么意思?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疑问。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陈奶奶不是莫名其妙给我写这句话的,她肯定有她的目的。

难道说,她是在提醒我小心张泽一家?我带着这个疑问蹑手蹑脚来到门口,轻轻地打开门,刚好能看到在客厅中间的张泽和公婆,他们围坐在一起像是在商量什么。

我连忙把耳朵贴在门口偷听他们的谈话,这不听不要紧,一听可把我吓了一大跳!我听到他们一家正在商量令我胆战心惊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