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说:“打个电话给他送医院吧。大宏啊,别的话我就不跟你说了。但凡让我知道你有一丁点歪心思,不管是想找我也好,还是想找我那姐姐也罢,我让你消失。”

加代从赌出来,刚上车,康哥的电话就到了,这是是意料之中的事。加代一接电话,“大哥。”

康哥问:“是你说是我说。”

“康哥,你给我十分钟。”

“干什么?”

“十分钟以后我给你回电话。”

“行。”

加代拨通了老袁的电话,“袁哥,我是加代。”

“哎,哎,老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哥,我俩也是朋友了,算是交情不错的哥们。有事你跟我明说多好啊,何必还绕个弯子,找到康哥呢?”

“老弟啊,这事你看......”

加代说:“袁哥,跟我不用拐弯抹角,开门见山,什么想法什么态度直接表明了。”

“他毕竟是我干儿子。这事你让我很没面子。”

“袁哥,我都不解释,你就直接说想怎么解决,我听你的。如果你让把钱还回去,我什么话都不说,立马还回去。”

“老弟,你这是不让大哥说话啊。大哥,我从康哥家出来,什么话都没说。我还是这一句话,你要让我把钱还回去,我立马给他送过去。”

“那你心里能舒服吗?”

大哥,那没事啊。这个事你干儿子总要给我点什么吧?要么给我钱,要么他给我其他的。“”

老袁一听,“给你钱吧。兄弟,这钱你留下。说实话,这事我干儿子做得也不对,有点过了。”
“袁哥,我们永远都是朋友。我不想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我们闹别扭。你有你的朋友,我也有我的朋友。你比我年长几岁,我叫你一声袁哥。我们都认识康哥。可能我出身于社会,更讲义气一点,做事更毛躁一点。袁哥,你多担待,多包涵。但是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你用得着代弟的地方一定比你干儿子多。权衡利弊的事,我就不跟大哥说了,大哥都明白。社会是现实的。当然,袁哥要是非把康哥装进来,我也不怕把事往大了闹,我就给勇哥打个电话,我跟他说说。”

“你看你这小子,净说没用的。说实话,你没打他,袁哥就非常感谢了。袁哥谢谢你。“

“我也谢谢袁哥。”加代挂了电话。

江林说:“这样不跟老袁闹别扭了吗?”

“那有什么办法呢?事已经发生了。你代哥还要跟谁服软道歉吗?”

“老袁肯定会记仇。”

加代说:“他要记仇,就让他记。我不可能一味地委曲求全。该给的面子,我给。但是原则问题,我寸步不让。没关系,他要是能接受我的性格,就接受。要是不接受,我也不怕翻脸。这个社会,谁也不差一两个朋友。玩得合拍,就是哥们。不合拍,就一拍两散。江林,你也记着,不是我们大,我们就怎么样。任何人都有难处,包容是相互的。”

“是,代哥说得有道理。”

回到深圳以后,加代把一个亿多一点的钱全部给了敏姐。阿敏一看,“代弟,你这......”

加代一摆手,说:“大姐,这是你该得的钱,你可别跟我客气了。这钱你要是不要,你叫代弟的脸往哪放啊?所有钱都是你填的窟窿,你这钱都不要?”

“我要,我要。”

“大姐,我答应你的事还没办呢。我先把这事办了。”加代拨通电话,“金刚,你那个场子现在就你一个人干?”

“哥,干什么呀?”

加代说:“匀点股份呗。”

“哥,我一个人都吃不饱呢。可别匀了,跟谁匀啊?肯定不是你干,是不是敏姐啊?”

“匀点呗,她入点股,行吗?”

金刚为难地说:“给多少呢?”

“你冲我的面子,让她入股百分之二十,能跟你合伙干。行不行?”

金刚问:“多少钱?”

“你要多少?”

“哥,你打电话了,我怎么要?”

“这样吧,让她先跟你干,她有自己的资源,有客户,肯定不会让你亏了。”

金刚说:“我是最不缺客户的。代哥,你是知道的,我在老葡京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客户没有啊?”

加代一听,“那你的意思就是不同意了?”

“哥,你打电话了,我能不同意吗?”

“金刚,我把话放在这里,你俩先合伙。不超三个月,我给你俩重新开个赌场。你不要管怎么来,到时候我让你俩一人一个。”

“真的假的?”

“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办到。一个月之内,我让金相带人过去。”

“真的假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真的。”
“你 要让金相过来可以。你别让他一个人来,让他带人过来。”

“你放心,我答应你了。”

没过一礼拜,金相真带了五六个人过去,金刚和阿敏也挣了好多钱。后来,加代帮金刚和阿敏弄新赌场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这事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