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一马当先,带着一帮兄弟大摇大摆地直奔大厅。进了门,连响子都没放,一帮人全老实了。因为里面不少人认识加代,而且前两天砸场子的时候,不少人都看见了。有两个站起来,说道:“大哥,我们不玩了。你省两发花生米吧,不用打了,我们从这门出去,你们办你们的事,我们不玩了。”

说完,这帮小子直接出去了。加代也没吱声。

此时在顶楼,宏哥在办公室坐着呢,保安跑上来了,“哥,楼底下加代到了,来好多人。”

猪仔宏一听,拿起电话,拨了过去,“大龙啊,你在吗?”

“我在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在,你不知道加代到了?不知道下去拦着点?”

“我不知道,没人跟我说呀。大哥,你看我......”

“好了,你现在往下去吧,我也下去。”挂了电话,宏哥往楼下来了。

前台换筹码的地方,丁健等人拎着十一连发过去,手一指,“你老板欠人钱知道吗?”

“不知道。”

“还用我说别的吗?看我们这架势像干什么的?

前台两个人输入密码,把门打开了,江林等人进去开始装钱。这边正装着钱,宏哥领着大龙进来了,一摆手,“加代!”

加代一转身看到了猪仔宏。猪仔宏对大龙说:“你们把门口给我堵住,别让他跑了。”加代抱膀看着猪仔宏。

走到近前,猪仔宏说:“怎么的,抢啊?”

加代说:“要,你不给呀!”

“加代,我俩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上次你把我场子砸了,我什么话都没说。你是不是有点过分呢?我的面子你可以不给,何老板的面子你也不给?加代,我就明摆着告诉你,我这个场子何老板有百分之三十的干股。加代,你胆子也太大了,今天你要硬抢,我连拦我都不拦你。”

加代问:“什么意思呢?”

“咱俩事后算账。”

加代一听,说:“行,接着拿。”

江林接着拿了一会儿,“哥,都拿干净了。”

加代点点头,对猪仔宏说:“闪开,我给老何个面子,我就不砸了,听懂了吗?我不管你回头告诉老何我抢你钱了也好,还是说你编个数,你多告诉老何点,说我抢你几个亿还是怎么的都可以。这些钱远远没有那些么,但是也差不多够还我的了。愿意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吧。我走了。”

猪仔宏一摆手,“你等等。”

加代一转头,问:“还有事啊?”

“加代,我不想跟你结仇。”

加代说:“你翻来覆去就这一句话,你没别的话说呀?我也再跟你说一遍,我要不看你跟老何关系好,要不是老何给我打个电话,今天我不可能只拿你钱,就是你这个厅,你不用想要了,我还得给你砸一遍,而且就是砸,我就楼顶给你砸到楼下,听懂了吗?”

猪仔宏说:“那个阿敏是你大姐?”

加代看了看,“你接着说。”

猪仔宏说:“她父母在哪住,她在哪,她孩子在哪上学,我都知道。加代,我是不能把你怎么的,但是那个......”

加代一摆手,孟军把十一连发递了过来。加代举起十一连发,朝着正在说话的猪仔宏放了三响子。第一响子打在了猪仔的大腿上,第二下打小腿上了,第三下打在肩膀上了。猪仔宏当场就倒地上了。

大龙一看,“宏哥......”再一转过来,“加代,你......”

代哥反手就给了大龙一响子,大龙也倒地上了。

兄弟们一看代哥放响子,也都开始放响子了。大龙的兄弟一瞬间被放倒了七八个,后边一帮小弟一看,哗啦一下全跑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猪仔宏,加代说:“你听仔细了,不用你打电话,我打电话。”

电话一接通,“大哥,我是加代。”

“啊,兄弟啊,你好。”

“猪仔宏是你的朋友,是吧?”

“啊。”

“那等一下我开免提啊。”加代开了免提,“大哥,你跟他合作开的赌场啊?”

“啊。”

加代说:“我跟他那个事......”

“老弟,你给我点时间,这两天我抽空找他,让他给你个满意的说法。”

“大哥,不用你抽时间,我就直接把话说了,他有整没我的心思,还要把我认识的大姐也要弄没。”

“不可能,老弟啊......”

“你听我把话说完,大哥,他当着我的面,原话就是这么说的。”看着身在地上的猪仔宏,加代把电话放在了猪仔宏的嘴巴旁边,“宏哥,你自己说,你是不是这么说的?”

丁健顶在猪仔宏头上的十一连发管稍微一用力,猪仔宏刀上说道:“对,大哥,我,我确实这么说的。”

老何懵B了,“大宏,你混蛋呀!我救不了你了,知不知道?”

没等老何把话说完,加代把电话拿了回来,说:“大哥,你一天事多,也忙,这事就不劳烦你了,我自己解决了。事的经过你也都知道了,我加代讲理,但是我不能留个祸患吧?他都想弄没我了,这边我不能留着他们了,大哥你就当少了个朋友吧。”

老何一听,对着电话就开始喊,“兄弟,兄弟......”

加代说:“丁健,送他见阎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何也急了,一个劲地喊道:“兄弟,兄弟......”

“大哥,你还有话要说?”

老何说:“给我个面子,别这么干,你是要钱也好,什么也好,你放他一马行不行?”

“大哥,这是你的心里话?”

“我的心里话,这事就过去了,不管你把他打成什么样,你千万别下死手。”

“大哥,那你要能这么说,这面子我就无论如何都得给。他这条命我就给你留下,兄弟肯定是冲你的面子,要不然他要弄没我......”

“不说了,我都明白。”

“好,哥,那我就走了。有时间我去拜访你。”加代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