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林一听,“哥,康哥都这么说了,你看.....”

加代说:“全给他砸了。”

“什么时候?”

“现在!我没想欺负他,他倒欺负我了,我加代这么好摆呀?现在谁说话我加代都得给面子?我不能打了呀?把人给我叫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随着经历多了,加代一点点地变了,变得稳重和随和了。加代很长时间没有发脾气了,突然间的爆发,江林一下子愣住了。加代吼道:“去啊!站场的老弟一概不要,找一百个敢打敢拼的。”

江林转身出去就开始叫人,八大金刚、松岗四霸、邵伟、铁驴、广子等人全喊来了。一百来人,四十辆车,在表行门前停好了。江林问:“哥,先去哪?”

“上南山,找老沈的老婆。”

车队刚到老沈公司的楼下。保安一看,赶紧跑上楼,来到办公室,“赵哥,楼下来人了,来了好几十辆车。”

老赵问:“谁呀?”

“不知道。领头的车牌号码挺硬,五个九。”

老沈的老婆一听,“哥,你认识吗,会不会是加代?”

“不会吧!我都跟我干爹说了。”

“走,下去看看。”

老赵一摆手,“你别着急,我打电话喊点人过来。”

电话一拨通,老赵说:“你们在蛇口啊?回来,上公司找我来,有人要打你大哥,赶紧回来。好了,我在公司等你们,尽快啊,马上回来。”

老沈的女人一听,“老赵,我跟你下去吧。不管怎么说,我是个女人,他不会打我。”

“走吧。”

说着话,两个人带着十多个保安从楼上下来。来到门口,老赵一摆手,“是加代吧?这什么意思啊?事不都谈妥了吗?这什么意思?”

加代说:“我来啊,就是最后问你一遍,这钱我能不能拿到?”

加代:“即使现在我给你,你敢要吗?你不怕老袁,我干爹那边.....”

没等老赵把话说完,加代一挥手,“打。”

哐哐的响子声起来了。老赵和老沈的老婆抱头往回跑。麻子拿着十一连发,红着眼睛,朝着着女人冲了过去,一个箭步,脚往身上一蹬,女人的头磕门上,咣的一声,当场就昏迷了。紧接着一百来人,进门就开砸,一楼二楼基本砸成了毛坯房。老赵在一楼大厅里跪着,加代往沙发上一坐,手一勾,“过来!”

老赵跪行到加代跟前。加代问:“我是谁呀?”

“加代。”

加代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说:“你觉得你跟我对上话吗?你觉得现在你在深圳能提得起来了是吧?你还挺有实力了?”

看着女人,麻子的脸涨得通红,身体也不受控制的扭起来了,马三一看,问:“怎么了?”

“三哥......”

马三才想起来自己给麻子吃了什么,连忙拉着麻子,“麻子,都跪着了,别整了。”

“三哥,我,我有点......”

“不行,麻子,你先回去吧。”

左帅说:“麻子,都在这跪着了,这可不行啊。你这要是上了,让人传出去,代哥口碑就不好了。”

马三说:“耀东,快快快,给他拽走。”

耀东一看,问:“麻子怎么了?”

马三没好意思说太多。麻子被拽了出去。

等麻子一出去,加代转过身,说:“来吧,姓赵的,自己说怎么办?今天我把话给你说明白了,你要不给我打这电话,我不能把你怎么的。康哥该有的面子,我一分都不带少,必须要给。但你作死了!现在把钱拿过来,什么事没有。钱拿不过来,你看今天敢不敢打没你。要不你试试。”

老沈的老婆也醒了,在旁边看了一圈,说:“加代,你别难为他,你跟我说,大不了你打我呗。你要是打我一个女人,你看传出去光不光彩。”

小毛一听,“俏丽娃的。三哥,把麻子叫回来,叫麻子回来。”

马三朝着门外喊道:“麻子,你下来。”

“三哥,怎么了?”

“那女的装B了。”

“啊?”

马三扶着麻子过来了。麻子问:“代哥,她怎么的?”加代没吱声,麻子又看着女人,“哎,你怎么的?”

老赵多少明白一点,说:“戴代哥,别别别,你让他走。”

丁健十一连发顶在老赵的脑袋上,“俏丽娃,你试试,来,看能找死你不!”

加代摆了摆了。马三拦着麻子,说:“走走走,出去。”

“我走不了了,干什么呀?折腾我呀?”

马三把麻子拽了出去。老赵心里明白了,说:“一个亿我拿不出来,我所有的都加在一起,五千万。”

加代说:“不行。”

“不是,代哥......”

加代说:“一个亿,少一分都不行。”

“代哥,不管怎么的,我干爸是老袁......”

“你记住了,今天要是不提你干爸,一个亿你少一分都不好使。你提你干爸了,拿五千万吧。”

老赵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代哥给自己做了个套。

两三个小时,老赵凑出了五千万。拿到钱,加代说:“放你俩一马。我走了。”马三陪麻子回向西村了。出了门,加代一挥手,“走,九龙港,上澳门找猪仔宏去。”

邵伟安排飞艇和澳门的车辆,一百来人直扑猪仔宏的赌场。到了赌场门口,正在抽小快乐的赌场经理一看加代来了,一摆手,“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和经理握了握手,“兄弟,该说不说,你是好样的,今天我到这......”

“哥,什么都不用说了,你直接进去。宏哥这两天心里没底,怕你再来砸,他在二楼准备了不少人。哥,你直接进去,不管他给不给,你先去把里面的现金抢过来。一会儿人下来的话,我再告诉你。”

加代点点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