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摄图网

2024全国两会召开在即,全国人大代表、广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楚源对于国家生育,提出了一些建议。近年来,社会老龄化和少子化问题给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其中,高生育成本、生育与工作平衡难以兼顾以及与生育相关的教育等问题是导致生育率下降的重要原因。此外,不孕不育率的上升也是造成生育率下降的因素之一。据《柳叶刀中国妇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显示,2007至2020年间,我国不孕发病率已从12%上升至18%。

针对上述问题,李楚源认为,要围绕“能生不想生”“想生不能生”等矛盾,多维度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建议加大育儿补贴、个人所得税减免优惠力度,增加男性陪护假和育儿假期,为育龄女性提供更多就业支持。

在子女教育费用个人所得税抵扣方面,李楚源表示,在子女教育费用个人所得税抵扣方面,目前父母只能选择由其中一方享受这个优惠,而且生一孩,还是生二孩三孩,没有税收抵扣的差别,既然鼓励生育,可以适当增加二孩、三孩的父母税收抵扣额。

回看我国生育发展情况:

——新生儿数量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的数据,2011-2020年我国每年新生儿的数量呈现出波动下降的趋势,出生率也一路下滑。2011年,我国新生儿数量为1790.3万人,出生率达到1.327%。随着我国适龄夫妻生育意愿的下降,我国每年新生儿数量出现下降。2020年,我国新生儿数量仅为1203.1万人,出生率仅为0.852%。2021年,我国新生儿人数为1062万人0.752%,出生率仅为二者数据均为近10年的最低值。

——中国生育率处于较低水平

国务院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副组长、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初步汇总的结果显示,2020年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已经处于较低水平。总和生育率就是每个妇女一生平均生育子女的数量。通常情况下,总和生育率达到2.1,才能完成世代更替,保证整体人口水平相对稳定。我国这一数值低于1.5则意味着跌破警戒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生育意愿不强烈

经济压力大、育儿成本高、房价高等因素是影响生育意愿的重要因素。浙江官方此前发布的一篇《浙江人口结构及其变化趋势分析》分析指出,(目前)生育成本巨大。根据全国生育意愿调查,经济负担重排名育龄妇女不打算再生育的十大原因之首。

几乎所有的被访者都认为学前教育支出对他们来说负担较重。而对于双职工家庭而言,子女照料和家庭服务严重依赖家庭代际支持。

智联招聘2021年3月初发布的《2021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指出,开放生育限制较难推动已育家庭再生育。该项调研数据显示,“全面开放生育限制”等政策并没有有效提升受访者对生养多胎的意愿。76.9%的职场妈妈和65.5%的职场爸爸表示将“维持现状”,12.7%的职场爸爸希望生育更多孩子,同时,在生育成本更高的职场妈妈中,只有5%选择该选项。

支持生育方面,专家建议完善生育津贴发放政策规定,对0—36个月龄的婴幼儿家庭每月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给予定额育儿补贴。根据医疗和生育保险实际报销额度,给予住院分娩定额补助。建立根据养育未成年子女负担情况实施差异化租赁和购房优惠政策。对生育二孩、三孩家庭的婴幼儿入托、入园给予一定补助,幼儿园、中小学、用人单位及其他社会力量提供延时服务、课后服务或假期托管服务等。

任泽平等多位专家联合发文称,大力发放生育补贴有助于提振生育和扩大内需,初步计算,大约需要1-3万亿左右的补贴。包括提供生育津贴、产假、托儿服务等措施。此外,中国还将加强家庭教育指导和服务,提高家庭教育质量。

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更多本行业研究分析详见前瞻产业研究院《中国母婴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

同时前瞻产业研究院还提供产业大数据、产业研究报告、产业规划、园区规划、产业招商、产业图谱、智慧招商系统、行业地位证明、IPO咨询/募投可研、IPO工作底稿咨询等解决方案。在招股说明书、公司年度报告等任何公开信息披露中引用本篇文章内容,需要获取前 瞻产业研究院的正规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