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在新冠肆虐,给人们生活带来很多不便,这让我想起2003年非典时,我在炮兵团干部股的一段经历,那是一个既给我带来麻烦又让我受益匪浅的故事,至今依然历历在目,不能忘记!

2003年大概四五月份,正是非典最严重的时候,当时我在某炮兵团政治处干部股任干事,有一项重要任务需要马上落实,那就是战士考军校的档案需要带到旅干部科进行审核,不能耽误。如果是平时,这只是一项很普通的工作。但是由于非典的原因,使这项工作变得非常的不同寻常。

当时我们团部座落在内蒙古集宁市(现在叫乌兰察布市),旅部在呼和浩特市,两地相距大约150公里(现在部队都已精减整编不存在了)。

平时我们一般会乘坐火车来回办公,但由于非典的原因,为了确保路途上人员安全,不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后来经过团首长和旅首长的沟通协调,特批由团里派一辆专车,送我到集宁和呼和浩特的交界处,再由旅里派一辆专车将我接回旅部大院儿,我也是相当于享受了一次首长的专车待遇。

到旅干部科后,接待我的是一名姓王的干事,他告诉我,由于旅里考学的一名战士出现发烧现象,导致接触这名战士的旅干部科的大部分人都被隔离,只有他一个人从连队刚刚借调到旅干部科不久,没与那名战士接触,所以在单位值班,我只能跟他接洽。

我告诉他,由于这项工作大概得一周左右时间才能完成,需要由旅首长批示来解决我的食宿问题。

王干事到是一个干脆利索的人,听我说完,三下五除二就在电脑上打了份申请,风风火火地拿去请旅首长签字,不一会儿,他兴冲冲地回来了,说旅首长已签字,食宿都在旅招待所。

听他一说,我心里就踏实了,可我拿过申请一瞅,顿时傻了眼,那申请上分明写的是″住宿在旅招待所",根本没提吃饭的事。

我拿着申请让王干事看,他一下子也懵了,他挠着脑袋说,我记得就是打得“食宿"啊,怎么变成“住宿"了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通过反复思考,我们才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原来那时用86版五笔打字软件敲击WYPW四个键,会分别显示″住宿"和"食宿”两个词组,且"住宿”排在第一位,"食宿"排在第二位,如果不刻意选择,系统会默认"住宿"两字,王干事出的问题正在于此,他打字很快,却忽略了至关重要内容,系统默认选择了"住宿"。

虽然找到了问题症结,但旅首长已签字不能更改,且同一件事一般不能重复跟首长请示,那样旅首长会认为你工作不认真,所以事已至此,吃饭的问题只能另想办法。最后通过政治部领导协调,我吃饭的地点改在旅机关干部食堂。

虽然食宿问题有了着落,但却给我带来了很多麻烦。

那旅部大院很大,旅招待所在西北角,旅机关食堂在东北角,二者相距很远,我每天从招待所起床得走很远去机关食堂吃饭,然后再返回来办档案审核。

由于王干事是临时借调,有的业务不懂,我只得去跟被隔离的干部科的老干事联系。按道理被隔离不能去接触,但战士考学的事又不能耽搁,不得已硬着头皮去隔离点找老干事,我隔着栅栏把档案送进去,他们审完再送出来。

隔离点位于招待所和机关食堂中间,位于旅部最北端一栋房子里,于是我每天在旅招待所一一机关食堂一一隔离点之间来来回回,每天都要走很远的路,两腿都走酸,浪费了很多时间,同时又面临着工作和非典的双重压力,真是让我苦不堪言!

这些都是王干事的一字之差造成的啊!如果当初食宿都在旅招待所,就会减少很多麻烦!但不管怎样,经过多天的不懈努力,终于顺利完成任务,后来,这批战士中有几个考上了军校,我的辛苦也算是没有白费!

我现在已转业离开部队十多年了,好多部队上的事都已走入记忆深处,唯独这件小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它时不时地就会闯进我的脑海敲打我一下,提醒我做事要认真,不能马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