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英,女,1981年生,浙江东阳人,浙江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吴英的崛起如同她的倒台一样令人匪夷所思,几乎是一夜之间,她连续在东阳投资了十多家企业,其中的本色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

2006年时注册资金1亿元的民营企业依然是凤毛麟角,然而谁也想不到这家公司的老总竟然只是个25岁的年轻女子。

本色集团成立之后不久就以连续的大手笔吸引了社会的目光,该公司突然豪掷2亿多元现金买下东阳700多间商铺,又突然宣布将拿出500万元捐助东阳的“光彩事业”,甚至还惊动了市里主要领导。

据2006年的“胡润慈善榜”统计,吴英所属的企业在3个月内捐款630万元,一举进入了胡润慈善榜百强行列。

而坊间传说,吴英的个人资产达38亿多元,妥妥地位列“胡润女富豪榜”前十名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年吴英高调宣布捐款500万,风光一时

有一段时间,吴英突发奇想,在东阳盘下了几十家洗车店和洗衣店,而她的政策是:客户洗车洗衣全免费,所有的人工、租金和材料费用全部由本色集团承担。

全免费的时间维持了近3个月,使得当地的洗车和洗衣行业几乎陷入一片萧条:大家都去吴英的店里享受免费服务了,其他的店铺几乎门可罗雀。

2006年9月,吴英又斥资3800多万元买下了销售清淡的“望宁公寓”楼盘40多套房产和30多间街面房。

这只是吴英跨界进入房地产业的第一步,随后,她又大手笔收购了“博大世纪公园”55%的股份和“博大新天地广场”的全部资产。

吴英天马行空般的操作甚至一度推高了东阳当地的房价,使得业内对东阳楼市的“独立行情”议论纷纷。

在东阳当地,吴英短短几个月里搞出的动静很大:她一面高调宣布向自己的母校东阳歌山镇西宅小学捐献80万元用于建设新的教学楼,一面又表示将资助磐安县数十名家境贫寒的大学生,学费全包。

当年吴英的“本色集团”

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突然冒出一家挥金如土,花钱如流水的企业,让东阳市委、市政府都大感惊讶,为此相关领导多次约谈吴英两夫妻,询问钱款的来路。

对此吴英只不过是淡淡一笑,回答:“请领导放心,钱是干净的,绝对是正道来的。”

对于吴英拒绝透露钱财来历的态度,市里面权衡再三,最后没有接受她的500万元捐款,但是关于吴英财富的传言却由此甚嚣尘上,传得越来越玄乎。

有人说,吴英早年曾在国外结识一名东南亚军阀,后来军阀在地方火并中被杀,留下的遗产折合人民币约120亿元,吴英因此分得大笔遗产。

又有人说,吴英是某些军火贩子、毒贩子、走私犯选择的“白手套”,专门负责给他们洗黑钱。

还有人说,吴英是通过炒期货暴富的,还有分析师言之凿凿地表示:如果踩准每一个风口,8个月内投资橡胶、黄铜的收益可达5倍,持续滚动增仓的收益翻番,炒期货发大财也不是不可能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生得意时的富姐吴英

几乎和她的主人一样,本色集团也成了一家十分神秘的“土豪公司”,有人传说,在东阳保安月工资水平还在800元上下的时候,本色集团保安的月工资已经高达2100元。

甚至有自称从集团里出来的人讲得有板有眼,说“集团的中高层上下班全都开车,其中很多是奔驰、宝马”,吴英给他们发的年终奖从50万到200万不等。

实际上,吴英只是一个技校都没毕业的“学渣青年”,15岁开始闯荡社会,后来又去了技校,可她在学校里只念了一年多就辍学学习“女子美容”,当年最大的志向是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美容院。

也就是在做“女子美容”服务期间,吴英认识了自己后来的老公周红波,并在他的资助下开设了一家“西街贵族美容美体沙龙”,靠倒卖所谓的“羊胎素”赚到了第一桶金。

靠搞美容赚来的钱,吴英南下广东做服装生意,并且小有斩获,并买下了几个摊位,专门销售贴牌服装。

本来守着这几个摊位一年也能赚点钱,但不甘寂寞的吴英却回到浙江,在金华、绍兴等地不断折腾,看到什么项目挣钱就做什么,最后搞了KTV和足浴店。

吴英购置的上百套房屋其中之一

据吴英自称,其从2003年开始进入期货行业,在所谓的“股神”、“老师”、“期货高手”的帮助下投资橡胶和有色金属赚了大钱。

而实际上,吴英所谓的“炒期货赚大钱”的说法完全是个自编的故事,虽然反复折腾没让她赚到什么钱,但开出来的KTV等娱乐场所却让她接触到了一些有钱人。

2005年年初,吴英以“做项目”为名,向东阳当地一些有钱的商人高息集资,采取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用骗到的集资款虚假注册成立众多公司,向社会公众展示其资金实力雄厚的假象,并进一步非法集资。

当时在本色集团的网站上,赫然写着这样的介绍:“本色集团以旅游、商贸、酒店连锁和资本投资为主导,集建材、工程建筑等娱乐服务业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公司,下一步的动作是投资物流业,配合商贸城发展……”吹得天花乱坠。

当然,吴英开出来的十多家公司大都未实际经营或亏损,早在2005年就已经债台高筑。

她找人借的钱甚至高到了月利率7%的离谱水平,假设一百万本金,七分利一个月的利息就是七万元,一年的利息就是84万元,这要比当时的银行利息高出30多倍。

一度叱咤风云

正因如此,有许多人对本色集团趋之若鹜,甚至还向亲戚朋友宣传,自己集资了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钱借给吴英。

通过非法集资圈来的7.7亿元巨额资金中,有将近一半被吴英用来偿还集资款本金、支付高额利息、购买汽车及个人挥霍,其中,仅从某珠宝商处购入的黄金、翡翠、钻石等标价就高达1.2亿元。

吴英曾对外吹嘘“说实话,我买来的玉石和翡翠要是全部兑现,我估计能超10亿。”但她却欠了珠宝商几千万元的巨额货款。

除此之外,吴英还买了将近120处房产,包括宝马750和法拉利、保时捷、奔驰跑车在内的40多辆汽车,但她对外的欠款已高达7600多万元。

年纪轻轻却成了“亿万富姐”,这本身就是吸引眼球的劲爆新闻,而吴英两夫妻就是借着不断制造“热点”疯狂包装和炒作自己,幻想着能够忽悠到更有钱的金主以填补他们所欠下巨大的资金窟窿。

就像所有参与恶性赌博的赌徒一样,吴英最终还是输了,而且输得一干二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终锒铛入狱

2006年年底,市场上突然传出本色集团资金链断裂的消息,2007年2月7日,吴英在首都机场被警方拘留,3月16日被正式批捕,此时距离她骤然出现在公众事野中并大红大紫仅仅过去了10个月。

2009年10月29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吴英涉嫌非法集资和诈骗的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同时宣布:对吴英违法所得予以追缴,返还给被害人。

但实际上,吴英在被捕时早已欠下巨额债务,其非法集资所得款项有3.84亿多元无法归还,加上其所欠的外债,总负债额合计高达近6亿元。

经过上诉,2012年5月浙江省高院判处吴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14年7月减为无期徒刑,2018年3月又减为有期徒刑25年。

时至今日,吴英已经被捕入狱16年,她的名字早已被世上绝大多数人所遗忘,但对于一个特定的群体而言却是例外。

金华市中院

那就是吴英的债主们,这其中既包括被她非法集资所坑害的出资人,也包括被本色集团拖欠货款的大批供应商和提供货物或劳务的个人,总计达400多人。

在这其中不乏因为相信给本色集团投资能够挣大钱而被骗得倾家荡产的普通人,但除了金额较大的11人之外,其他400多人的名字我们无从得知。

其实吴英案发时本色集团被扣押的资产规模相当巨大,据浙江省高院公开的信息,其中包括浙江东阳、湖北荆门两地109套房屋,浙江诸暨的一处房产,41辆汽车,租用的店面房及仓库内的物资以及当时正在试营业中的“本色概念酒店”。

除此之外,吴英的家人和律师认为本色集团还存在被大量漏计的资产,据吴英代理律师出具的一份清单,其中包括3000多万元的购房款和投资款,以及吴英随身携带的银行卡、现金、珠宝首饰等。

吴英自己声称,她被警方拘留时随身携带的财物总值接近1000万元,但是这些财物,连同被警方查封扣押、冻结的银行存款、现金等已成了糊涂账。

这部分财产在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结论书》中没有显示,警方也没有相关通知到吴英本人。

当年吴英开发的“本色概念酒店”

2013年时吴英的家人曾经向媒体表示,因为近几年相关资产大幅增值,仅漏计的房产估值就在6亿元左右;除此之外,本色集团下属的建材城被查封时,其中的库存物资价值也有数千万元。

因此所有被查封和扣押的资产用以归还其近6亿元负债及负债产生的利息应当是绰绰有余。

毕竟当时距离吴英案发才过去了5年多一点时间,就算以同期贷款利息计算,负债本息合计也就12亿。

2013年10月时,吴英的家人和代理律师曾经向东阳当地的警方交涉涉案资产处置问题,但警方却表示“此事情况复杂,不是公安局一家说了算的,需要向上级解释”,让他们最好去找法院。

他们又去找了省、市两级法院,而法院给出的答复是:此事已由东阳政府各部门组成的处置财产领导工作小组负责处理,法院并没有直接参与。

政府处置小组回复:由于一些民事诉讼仍未结案等因素,目前处置工作确实存在一些困难,具体处理情况应该找法院。

吴英虽然进去了,但事情远未了结

就这样,数亿元,甚至十多亿元涉案资产的处置陷入了法院、政府、公安三方踢皮球的状态,谁都不清楚,谁说了都不算。

一边是吴英债主的损失因为查封财产迟迟不能执行而不断扩大,一边是吴英的家人为了财产的实际价值持续喊冤,案件的后续履行从此成为僵局。

吴英东窗事发之后,当年一些积极集资并提供给吴英的人也成了失信被执行人、“老赖”,十多年来不得不东躲西藏靠借债度日。

他们和一些供应商一样,望眼欲穿地等待法院拍卖并分配本色公司的资产,这样这辈子还能有一个咸鱼翻身的机会。

其实法院和公安也不是没有处置涉案资产,至少在2014年时处置的部分资产卖得款项即为1800多万元。

其中,当年投资额高达8000万元的本色概念酒店最终只拍卖了450万元;法院评估价格1500-1600万元,实际出资超2000万元的30辆汽车,最终被公安部门卖出了390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部分被拍卖的车辆

对于那家拍卖了450万元的本色新概念酒店,记者当年还采访了几名东阳当地人,问“她酒店里面大概装修的是什么样子?”

被访者纷纷表示“全东阳她的最好”。

而公安局则表示“考虑到吴英的资产一天天贬值”,因此他们对部分资产进行了提前拍卖处理。

这让吴英的家人十分不满,他们质疑在拍卖过程中存在高价资产被人为操作贱卖的情况,并不断向主管部门和媒体反映。

最大的理由是:法院包括公安部门对涉案房产评估的价值过低,短短几年内其实际价值早已翻倍。

从2018年到2021年,东阳市人民法院已经将位于东阳的90套房产全部拍卖完毕,共拍得款项2亿多元,而荆门的房产也已在2019年全部拍卖。

旷日持久的诉讼让吴英的父亲老吴心力交瘁

有人说其实前几年吴英的标价上亿元的珠宝也已经被处置,但并没有可靠的渠道证实这一消息。

然而让那些债权人感到诧异的是,从吴英案发到现在为止,整整16年他们连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吴英涉案资产的处置款到底有多少?这些款项现在在哪里?是如何管理的?是否安全?什么时候能分配给债权人?这一整串的问题的答案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疑团。

16年来,关于处置和分配涉案资产的多次努力都石沉大海,为此吴英的家人还和东阳市政府打起了官司。

为了推进吴英案财产的尽快分配执行,早在2018年时最高院就曾经派出工作组到杭州协调并细致了解资产现状,但最终的结果依然是没有结果。

十六年了,一个婴儿都长成了读高中的翩翩少年,人世间也不知发生了多少生生死死,悲欢离合,而直到今天为止,吴英案资产处置情况的官方答复是“还在推进”。

东阳市人大、监委大楼前,一个债权人落寞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