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办法揪出来国民党高官。”

1947年底,东北野战军把国民党新五军打得落花流水,军长陈林达被俘,可是他混在战俘里,谁也不认识。

这时,第二纵队第五师师长钟伟说,我有办法,让俘虏们在外面跑一圈,一定能把陈林达揪出来。

果然不出钟伟所料,这个扮成马夫的新五军军长,再也瞒不住了。

钟伟到底用了什么巧妙的办法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46年6月,国民党大举进攻中原野战军,内战爆发。

经过一年艰苦卓绝的战争,解放军势如破竹,由战略防御转为了战略进攻。

这时候,蒋介石竟然还不愿意放弃原有的胜利果实,还和共产党作困兽斗。

1947年11月,东北野战军开始对驻守在沈阳、铁岭等地的国民党军队发起攻击。

于是,国民党集中了附近的几个师,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五军,陈林达任军长。

原本,陈林达曾是东北“剿共”第195师的师长,因为毕业于陆军大学,本人也比较自负。

在此之前,国民党军政部部长陈诚告诉他,解放军的主力已经被打散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此他觉得,自己如此强悍的部队,打退解放军的进攻,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没想到一打起来,陈林达就觉得跟自己想得完全不一样,东北野战军的强悍超出了他的想象。

由林彪率领的东北野战军,有五个野战纵队,人称“五大虎军”。

而与陈林达对抗的是,是由刘震率领的第二纵队,他们看似兵力分散,可是打起仗来,似乎总有神兵天降,越打越多,让陈林达很是头疼。

于是,陈林达把这种状况,报告给了陈诚,但是陈诚不知道是不了解事实,还是想方设法让陈林达坚守,继续把解放军说得不值一提。

1948年1月,东北野战军二纵队调集第5师、第6师,从左右两路,夹击陈林达。

当时,陈林达只剩下的5000多残余部队,他们退守在一个300多户人家的村子里。

1月7日早晨,等到浓重的大雾散去,二纵队的重炮一起开鸣,照着陈林达修筑的野战工事就轰了过去。

看着敌人的意志逐渐被瓦解,野战5师在师长钟伟的率领下,终于将陈林达残部全部包围。

踏着没过膝盖的积雪,5师的两个排对着逃跑的敌人开始追去。

最终,陈林达没有来得及离开,就被五师俘虏了。

看着身边死掉这么多士兵,陈林达万般沮丧,但他不敢说自己是军长,于是就扮成伙夫的样子,混在俘虏队伍中。

确认国民党新五军的师长、副师长都被俘之后,解放军开始寻找一号人物——军长陈林达。

按理说,师长副师长都落网了,军长也没得可逃,一定在俘虏的人群中。

但是询问士兵,他们没见过,询问国民党军官,他们也没人指认。

如果挨个盘问似乎也不太好办,怎么才能找出陈林达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师长钟伟突然说:“让所有俘虏到外面去跑,跑远点!”

看守俘虏的解放军战士们一头雾水,但还是服从命令,赶着俘虏在寒冷的雪地里开跑。

俘虏们不知何意,都玩命跑了起来。

跑着跑着,渐渐有些俘虏吃不消了,有的甚至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最后,钟伟师长让战士们把那些跑在最后面的俘虏带过来审问。

很快,战士们就从他们的年龄和谈吐上,分辨出了军长陈林达。

原来,国民党的将领,平时很少参加军事训练,打起仗来也是喜欢大喊:“弟兄们,给我上!”

长此以往,这些人的体力和长年打仗的士兵相差很远,一旦那些士兵玩命跑起来,他们根本追不上。

陈林达的身份被确认后,解放军立刻把这个消息散布了出去,后面赶来救援的国民党军队,得知新五军主将都被俘虏了,一个个都不敢再打了,纷纷申请撤退。

作为国军第一个被俘虏的军长,陈林达被送到了抚顺战犯管理所。

而陈林达的身体也确实很差,成为战犯后,他还没等到特赦,就死在了里面。

其实,国民党军官身体不行,是件众所周知的事,可大家都没有想到用这种办法来辨认俘虏。

最终,钟伟因为打了胜仗,并活捉了陈林达,被任命为东北野战军地十二纵队的司令员,成了解放军里,唯一个从师长直接升任纵队司令员的解放军指挥员。

虽然钟伟足智多谋,号称“中国的巴顿”,但是他性格也很直率。

1955年,作为解放军防空司令部参谋长的钟伟,得知自己被授予少将军衔,感到难以接受。

于是,他便当着很多人发牢骚,甚至委屈地哭起来,甚至说:“我要把那块牌子(勋章)挂到狗尾巴上去!”

得知钟伟因为委屈自己军衔地而掉眼泪,很多人都认为他行事不够大气。

毕竟,和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将士们比起来,能够看到新中国诞生,还能接受新中国大授衔,已经足够幸运。

军委能够授予那位将领什么军衔,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制定了硬件标准的,纵然不可能做到完美,也是尽可能的公平了。

很快,钟伟的不满传到了毛主席耳朵里,毛主席虽然对那些过于看重荣誉地位的元老感到不满,但是也认可他们为中国的解放事业做出的贡献。

于是,毛主席虽然有些不快,还是委婉批评了这种做法:“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授衔时。”

但是说归说,毛主席还是给钟伟补偿了中将的待遇,后来又提升他为北京军区参谋长,级别甚至比一些中将还要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84年,钟伟将军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73岁。

按照他的遗愿,他死后不开追悼会,但要把骨灰撒到平江起义的地方。

由此看来,老一辈革命家,不管性格有哪些不完美的地方,但是他们的信仰和精神,依然称得上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在此向为解放事业付出毕生心血的革命前辈们致敬!

---end---

作者:沐风

编辑:池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