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168财经报社(北美)讯 据《纽约时报》和锡耶纳学院最新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距离11月大选还有8个月之际,拜登的支持率为43%,落后于特朗普的4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民意调查结果特朗普领先 图/纽约时报

调查还发现,只有四分之一的选民认为国家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认为拜登的政策对自己造成伤害的选民人数是认为对自己有帮助的选民人数的两倍多。大多数选民认为经济状况不佳。对拜登工作表示强烈不满的选民比例达到47%,高于此调查在拜登担任总统期间任何时候的民调结果。

拜登在早期提名州的竞选中,只遭到了名义上的反对。但民调显示,民主党人对81岁的拜登再次领导民主党的前景仍然存在严重分歧。民主党初选选民中表示拜登不应成为2024年提名人的人数,与表示他应该成为提名人的人数相当,其中45岁以下选民的反对意见最为强烈。

特朗普巩固共和党基础的能力比拜登更强,这一点在2020年选民的当前想法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特朗普赢得了97%表示四年前投票支持他的选民的支持,他过去的支持者中几乎没有人表示要投票支持拜登。相比之下,拜登只赢得了83%的2020年选民,10%的选民表示他们现在支持特朗普。

57岁的马姆塔·米斯拉是一名民主党人,她是拉法叶特市的一名经济学教授,曾在2020年投票给拜登,她表示:“特朗普的选民无论如何都会出来。对民主党人来说,情况会很糟糕。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考虑其他人。”

在进行的这项调查中,特朗普领先5个百分点,略高于12月对登记选民进行的上一次全国民调。在可能的选民中,特朗普目前领先四个百分点。#美国大选#

去年的调查中,特朗普在登记选民中领先2个百分点,拜登在预测的可能选民中领先2个百分点。

在新的民意调查中,拜登的一个不祥的兆头是,在未上过大学的有色族裔工人选民中的传统优势,正在继续削弱。

根据出口民调,拜登在2020年赢得了72%的这些选民,与特朗普相比,他的优势接近50个百分点。今天民调显示,拜登在未从大学毕业的非白人选民中,仅以微弱优势领先,47%对41%。

两党在投票热情上的差距在调查中一再显现:只有23%的民主党初选选民表示他们对拜登充满热情,而共和党人中有一半表示对特朗普充满热情。

对拜登担任党魁表示不满或愤怒的民主党人(32%),明显多于对特朗普表示同样不满或愤怒的共和党人(18%)。

只有23%的民主党初选选民表示他们对拜登充满热情 图/纽约时报

特朗普和拜登的支持率都不高。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4%;拜登的情况更糟,仅为38%。有19%的选民表示对这两位可能的提名人都不满意。如果让他们必须选一个,拜登领先特朗普,比例为45%对33%。

在2016年和2020年的选举中,赢得这些“双重讨厌者”的候选人都取得了胜利。

然而,就目前而言,对国家现状的不满显然拖累了拜登的前景。全国有三分之二的人认为国家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而特朗普赢得了其中63%的选民。

认为国家正走在正确轨道上的选民仍然是令人沮丧的少数,仅占24%。这一数字也比2022年夏天通胀高峰期有了明显改善,当时只有13%的选民认为国家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独立选民奥斯卡·里维拉在纽约州罗切斯特市经营一家屋顶企业,现年39岁,他说:“如果我们让特朗普再干四年,我们的经济就会好一点。”

选民普遍对特朗普的政策比拜登更有好感。整整40%的选民表示,特朗普的政策对他们个人有帮助,而对拜登的政策持同样看法的选民仅占18%。

在像里维拉这样的独立选民中,只有12%的人说拜登的政策对他们个人有帮助,而43%的人说拜登的政策伤害了他们。

总的来说,拜登和特朗普在珍贵的独立选民中不相上下,各占42%。

然而,此民意调查一次又一次地显示,特朗普在共和党群体中稳住阵脚的同时,又侵蚀了更多传统民主党选民。例如,性别差距不再有利于民主党。女性选民四年前对拜登青睐有加,现在则各占一半,而男性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率则高出九个百分点。

民调显示,特朗普在拉美裔中的支持率超过拜登,拜登在黑人中的支持率也在下降。

目前有53%的选民认为特朗普犯有严重的联邦罪行,低于12月份的58%。但从另一个角度看,特朗普目前领先拜登的优势,是建立在相当多的选民认为他是罪犯的基础上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拜登在发表演讲

与此同时,美国在一些最棘手的国内和国际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更多的选民以微弱优势支持增加南部边境移民寻求庇护的难度。

特朗普和拜登本周在边境对决;2023年底,非法越境人数创下历史新高。

拜登周四访问了位于得克萨斯州布朗斯维尔的美墨边境,而特朗普则在同一天访问了几百英里外的得克萨斯州伊格尔帕斯。

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冲突已进入第五个月,40%的选民表示他们更同情以色列,而24%的选民表示他们更同情巴勒斯坦人。特朗普赢得了70%主要支持以色列的选民的支持;拜登赢得了68%支持巴勒斯坦人的选民的支持,尽管他因亲以色列立场而面临示威和抗议投票。

菲利普·卡拉里卡尔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迪凯特市的一名麻醉师,现年51岁,他是一名民主党人,对拜登处理加沙冲突造成的人道主义后果感到失望。

卡拉里卡尔医生说:“拜登应该采取更多措施,确保以色列政府以一种既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又不会造成平民伤亡的方式来处理此事。”

他补充说,考虑到自己在一个摇摆州,今年秋天他将勉强支持拜登。卡拉里卡尔说:“我明白,我的投票或不投票都会带来后果,我看了看其他选择,那比现在的情况更糟。但我确实想表达我的不满。我投票的方式并不意味着我喜欢它。”

拜登竞选团队希望,在未来几个月里,越来越多像卡拉里卡尔这样的选民,能够重新回到他们惯常的党派模式中来。拜登竞选团队一直乐观地认为,随着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选择日趋明朗,这种不情愿的民主党人的回归,是民调将收窄并最终翻转的原因之一。

特朗普的共和党对手尼基·海莉一直认为他将在11月失败,她在民意调查中领先拜登的优势是前总统的两倍:假设为45%对35%。但是,她在初选中一直难以获得进展,调查显示,她将在下周的超级星期二遭惨败,77%的共和党初选选民选择特朗普而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