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来,十赌九输,久赌必输。有很多人因为赌,家破人亡。

电话一接通,加代叫道:“姐啊。”

“哎,代弟,你好。”

“姐,你还在澳门吗?”

“我在。”

加代问:“你现在怎么样?”

“我还那样。几个大的场子挨个转。有联系我的,我就带着玩一玩,挣点小费,拿点提成。”

“姐,好久没联系,我挺想你的。”

“我也想你呀,兄弟。有时间你来澳门,姐虽然不像你挣得那么多,没有你那么了不起,但是请你吃个饭,招待招待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带着弟妹过来呗。带哥们兄弟过来,姐想跟你喝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姐,我明天就过去。说不定今天晚上我就过去。”

敏姐一听,“你是来玩呀,还是带朋友?”

“我带朋友。原来我不是一直在金刚那嘛。现在大家嫌他那个场子小,不想去了。”

“哦,那你看姐能帮你什么?”

“姐,这个活给你。我把人带过去,全都是一帮很有钱的,广义商会的一帮大企业家,大老板。你到时候给安排到位,包括排场、房间以及晚上其他的一些娱乐活动。他们就想要个氛围。”

“代弟,你能给姐打这个电话。你绝对是信任你姐,瞧得起你姐。这次我一分钱不挣,替你把这帮朋友招待好。他们要什么,我给办什么。行不行?”

“姐啊,你要这样,我就不能找你了。你是我姐,我们关系到位了。我也想帮帮你。当年我刚到澳门的时候,你没少帮我,今天晚上我把人带过去交给你。一切的费用该怎么算就怎么算,你必须挣钱。你要不挣钱,我们以后不用再联系了。”

“老弟,我不想挣你的钱。你说我们还是亲姐弟吗?你也知道姐这个人,我一没弟弟,二没哥哥,说实话家里父母也不怎么管我管。姐一个人在这边。上次到深圳,姐求你办个事,你给姐办得特别好。姐也一直想报这个恩。”

“姐,不提这个,我晚上过去。姐,就这么说好了,晚上见。”加代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识敬的人,而且是一个心软的人。

和敏姐联系好以后,加代就告诉了朗文涛。当天晚上六点多钟,朗文涛领着广义商会三十来个老板到了九龙港码头。个个西装革履,戴着眼镜,大背头。最次的坐骑是奔驰S600。

加代一到,代弟声连成一片。加代和大家打了招呼,朗文涛把广义商会的新成员一一做了介绍。临上船前,加代说:“各位,这次我找了一个大姐,她负责给大家安排好。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我们去了就是玩,量力而行,适可而止。千万不要钻牛角尖,不要借钱玩。”大家也都赞成加代的建议。说完,加代一挥手,“上船!”

三十多人,十艘大飞,直奔海对面。敏姐安排的排场和金刚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二十辆豪车排成一排,敏姐站在最前面,一挥手,“代弟。”

加代上前一握手,“姐,你这管管管稍微胖点了。”

“哎呀,整天没运动,能不胖吗?不说了,就这帮朋友吗?”

“对。”

“兄弟,你给我介绍一下,我熟悉一下称呼。”

“来!”加代把敏姐带了过来,一一做了介绍。敏姐心中有了个大概,一挥手,“上车!”

敏姐混迹赌场多年,每个赌场都认识,告诉大家场子选,选好后她来安排。最后这帮老板选了一个最大的场子。

敏姐把一帮人带到赌场,一切安排妥当以后,跟着加代来到了门口。加代说:“姐,多话不说,晚一点,我就回去了。”

敏姐一听,“你不在这吗?房间都给你开好了。”

“我不在这待了。我明天早上还得去海南。”

“哦哦,看朋友啊?”

“对,看朋友。这帮人我就交给你了,输了也好,赢了也罢,都与你无关。你什么都不用管。你该挣得费用,该提的点,该收的小费,一分都不要少收。我都跟这帮老板说好了。我说差我姐的,就等于差我我。”

“弟啊,姐也不会说什么。姐这些年一个人在外面,就知道实实在在做人。姐谢谢你了。我都听你的。”

加代和朗文涛打了招呼,当天夜里就回去了。

从第二天开始,有赢了见好就收的,有愿赌服输的,有手头有事的,陆续有人回去了,朗文涛也回去了。到第四天的晚上,还剩下七八个人在玩。阿敏一直在陪着。其中有一个姓沈的房地产老板,四天输了六千多万。阿敏走了过去,“沈哥。”

“哎,妹子,今天晚上不忙啊?”

阿缍说:“我下来看看,正好看到你了。哥,手气怎么样?”

“输了。”

“哦,没事,一会儿能扳回来。上楼洗个澡,清醒一下,再下来接着玩。”

沈老板说:“你要不来,我也要去找你呢。你是这里的大公关是吧?”

阿敏未置可否,笑了笑。沈老板说:“我跟加代关系不错,他带我们来的。”

阿敏一点头,“我知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妹子,说实话,我来的时候准备不足,带的卡总共六七千万,现在都刷光了。你能不能帮我借点?”

“哥,你要多少?”

“你的额度有多少?”

阿敏似乎有点不想说。沈老板一看,“这样吧,你先给我签三千万。你放心,一点问题没有。我回去就把钱给你。”

“行,沈哥,你等一会儿,我去给你拿。”

不大一会儿,阿敏把三千万的筹码拿了过来,“沈哥,你接着玩。”

“哎呀,老妹,你真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