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四季霞光 文学博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走过苦痛 走出阴霾

作者 张辉

第一章

逆境能给人磨炼意志的机会,只有经得起环境考验的人,才算是生活中真正的强者!

今天走过阴霾的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从阴霾里走出来的故事。这段故事既没有波澜壮阔,也没有跌宕起伏,有的只是一个平凡而又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些人生经历。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经历,才改变了一个人的性格和命运……

我出生在1979年的秋天,父亲母亲是普普通通的工厂工人,对于我的到来他们是欣喜的,因为他们的生命有了延续,有了责任也有了牵绊。记忆中的童年,我的回忆都是快乐的,美好的,自由自在的,因为有了父母的呵护和宠爱,使我的童年过得开心快乐,这也是这么多年来让我难以忘怀的日子。我的人生轨道一直都是按部就班地向前走着,直到当时间来到1988年的那一天,我人生中所有的美好戛然而止,也就是从那刻开始,我的人生和命运也被彻底改写了……

1988年,我上小学二年级,活泼、开朗、好动,也爱好唱歌和舞蹈,就像是个假小子。从小身体还算是比较健康的,虽然有时也会有个头疼脑热、感冒发烧,但总体来说还好。可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本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发烧感冒,却揭开了一场大病的序幕。这次的病来势汹汹,病情严重,刚开始发病的是踝关节处肿胀疼,高烧不退,在我们博山当地各大医院检查也查不到病因。孩子生病,最急的还是父母,大夫建议我的父母带着我去省里的大医院看看以确诊病因。于是,父母带着我去了济南省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求医问药,一直延续了半年之久,但还是没有确诊病情。当我的手指关节开始变形了,大夫才告诉父母我得的是幼儿型类风湿性关节炎……

第二章

类风湿关节炎(RA)是一种病因未明的慢性以炎性滑膜炎为主的系统性疾病。其特征是手足小关节的多关节对称性、侵袭性关节炎症,经常伴有关节外器官受累及血清类风湿因子阳性,可以导致关节畸形及功能丧失。这种病也被世界医学上称之为死不了的癌症!

9岁的我,第一次从医生那里知道了这个病的名字,对这个病父母也是头一回听说,全然没有认知和了解,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病并不是医生口中描述的那样简单。可能当时由于年代的关系,医疗条件还有传媒信息不像现在这个时代这么发达,对于这个病来说几乎是一个陌生东西,不知道得了这种病会对身体有怎样的伤害,或者会不会危及到生命,这些疑问都是未知数,都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父母看着我病着的样子,可想而知他们的心里是多么的难过和自责。更可悲的是这个病是世界难题,直到今天也是无法攻克的,只能用药延缓病情发展,来多维系一下生命的长度。

1988年的腊月二十九,我的病情再次复发,父母亲带着我去了原来的双山90医院住院,我们三口人在医院中度过了大年三十,让我一生最难忘的一次春节。激素是个好东西,只要给病人用上了,再重的病也能给你压下来。医生没有好办法,也只有给我用激素治疗,来减轻一下病情的发展。但是激素副作用的伤害也是很大的,80年代用激素治疗只是单纯的,不像现在有钙片,还有维生素D来做辅助治疗,可以减少对股骨头坏死的最小伤害。可惜那时候不懂啊,用了半年的激素,把股骨头给吃坏了。1989年的一年时间能住到4次院,生病不仅仅是身体受到伤害,花钱治病也是一大笔开销,父母也只是普通工人,每月的工资收入也是有限的,除了日常生活花销,再面对我的病情给我用于治病的花费,简直就是捉襟见肘了。

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四处打听给我找能治疗这个病的药方,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打听到了博山李家窑通讯营那里有个军医能治疗我这个病,父母再次带着我来寻医问药。记得那个军医是个30岁左右的叔叔,当他看到我的时候,只是感叹了一句太可惜了,年龄太小了。医生叔叔根据我的病情,给我配了药,分早晚两种药,用鸡蛋当药引来配药吃。但是他又对我说,吃了这个药可能你的身体会受不了,会让我全身的关节肿胀疼痛变形,难以忍受。问我能坚持下去吗?可当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他口中所谓的肿胀疼痛变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还没有亲身体会到那种滋味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三章

我清楚记得那天是10月1号,我第一次用药。早上的药用清水炖鸡蛋,一个鸡蛋放碗里打开倒入药粉搅拌均匀,等锅里面的水开了倒进去煮熟就可以吃了,里面什么调料都没有,只有浓浓的药味。这早上的药是来治疗我高烧不退的,当天用药竟然真的见效了,下午就真的没再发烧。(当时高烧,是在晚上8点左右至第二天凌晨三四点左右。)而晚上的药,是用纯小磨香油炒鸡蛋,同样把一个鸡蛋放碗里打开倒入药粉搅拌均匀,锅里放少许香油等油热了放鸡蛋炒熟食用,这个药是来治疗我关节炎的。父母亲看到我用药后见效,心里面别提多高兴了,笼罩在这个家庭上面一年的惨淡愁云稍微有点散开了。我也觉得我的病终于可以得到医治,我会很快的就能好起来吧,心里真的是有些期许……

用药一周左右,我的身体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平时坐的小板凳坐下去自己却起不来了,全身的关节处也开始肿胀疼痛甚至变形。大约又过了一周左右,我就直接倒下了,躺在床上直接起不来了,完全地丧失了最基本的自理能力,正常的吃喝拉撒都在床上解决。然而这些都还不是最重要的,最厉害的是全身的关节开始大面积变形,随之而来的就是疼痛席卷全身,那种滋味我是至今难忘啊!

疼痛成了我那年的代名词。白天疼、晚上疼,自己又不能动,想自己能按摩一下缓解一下疼痛都做不到,真的好悲哀啊!你能想象到这个药的威力性吗?它能让你全身上下所有的关节和206块骨骼都发生了变形,我的胳膊抬不起来,手腕、手肘处关节不能打弯,手指10个关节都严重变形,如果形容当时的样子的话,就是我们吃的猪蹄刚出锅的样子。还有胯关节、膝关节、踝关节,还有10个脚趾也都严重变形,当时肿得连自己的袜子也穿不上了,只好把我父亲的袜子拿来给我穿。就连盖的被子压在身上也疼,母亲只好用自己缝的小枕头给我放在胳膊两边和脚的两边,这样被子盖上后就会支撑着,不会压在我身上了。严重的关节变形已经影响到我吃饭了,因为我的上下颌骨也已经变形,变得无法正常地开合,嘴也张不开,吃饭的勺子也进不去,母亲又买了一把喂婴儿喝水的小勺子来给我用,只能这样一小口一小口地喂我吃饭。

用药后的前4个月是药性发作最厉害的时候,没日没夜的疼,我真的是有点承受不住了。母亲看到我疼,心疼得不行,说早知道会是这样厉害,还不如不吃这个药,最少不用受这个罪。最厉害的时候,一个晚上我都疼得睡不着,母亲也整宿整宿地陪着我,给我按摩来缓解疼痛。我生病躺在床上起不来,父母亲也还是照常上班,因为他们不去上班的话,那么我们的经济来源就无法保障了。那个时候我们刚搬到母亲厂里分的福利楼房,好在离家近点,5分钟的路程,母亲早上上班前先喂我吃药吃饭,再让我解大小便后才能去上班,过两个小时左右抽空再回家看看我,给我点水喝或者有别的需要啥的。母亲上班时,都是给我垫尿布,以防万一我上厕所,这不是又回到婴儿时期了吗?

让我记忆深刻的一次是那年的腊月里,早上母亲7点半刚上班走了,时间不长我就感到肚子疼就想上厕所,可是我起不来啊!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屙在床上,我努力地挣扎着想起来,但是身体不听我的,根本没用,我只能一点一点地挪,一点一点地蹭,急的我是满头大汗!终于挪下床了,我试着站起来,可是我的脚趾关节处就像是针扎似的那种疼瞬间蔓延整个身体。手指关节处也疼,根本脱不了裤子,又是一个难题,这可咋整,下来了却脱不了裤子咋上厕所,还是要屙裤子里吗?当时穿的棉裤,我又努力用我那两只猪蹄手脱裤子,可能棉裤肥点的关系,不一会就给蹭下来了。我可以上厕所了,这时候我看了一下表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厕所是上完了,可是怎么擦干净啊?我要怎么回到床上去啊?这些问题又来了,我已经累得不行了,全身的关节还在不停地疼,我感觉要彻底完了。

我的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只穿了袜子,这大冬天的要是等母亲回来就冻坏了。我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靠着床站在地上等母亲回来。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吧,我突然听见门响,是母亲回来了,我就连忙喊她,她进来一看到我的样子,她就哭了,她赶紧把我抱上床给我擦洗干净,又换了干净的裤子给我盖好被子,才又赶忙回去上班。过后我问她怎么突然回来了,她说她当时突然觉得心里面有点不舒服,总感觉家里面有事,所以就请假回来看看,结果还真的是有事情,好在没出什么事情。

第四章

1990年的春节晚会开始了,各家各户都喜气洋洋、欢欢喜喜的过年,而我们家却是有点冷清了,年货也没准备一些,只是简单的弄了点,意思意思一下而已。我躺在床上,母亲给我买的新衣服、新袜子、新鞋子都摆放在我身边,虽然我不能起来穿上给她们看,但是母亲说毕竟过年了,还是要给我买过年衣服鞋子的,我还记得让母亲给我买了一条白色的纱巾,母亲把白纱巾系到了我的脖子上。

大年初一,邻居家的小孩都来给我家拜年,当母亲看到她们时,再转头看看我就偷偷地掉眼泪。说我原来的时候也是好好的呀,怎么会就成这样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呀?时间久了,我也已习惯了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日子,白天父母都上班去了,我就自己在家唱唱歌,自己跟自己说话、讲故事,有时心烦了就哭一场,这时候想起来就像得了抑郁症一样,可能真是有点抑郁了。

用药已经半年多了,关节都已肿胀出来也都变形了,后面的时间不像从前那样疼,稍微有点减弱了,但是我还是不能动。由于每天24小时都是躺着,我屁股后面也起了一个褥疮,好歹还不太厉害,但是也已经磨的没有皮了,露着红红的肉,因为尾骨那个地方几乎没有肉,都是骨头,所以才容易压坏。我的病大夫说要跟上营养,要不身体吃不消。那个时候条件还不行,吃啥有营养啊?吃个鸡蛋就是好的了,还有吃点面条也是好的啊!父母都是工人,两人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差不多有160块钱吧,可是我一个月的药费差不多就得100块钱了,剩下的那点钱要用于日常生活花销,水电费、煤气费,还有人情往来,还要给我加营养,那时候连订份牛奶都没有钱。

我的生病也给母亲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厂里的同事都知道我生病挺重,有人同情、有人可怜,也有人嘲讽我母亲。记得有一次母亲为了给我用热水加中药泡澡来缓解疼痛,她去厂里面的锅炉房挑热水,被她同事看到说,你这么给你闺女花钱治病,好不好还不一定,就怕你花了钱人到最后也没有保住,就怕人财两空啊!母亲回答说,只要我还有能力给她治病,就治下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啥事;我是她妈,难道就眼看着她病着不给她治吗?

过了年,春天来了,好像也预示着所有的一切都在慢慢地好起来,我的身体也逐渐地开始恢复起来,虽然还是不能活动,但所有的关节不像以前那样疼了。

这么长时间的生病我心里急,父母也着急,都吃药大半年了,怎么还是这样不好啊?母亲有时心情也有不好的时候,可能主要还是我的原因吧,还有外面的舆论压力也太大,说什么的也有,母亲只能选择性听不到。让我记忆深刻的一次,是我生病以来母亲第一次打我。起因是什么呢?那是在一天下午,母亲5点下班回家后就开始做饭,她用高压锅煮稀饭,她把锅放到液化气炉灶上开火后,说去厂里提点热水,很快就回来。可是当她出门关上门才想起来忘了拿钥匙。这可怎么办?我肯定是不会给她起来开门的,因为我起不来啊!我都急哭了,最重要的是还有那个高压锅,已经开始冒气了,万一要是爆炸了那可就出大事了。母亲也急了,她跑到我们家的一楼后阳台,当时阳台还没有封起来,就只有一扇木头门,她拿石头把玻璃窗打烂了,拨开插销进来,赶忙关了液化气,好在没有出什么事,总算是有惊无险。

母亲跑进我的房间,只见她抽出腰带套在了我的脖子上,把我拖起来拖到地上,嘴里还骂着说:“你啥时候才能好啊?你这样啥时候是个头啊?我的眼睛都急瞎了啊!你活着有什么用啊?我是真的受不了了!”母亲用皮带勒着我的脖子好像要把我勒死,但是最终她还是松开了手,我一下子就躺到地上了。母亲不解气,又踢了我两脚,我就咕噜咕噜地滚进床底下去了。我在床底下哭、母亲在外面哭,我们娘俩一起哭,哭地好大声,哭的好委屈,哭的好心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母亲哭够了,又把我从床底下拖出来抱上床去,然后又给我洗干净,换了衣服,才去做饭,饭做好后又喂我吃饭。母亲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还像从前那样照顾着我的一切事物,我也不敢和她说话,怕又惹到她,只能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发呆,心里想着自己以后会是什么样子,自己还会不会能好起来,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睡着了就不想了,那年我11岁。

写了这么多,感觉文字里面都没怎么提到过我父亲。我的父亲是一个很正直的人,有点大男子主义,脾气不太好,有时会为了一些小事就发脾气。但是我从小的记忆中他对我还是挺好的,他倒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反而对我都是百依百顺,要什么买什么,挺疼我。因为我出生的时候,国家已经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了,每家每户基本都是一个孩子,当然要好好的疼,加上父母都是工人,月月都有工资拿,那时我还没有生病,三口之家的日子过得也还挺不错的。

但是自从我生病后,好像一切都变了,父亲变得更沉默寡言了,常常一个人喝闷酒,有时看见我就叹着气摸一下我的头。在我吃药发作厉害的时候,父亲吃完饭就出去跟别人打牌,一打就一晚上,只有母亲陪在我身边,照顾我。现在想起来,我觉得父亲他是不是在逃避,不想看到我难受的样子,还是对我已经失去了信心?到现在我也没有当面问他是为什么,算了,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再问还有意思吗?父母对于我来说,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那份责任感,那份乐观主义的心态,还有那份坚毅的精神,尤其是我的母亲!

在我用药差不多10个月的时候,大夫要求我要学着起来锻炼活动了,因为我的病情已基本控制住了,往后的日子就是恢复阶段了。由于我在床上躺了快一年的时间,导致了我双腿小腿肌肉萎缩,想尽快恢复是不可能的,这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于是我开始踏上了漫长的康复训练旅途。在床上躺了差不多一年了,我身上的每处关节好像都已经丧失了功能,当母亲把我从床上扶起来坐的时候,我竟然坐不住,好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要学着自己坐;母亲就用被子把我围起来,这样我才能勉强维持不倒,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的逐渐坚持到坐一会儿。学会了坐就要学着下地站了,这又是一次考验,当第一次下床脚触碰到地面时,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感蔓延全身每一个细胞。

母亲把我扶到桌子前面,让我靠着桌子站,又是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的练习。我的站立康复训练有效果了,母亲又让我扶着桌子开始学走路,一步一步地学着走,但是每走一步都要耗尽全身的力气,因为腿部的关节都已经严重变形,想要像原来那样走路,是不可能的了。一步一步艰难地前行着,为了能让自己更快地好起来,所以咬牙坚持着。练习了有半个月吧,我扶着桌子能走的挺稳了,我又尝试着不扶东西自己走,但是当要迈出那一步的时候,是真的害怕,因为怕自己摔倒了;母亲就一个劲地鼓励着我,可我还是不敢,母亲只好走到我的后面,用两只手撑着我的胳膊架着我一步一步的教我学着走,母亲每天和我的必修课程就是练习走路,康复练习,期待我能赶快好起来!

我能自己走了,只是一小步一小步地前行着,就这样子我真的也很高兴,因为我觉得自己有希望了,不再是一直躺床上像个活死人,那种感觉真的就是生不如死啊!从那开始,我就加强锻炼身体,扶着东西开始下蹲,因为长时间的卧床不起,膝关节已经僵直了,不打弯,踝关节也是,上厕所根本就蹲不下去,为了能让膝关节还有踝关节可以灵活的运用自如,母亲就每天早上和我去公园散步锻炼身体,让我爬楼梯来练腿部力量;还有借助公园里面的一些健身器材来练习下蹲增加腿部肌肉力量,这样可以让我能够更好地锻炼和康复好转起来。

那几个月里,我每天都坚持锻炼,刚开始还不好意思去人多的地方,因为怕别人看我的异样眼神,好像就是看动物园的猴子一样,由于我的关节变形而导致行走姿势已经不像正常人一样,所以他们看我就有点好奇吧!某一天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我的腿,原来两条腿竟然不一样长,左腿要比右腿长3-4厘米……

经过差不多一年的康复训练后,我的身体也在渐渐地好起来,虽然有些关节已经丧失了它的大部分功能,但是最基本的自理能力还是可以的,只是还是有很多的不便。比如上厕所,就很让我头疼。在家里,母亲给我特制了专用上厕所的用具,如果在家里还好,可是要是出门在外想上厕所那可就麻烦了,所以只要是外出就在家里面解决了,尽量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第五章

在家休学了差不多3年的我,又重返校园,但是这次返校已不是我原来的学校了。是从酸厂子弟小学转到了新坦小学,又从二年级开始学起,我比我们班的同学大了3岁,好在老师同学们都对我挺照顾的,有什么事情也帮助我。3年小学毕业,又顺利进入初中,初中的学校生活也还是挺让人难忘的,由于我本身就比她们年龄大几岁,所以老师教的东西反应多少快点,每次考试都在班里前10名。

我上初中的时候,下雪天不到校,闹肚子不到校,因为下雪天怕摔倒了起不来;那时候也没有听说家长送孩子上学的,都是自己走,闹肚子跑厕所跑不迭,教室在五楼,而厕所在操场,教学楼里面的厕所不能用,所以只要一闹肚子就休息,就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尽管如此,学校里有文艺汇演,班主任也还让我表演节目。我能给班里争分、争荣誉,现在想想都是很开心快乐的。

初三上学期,由于家庭原因父母亲两个人都下岗失业在家,每人每个月180块钱的最低工资标准,这让我们这个四口人之家可怎么样生活啊?当时父母看我已经因为病情而导致身体不好,所以决定再要一个孩子,为了以后能照顾我,就算在他们百年之后也可以放心了,最起码的我还有个兄弟姐妹,所以93年我母亲又给我添了一个弟弟,我们两个相差14岁。

原本四口人的日子就已经过得不那么富足了,又面临父母的下岗失业,直接让这个家庭雪上加霜了!记得是学校要上微机,需要学生拿集资钱,一个学生100块钱。我向父亲要了几次都没有给我,班主任老师也问我什么情况,我只好如实回答。最后父亲说别上学了,像我这种情况,就算学习好又怎样,谁要我这种人去工作。当时思想不成熟,想想也是,还不如把机会留给弟弟,让他以后好好上学,考个好大学有出息。就那样,也没有多想什么,就跟班主任老师说明了情况后退学了。

班主任老师当时说:你可要想好了,像你这种情况更应该好好地学知识,以后可以考个小学老师啥的,要不然以后会让自己后悔的。我谢过老师的挽留,还是离开了我的初中时代。虽然我离开学校之后,学校还给我保留了学籍,一年后班主任老师通知我让我来考结业考试,不管怎么样也要给我个初中毕业证吧!如果将来有一天我找到工作了,也许可以用的着。

生活真的不容易啊!父母下岗在家,没有了经济来源,我们四口人以后的日子可如何是好?母亲对父亲说做早点吧,虽然这买卖挣不了大钱,但是养家糊口还是没问题的,就是早起晚睡辛苦点罢了。父亲原来在厂里的食堂工作,对于吃食这一类还算是有点手艺,干这个就是信手拈来,小事一桩。父母的早点摊就这样开起来了,刚开始摆摊的时候还没有几个顾客,但是时间久了,由于父亲用的食材都是最好的,味道也好,价格便宜实惠,渐渐地就吸引了大量食客来品尝。

父亲的手艺不错,肉素蒸包、三鲜小笼包、红豆包、山楂包、菜煎饼、还有煎饼卷猪头肉,早点的花样还真不少,很多食客都是慕名而来。看似这早点摊卖的品种不少,但是却真的挣不了几个钱。父亲为人实在,用的材料都是最好的,在他的意识里,做买卖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能用那些劣质的材料来欺骗消费者,人的嘴是最挑剔的,好的食材与不好的食材还是能吃出来的。要想干长久的买卖,就要老老实实地做。父母起早贪黑地挣辛苦钱,我从学校回到家就帮起了父母亲来照顾弟弟,那个时候弟弟还小才刚刚四岁,看护他的责任就成我的了。照顾他的日常生活,接送他去幼儿园上学放学,可以说弟弟从小基本都是我在照顾他的,我们两个人的感情还是很好的。虽然有时候我们也会吵架,但毕竟是亲姐弟,过去了就好了。

就这样,平淡的生活一天天过去了。2000年的时候,父母的早点摊也因为要赡养老人的原因不得不关门,迫使父亲只能外出打工,母亲在家里面伺候一家老小。弟弟那年也上小学了,我还是照常接送他上学放学,回家后还能多少地辅导一下他的功课。弟弟挺聪明,学东西很快,就是写字不认真,或许男孩子都是这样的吧。那年的我,也领取了我人生中第一个代表我身份的证件——残疾证,肢体残疾二级。也就说明我的人生又有了一个身份代名词,残疾人!当母亲陪着我从区民政局工作人员的手中接过那本残疾证时,我的心里面是真的五味杂陈,心里的那种失落感、落寞感,那种绝望感太强烈。

我好难过啊!自2000年拿到残疾证至2003年7月9号,我的人生是没有希望的,整日的烦闷,感觉天空的颜色都是灰色的,没有一点生气。心里面总想着,我的人生就这样了吗?就这样拖着这副残缺的身体庸庸碌碌地过完此生吗?我来到这人世间走一趟,就没有点什么价值吗?

2003年,在我24岁的夏天,一个机遇巧合开启了我新的人生画卷,我找到工作了!2002年的时候,区民政部门为我们这些残疾人联系一些福利企业,看看有没有适合我们的工作岗位,能让我们这些人可以走向社会,可以自食其力,不再成为家庭的负担和累赘。我被通知到万杰集团的一个化纤制造厂去面试,当时去了大约四五十个人。去面试的时候,厂领导只是看了一下我们这些人的残疾程度,看看能适合哪些岗位,简单地做了一下记录就让我们回家等通知了。谁曾想,这通知一等就是一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终于在2003年6月底接到了入厂通知,通知我7月9号去厂里报到。自从接到通知那天,我的心情是无比的激动,心里一遍又一遍美美地想着我有工作了,我自己可以养活自己了,不会再让父母担心我以后的生活了。从那刻开始,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憧憬着美好的开始!

在去报到的前一天晚上,我的心情真的是又激动又忐忑不安,激动的是没想到我还能找到工作,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不再让父母担心我的后半生该怎么活下去;忐忑不安的是从来没有踏入社会,也没有工作的经验,还有身体上的残疾行动不方便会不会让陌生人嘲讽和讥笑,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能不能胜任得了……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东西,那个夜晚我失眠了。报到那天是母亲陪我去的,当我真的进入到工厂里,看到来自四面八方的五十位残疾朋友汇聚在一起,我有点惊讶了!原来社会上的残疾人是如此之多,可能以前不太出门不了解,但是从那天后我才知道有好多和我一样不幸的残疾朋友。

就这样,我的工作生涯开始了,厂里给我们提供了宿舍,就在厂里面,这样可以方便我们上班下班,条件都还不错。我们这五十个人在这里工作生活互相帮助,关系处得都挺好,我也慢慢地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结识了很多朋友,我们相互吐槽着自己的不幸往事,也憧憬着美好的未来,那段日子过得真的很开心快乐!

曾经的自卑感让我感到无地自容,当我迈出家门走出来的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又活过来了!因为强烈的自卑感已经压抑的让我感觉不到什么希望了,但是命运又是如此安排,我的心又燃起了希望之火。看惯了旁人的异样眼光,听惯了他人的讥笑嘲讽,自己也就那样默默地承受着,不敢反驳,不敢正视别人的眼光。我以为我已经放弃了自己,就那样颓废下去了,但庆幸的是我终究还是没有自暴自弃,又重新抬起头来勇敢地迎接新的黎明……

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都值得起舞,在我们经受大雨倾盆,狂风暴雨的时候,只要我们咬着牙坚持,只要我们就算咬碎了牙,也不愿意倒下。那么黎明的曙光不就是我们最美丽的奖牌吗?

走过阴霾,走过一切……

作者简介:张辉,女,1979年出生,博山人。肢体残疾二级残障人士。平时喜欢阅读,写作,音乐。人生格言:除了生死,其他都是擦伤。既然上天如此安排,那我就勇敢地接受。夏盼秋凉,冬盼春暖。时光总是这样,给点苦头,给点甜头,再给点盼头,我们争不过岁月,也跑不过时间,唯以喜欢的方式,活好每一个日出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