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假期刚过,有关于高合汽车停工停产的消息甚嚣尘上。

2月28日,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造访长安汽车重庆总部,与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会面的信息迅速传出。有传言称,长安汽车有意收购高合汽车股份,朱华荣对此回应,“在谈,离‘妥’还早”。但对于丁磊而言,时间已经相当紧迫。

丁磊的急迫,只因高合汽车已在生死边缘。这个号称“豪华纯电汽车天花板”的品牌,龙年开年即陷入停工停产风波。2月18日,龙年复工第一天,高合汽车就传出停工停产6个月的消息。随后,高合汽车全国部分门店关闭、外包员工遭遣散、正式员工踏上维权路等诸多消息传开。

2月22日晚间,高合汽车公开回应,在面对内外重重压力和挑战的背景下,高合汽车自2月19日起日常运营作出了较大调整,目前正全力采取各种纾困举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合发布的服务运营保障公告 图片来源:高合汽车

“接下去的3个月,高合汽车会很艰难,我几乎24小时没有睡觉。这几个月来说,对我是低谷,我一直没有走出一个误区,用传统的经营策略打不过互联网。”2月22日,丁磊现身上海总部,公开致歉并坦言,公司遇到这个情况让他无言以对。

据丁磊介绍,自己正在积极争取新的投资,目前很多公司都有投资兴趣。已经处于生死一线的高合汽车,能等到自己的“白衣骑士”吗?

梦想折戟

2017年,投身创业的丁磊引用了费迪南德·保时捷的话,“当我环顾四周,却始终无法找到我的梦想之车时,我决定亲手打造一辆”。这一年,丁磊创办华人运通,2019年发布高合HiPhi ,定位“豪华智能纯电品牌”。

与大多造车新势力不同的是,高合一开始就以高端品牌为主要格调,多款车型直接对标保时捷,售价高达60-80万元。就连旗下售价最低的车型,也超过30万元。

按照丁磊的梦想,高合就是要打造中国汽车的最高端品牌。在丁磊看来,走高端化的道路首先是品牌的理念,其次是跨界融合,把高端的技术在一个高端定位的产品上实现,然后迅速普及。

在造车新势力四处拉投资、赴港IPO之时,丁磊正是意气风发,甚至公开表示“华人运通有来自美国的原始资本,还有政府投资,暂时没有启动社会私募的计划,也不会有 A、B、C、D 数轮的投资”。

资料显示,华人运通是江苏省盐城市政府重点支持的项目,也与交通银行上海市分行达成战略合作,甚至拥有上汽原生、中保投、江苏悦达集团、深创投、青岛国资等倾力相助。

2023年6月,沙特投资部还和华人运通签署了一项价值210亿沙特里亚尔(约合56亿美元)的协议,旨在成立一家合资企业,从事汽车研发、制造和销售。

但变化来得如此之快。2023年10月高合曾进行过裁员,彼时高合回应“系正常人事流动”,但其资金问题已经开始被外界广泛关注。2023年底,华人运通“缺钱”的传闻开始不绝于耳。

1月时,高合曾公开回应称运营一切正常 图片来源:高合汽车

2024年开年,便有博主在网上爆料称,高合所有工作暂停,彼时高合公开回应称运营一切正常,针对不实谣言已向公安部门报案。然而,不到10天后,高合停工停产被实锤,官方随后也公开坦言,正全力纾困中。

按照高合的计划,自2月19日起,高合HiPhi官方会将用户的服务运营、车辆的售后维保等相关工作,作为最高优先事项竭力保障。但高合充电站、充电桩安装、App端充电功能(包含免费充电服务)将暂时停止服务,App Hi贝积分发放及高合之选商城也将暂时停止运营。除此之外,2月29日,高合汽车发布内部员工公告,对停工停产期间想要离职的员工提供协商快签的选择通道。

从目前高合的动作来看,高合的一系列操作都很正规,并没有像此前几个新势力品牌一样突然人去楼空。而丁磊的正面回应,也与跑至国外的几个掌舵人形成鲜明对比。但对于高合的员工以及供应商来说,公司突然停滞,仍然堪称“灭顶之灾”,毕竟拖欠的工资与货款,到手时间还遥遥无期。

何以至此?

“不差钱”的高合,为何短短几年,就发展至此?

对此,丁磊认为高合之所以走到今天,和“自己用老一套的经营策略打不过互联网造车模式”有很大关系,而矛盾在这个时间点上集中地爆发出来。对于所谓的老一套经营策略具体是什么,丁磊并未透露。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高合最大的问题之一,是其造车方式仍处在高成本堆料的阶段,且过度依赖供应商“贴金”。而其他“出圈”的造车新势力品牌,已经打造出了“明星”自研体系以及特色产品矩阵。

事实上,丁磊所追求的技术层面高端,正是燃油车时代定义豪华的标准。而在电动车时代,这种模式已并非衡量一款车型豪华与否的重要指标。例如受困于内燃机性能的百公里加速数据,在新能源低速高扭特性的电动机加入后,百公里5秒甚至3秒已经成为绝大多数电动跑车/轿车的标配。

多年来高合出圈的“技术”,基本集中在设计层面,比如展翼门、可根据音乐旋转大屏、智能进出系统等等。虽然有三电自研团队,但是电机、电控等部件均来自组装。而在电动车核心的智能驾驶层面,留给市场的记忆点却不多,被业内人士质疑缺乏核心技术。

因此,高合的高端,鲜有消费者买单。

截止目前,高合先后推出3款车型,分别是高合HiPhi X、高合HiPhi Z、高合HiPhi Y,售价区间从33.9万元至80万元。除此之外,还在2023年11月发布过一款百万级的联名超跑HiPhi A,原计划于2025年第一季度正式投产并开启交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合先后推出3款车型 图片来源:高合汽车

2021和2022年,凭借HiPhi X一款车型,高合汽车年销量分别为4237辆和4520辆。同期,蔚小理的年销水平已纷纷突破10万辆。2023年,随着更低价车型HiPhi Y的上市,高合汽车销量有所回升,当年销售8681辆,但与其他竞争对手仍旧相差甚远,也无法支撑整个企业的可持续经营。

丁磊口中的“我不希望看到一个平庸的东西,如果平庸,宁愿没有”、“现阶段不追求规模化,也不喜欢‘走量’这个词汇”等等豪言,也终究成为了空话。

命悬一线

丁磊曾称,“如果没有充足的资金,我是不会来做这件事的,我接受不了,干到一半可能没钱了,还要到处找钱来接着干的模式。”

如今,意气风发还是败给了现实。丁磊表示,自己正在积极争取新的投资。并于2月28日造访长安汽车,求助意图明显。

而如高合一样,甚至情况更加严峻的造车新势力品牌目前不在少数。近十年的造车热潮,曾带来遍地新品牌,在经历过生存环境和市场竞争的多重打击后,一些造车新势力开始因经营不善倒闭,出现员工下岗、供应商催款、产能荒废、用户权益丢失甚至投资彻底打水漂等情况。

理想汽车CEO李想在社交平台上评论称,国家应该建立和引导汽车企业的合并与收购体系,包含资质相关的问题。接下来会有不少新品牌遇到经营和资金的问题,虽然都是合理市场竞争的结果。经营不善而并购产生的社会损失是10的话,经营不善倒闭的社会损失则是100。美国三大(车企)当年也是上百家车企激烈竞争、合并的产物。

在新能源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洗牌以及淘汰的节奏也在加快。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当前复杂的汽车市场情况,会在一定程度上加速部分销量规模小、资金链紧张的弱势品牌的淘汰进程。

作者:郑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