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综述

我们都知道,在人类出现之前,恐龙曾是这颗星球的统治者。然而因为一场浩劫的降临,才给了人类征服这颗星球的机会。

但是你们知道吗,恐龙其实并非地球上最早的霸主,在恐龙之前还有数个时代,每个时代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生态体系,也都有着各自的统治者。今天我们就来看一下,曾经在地球上横行的,还有哪些神奇的生物。

奇虾

在恐龙称霸地球之前,这颗星球已经度过了漫长而多姿多彩的历史,经历了多个不同的地质时代。

恐龙的登场是在三叠纪末期,大约是2.3亿年前,属于中生代的起始时期。中生代之前的古生代是无脊椎动物和鱼类为主的时期,大约是5.4亿年前到2.5亿年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中生代的寒武纪,海洋中存在着一种异常奇特的节肢动物,被称作奇虾。因为它在外貌和生活习性上与现代虾类大相径庭,所以才会被命名为“奇怪的虾”。

奇虾是当时海洋中体型最为庞大、捕食能力最强、视力也最好的生物,古生物学家认为它是寒武纪大爆发时期的顶级掠食者,也是地球上的首批霸主。

奇虾的生活时期跨越了寒武纪早期到中期,大约介于5.3亿年前到5.05亿年前。这一时期标志着地球生命史上的一个关键转折点。

此前地球上的生命形式主要是单细胞或简单的多细胞生物,而此后则出现了海绵、珊瑚、腕足动物、三叶虫等各种复杂多细胞生物。这一现象被称为寒武纪大爆发,是生物多样性突然迅速扩增的时期。

奇虾的化石遍布世界各地的寒武纪沉积岩中,包括加拿大、美国、波兰、澳大利亚和中国等地。

但奇虾的化石保存较为困难,因为其身体组织较为柔软,只有口部、前肢和眼睛等部分相对硬度较高,因此发现时经常是一堆碎片,这让学者们想要识别出奇虾的化石也颇为困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其身体结构独特,与其他节肢动物大相径庭,因此虽然1892年就发现了奇虾的化石,但直到1980年代才重新被研究和还原,揭示了其真实面貌。

奇虾是一种扁平的虾类,感觉上和我们常吃的皮皮虾有点像,但是最大的能有两米多,是那个时代海洋中的庞然大物之一。

它头部装备着一对巨大的复眼,每只眼睛有多达16000个水晶体,让它能够在黑暗的海域里轻松寻觅食物。

口部前方有一对类似虾尾的附肢,可张开或合拢,用以捕捉或切割猎物。这奇特口部结构还装备着32个重叠的牙板,中央则是一圈锋利的牙齿,足以咬碎任何动物的外壳。

身体两侧有一排桨状的附肢,可以在海洋中快速地推动奇虾前进,尾部则有一个大型扇状结构,协调着附肢的运动,赋予奇虾更高的速度和灵活性。

奇虾是肉食动物,主食为那些拥有坚硬外壳的生物,比如三叶虫、贝类等。它的咬合力在史前动物中名列第三,仅次于霸王龙和邓氏鱼。

奇虾的前肢用来捕捉和处理猎物,然后送入口中咀嚼。嘴部能轻松咬碎猎物的外壳,就像我们嗑瓜子一样吞吃各种海洋生物。

奇虾的消化系统能处理多种类型的食物,包括有机和无机物。在奇虾的粪便化石中还发现了许多三叶虫碎片,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它的捕食习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奇虾在寒武纪海洋中是无可匹敌的霸主,没有什么天敌能对其构成威胁。它的体型、速度、视力、咬合力和适应力使其成为了一种优秀的掠食者。

奇虾的存在也对寒武纪的生物多样性产生了深远影响,推动了一些生物的进化和适应,比如三叶虫进化出的防御结构和行为,以及其他生物的隐蔽和伪装能力。至于奇虾为何灭绝至今尚无定论,可能与寒武纪末期的环境变化和生物间的竞争有关。

邓氏鱼

在志留纪晚期到泥盆纪末期,邓氏鱼傲立海洋,时间跨度约为4.4亿年前到3.6亿年前。这种鱼可长达10米,重约5吨,是当时海洋中最为巨大的生物。

它的头骨进化成了外骨骼,仿佛戴了一个坚硬的头盔,在捕猎时可以发起凶猛的撞击。巨大的鱼嘴也能轻松咬断猎物,它的咬合力在史前生物中排名第二,仅次于霸王龙。

邓氏鱼属于盾皮鱼纲,是一种古老的脊椎动物,与现今的鱼类差别极大。其最显著特征在于头部,由厚实骨质甲壳组成,形成强大武器,可用于攻击或防御。

虽然邓氏鱼没有牙,但是它头骨的口部却长出了一对利刃,这是它头部的一部分,因此严格来讲更像它的嘴唇。通过这对巨刃,它几乎能猎食当时海洋中的任何生物。

邓氏鱼为肉食性动物,主食有菊石货胸脊鲨等。其惊人咬合力可达七千多牛顿,足以轻松咬断钢铁或混凝土。同时它还很擅长将肉从猎物的甲壳中吸出,或是直接从海水里把小鱼小虾等一口吸入腹中。

虽然它的生理结构让它在当时的海洋中难逢敌手,但是庞大的躯体,尤其是厚重的骨甲,也让它在水中的行动过于缓慢。

当其它海洋生物都进化出了灵活的身形之后,邓氏鱼就很难再获取足够的食物支撑它巨大的消耗,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笨重的鱼类就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结语

科学家们通过对化石和化石记录的研究,揭示了地球不同时期的统治者,这些生物的出现和灭绝塑造了地球生命演化的历史。奇虾和邓氏鱼的故事仅是这个古老星球壮丽历史中的一小部分。

如今,我们对过去生物的了解为我们解开地球生命之谜提供了重要线索,也让我们更加珍惜和理解当下多样而神奇的生命。地球上的每一个生物都扮演着独特的角色,共同构成了我们宝贵而多样的自然世界。

最后,由于平台规则,只有当您跟我有更多互动的时候,才会被认定为铁粉。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个“关注”,成为铁粉后能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