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伊朗高官和保镖深夜遭斩杀

法新社报道,3月1日凌晨,以色列摩萨德情报部门与以色列军方联手对叙利亚展开一次定点清除行动。

以色列摩萨德根据秘密情报发现在叙利亚沿海城镇巴尼亚斯的一栋海滨别墅里,住着伊朗高级军事顾问和助手。以色列空军在3月1日凌晨。别墅里所有人都休息以后,展开行动。

以军F-16战机首先进入地中海方向,以躲避叙利亚和俄罗斯防空系统。再从地中海方向突然扑向叙利亚海滨城市巴尼亚斯,向海滨别墅发射导弹。导弹经过图片对比后,精确命中别墅。

导致整栋别墅完全被炸毁,伊朗军事顾问沙希德·礼萨·扎雷以及助手和保镖完全来不及反应,都在爆炸当中身亡。

从10月7日阿克萨大洪水行动以后,以军对叙利亚境内目标打击行动,明显增加。特别是针对伊朗军事顾问,与哈马斯真主党有关弹药库的袭击行动明显增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色列方面一直认为,伊朗正在以叙利亚为中转站,将大批武器弹药运输到黎巴嫩真主党和哈马斯手里。

而在加沙的战斗,已经造成以军大量伤亡。虽然,以军表示在5个月的战斗当中,已经消灭12300多名哈马斯成员,还俘虏数千人。

但是,大部分城市巷战,几乎不存在取代压倒性优势的一方。在俄乌战场是这样,在加沙战场也是这样。在城市巷战当中,1名受过长期严格训练的突击队员,不一定打不过1名只接受了3个月训练的本地游击队员。

而且城市巷战不是CQB,或者说不只是CQB。在加沙战场,有60毫米迫击炮,有81毫米迫击炮,有120毫米迫击炮,有大口径狙击步枪,有无后坐力炮,有火箭筒和反坦克导弹。

现代城市巷战战场纵深概念已经非常模糊,战场感知越来越强,打击也越来越精确。微型无人机可以随时发现,全副武装的士兵分队位置。为游击队进行伏击创造有利条件。

特别是在搜索当中,谁也不知道在这一片小区里,那栋楼房的那个位置,那个地下通道的那个位置,隐藏有装备冲锋枪、突击步枪、炸弹和火箭筒的游击队战斗小组。

在加沙地区,哈马斯使用大量地雷阻挡以色列军队前进,同时还有经过校对的迫击炮保护雷区,随时打击以军工兵。这就意味着,清理道路障碍物非常漫长,工兵压力极大。

而且,哈马斯不仅仅是楼房里,在街道拐角,还在数百公里的地道里。每一个哈马斯战斗小组就只有3-5个人。

以军一次空袭最多打死3-5个哈马斯。而以军要识别一个小区有没有哈马斯,至少需要几个小时,甚至是几天时间。等清理结束,哈马斯就又从地道里钻出来了。

因此,以色列就是天兵天将在加沙城市巷战当中,也遭到严重伤亡和非战斗人员损失。这根本无法避免。打手机闯关游戏都不能保证自己不死,更何况是打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军真实伤亡惨烈,美军杀进加沙

以色列《新消息报》报道,以色列总参谋部表示,在战争当中,因为战场死亡,负伤,非战斗减员和心理压力过大,无法继续服役战斗等原因。以色列军队急需补充7000名军人。

特别是以军传奇第一旅戈兰尼旅在战场上,已经阵亡100多人,负伤700多人,基本上已经没有继续战斗能力。

这个旅本身就4000多人,去掉炮兵装甲兵后勤工兵通信等等部门,实际上步兵就1500多人。现在一半步兵伤亡,已经丧失了继续战斗能力,必须回到以色列本土休整。

以色列军方认为,以军主要训练都是如何在大沙漠,在戈壁滩爆发的大规模战争当中,打败阿拉伯军队的装甲机械化集群。大部分以军都严重缺乏打城市巷战能力。

结果在有大量平民的加沙复杂城区,以军坦克装甲车和工程车不断暴露在哈马斯火箭筒和反坦克导弹面前。

哈马斯利用复杂的城市建筑物和地道,打了就跑,打了就藏。导致大量以军心理压力过大,精神接近崩溃,只能回去休养。

为强化以军近战、巷战能力,美军特种部队和部分双国籍美军士兵已经参加了加沙战斗,特别是在地道当中的清剿战。

美军战斗工兵以爆破物爆炸前进,对目标进行短促突击,以掩护以军步兵继续前进。但是,以色列已经陷入到了一场无穷无尽的持久战当中。

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势力实现了空前扩张,哈马斯、胡塞、真主党、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已经发展到50万人,而且装备全面进化到制导火箭弹、反坦克导弹、无人机等先进武器。

正是抵抗阵线的全面升级,才给了哈马斯更大的底气,从而敢于对以色列发动规模更大、烈度更高的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