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报》2月29日报道称,从生活成本危机到房地产热潮,专家们预测,由于利率似乎随时会下降,今年房地产价格将飙升至多15%。

1月CPI月度数据显示,通胀升幅低于预期,经济学家和房地产专家指出,澳联储肯定会降息。

澳洲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24年1月的12个月中,CPI上涨了3.4%,与前一个月的数据持平,但低于2023年11月4.3%的数据。

澳洲房地产协会主席Leanne Pilkington表示,通货膨胀的下降趋势是“不可否认的”。

“这表明,三周后的会议上,澳联储应该会限制进一步加息,购房者可以预期今年晚些时候会降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虽然降息有望缓解房贷压力,但也会给房地产市场增加压力,推动销售价格上涨,甚至高于去年的强劲水平。

Ray White的首席经济学家Nerida Conisbee表示,由于市场已经反映出今年的两次降息(第一次在6月,第二次在年底),2024年房价可能会出现两位数的增长。

Conisbee说:“这取决于利率下调多少,但我们可能会看到全年房价上涨至多15%。”

她表示,由于长期供应短缺,2023年的表现远远超出一些经济学家的预期,这一年全国房地产价值上涨近1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Nerida Conisbee(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去年需要大约25万套住房,而我们建造了17.5万套。试图建造这些房屋很成问题,建筑成本很高,导致定价的因素很多,这些因素仍然在发挥作用。”

“去年我们已经进入一个繁荣期,而这次(利率下降)只会加速这种繁荣。”

Rethink Investing全国收购部主管Robert Martin表示,如果降息“太早”(在今年上半年),将吸引更多买家重返市场,推高房价。

“在某些地区,你肯定会看到10%至15%的增长,现在的建筑还不够多。很多人仍然急于进入房地产市场。”

他表示,降息后,布里斯班和珀斯的房价预计将上涨约10%,而悉尼和墨尔本等房价更高的市场的涨幅可能更接近CPI。

(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Martin表示,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利率在今年10月或11月首次下调。

Canstar Group金融服务主管Steve Mickenbecker表示,澳联储在看到季度通胀数据之前不会愿意降息。

他表示:“第一季度数据发布为时过早,不足以发出降息信号,但7月底的第二季度数据可能会极大地提升借款人的希望。”

Conisbee表示,经济学家和借款人将密切关注澳联储的举措。“澳联储行长已表示,即使利率不低于3%的区间,她也可能加快降息步伐。”

降息历来与房价上涨相关,而加息通常会抑制房价上涨。去年是这种模式的罕见例外,尽管全年多次加息,但许多地区的房价仍大幅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