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大哥深圳的兄弟中,陈耀东不论是名声还是实力,都是最牛逼的,也是最敢干的。

而且陈耀东还成立自己的帮派,叫沙井新。

陈耀东在深圳宝安区沙井的位置有自己的三家耍米厂,其中最牛逼的叫沙井金至尊,每天的收入至少20万左右。

这天下午,陈耀东一如既往的在耍米厂里忙前忙后,迎来送往陈耀东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陈永森打来的,把电话一接通,永森,你干什么?

我在耍米厂忙着呢,东哥,你赶紧来趟中山,怎么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东哥,我们不是去酒店找老沈要钱吗?

什么意思?

要钱怎么了?

东哥,他不仅不给,还把彪马眼珠子打瞎一只。

陈耀东一听,眼珠子打瞎一只,你们没带11帘子去啊?

你们空手去的,东哥什么都拿了,那边人比咱多,老沈至少叫来100多人,我们进酒店就没出来,在大厅里就给我们砍了。

而且彪马的眼睛当场就给打出来了,眼珠子现在扔地下了,我现在领着他在医院呢。

而且对面说这事不算完,还要找咱们,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我联系老沈,他是不想活了。

他电话一挂,陈耀东和江林、徐彦刚完全不一样,陈耀东向来独来独往,而且好干也敢干。

挂断电话以后,陈耀东从沙井周边带着肖厚明的松岗寺吧以及耍米厂里的兄弟足足七八十人从深圳奔至中山去。

酒店是沈老二开的,他哥沈老大基本看不到人,做什么买卖的,陈耀东也不知道。

沈老二总去耀东的耍米厂玩,在耀东这里输1000多万,一直拖了六七个月没给。

陈耀东也着急派陈永森和彪马过去要,但还被打了。

在路上,陈耀东把电话一拨通,俏你娃的沈老二,你想死是不是?

彪马,眼珠子你给打下来了,耀东,我和你说这事,你不用和我骂骂咧咧的,你是不是拿我当小崽子了?

你拿我当什么人了?

你知道陈永森和彪马到我酒店和我说什么话?

不,我不管和你说什么话。

叫你娃,你欠我钱不给你还打我,兄弟,你在没在酒店?

沈老二一听你什么意思,你能不能让我和你说两句?

你听我和你解释解释,行不行你就告诉我,你在没在酒店?

我在酒店,你什么意思?

你要过来啊?

陈耀东,我告诉你,我欠你的钱不是不给你,你下面的兄弟拿我当什么了?

和我俩骂骂咧咧的,我这边正和哥们在一起,进屋之后大口骂我,我给他鸡毛,我给他。

陈耀东,我就明摆着告诉你,这钱你别要了,就是你找我来,你记着,我也不带惯着你的,别人怕你,你在我这少装牛逼,你敢到中山,我把你两条腿卸了。

陈耀东一听叫你娃,你等着我看看到底咱俩谁牛逼。

他电话一挂,陈耀东告诉兄弟,快点开车,陈耀在车里就已经11帘子准备好了,花生米都装满了,同时用对讲机通知其他兄弟,但凡拿5帘子和11帘子的花生米装满了,把糖葫撸上,一会儿到地方听好了。

耀东带来的七八十人里,带着20多把五帘子,六七把十一帘子,风驰电掣往酒店去。

酒店很大,20多层,而且是五星级的,平时去酒店的人也是非富即贵。

车队往酒店门口一停,陈耀东往下一来,一招手,七八十人在后面跟着。

沈老二一共找三伙流氓,全在酒店里,分别是老孔子、雷彪、小周。

三伙人在中山都是知名上号的,除了老孔子50多岁,其他两个都40左右。

尤其小周,正经800的一员悍将,特别敢干,手也特别黑,可以说和陈耀东几乎不分。

上将也是小个不高挺瘦,打人就下死手。

陈耀东带着兄弟往酒店里走的时候,沈老二也看见了,此时屋里至少也有100来人,因为刚打完仗,耀东就过来了。

沈老二往门口瞄一眼,小周在旁边一瞅,哥,你不用管他,只要敢进来,说一句没有用的,我就干他。

小周,你也得加点小心。

陈耀东在保安不是小角色,正经800是个选手。

老孔子一听没有事,真说,怎么样,我也在这坐着呢,咱大伙稳稳当当的,什么问题没有?

说完话,陈耀东往屋里一进,朝着天花板空放一箱子。

陈耀东往过一瞅,叫你娃,沈老二。

沈老二冷眼看着耀东,你想怎么的?

你直说吧,你要想和我打架,你也能看见我们这头也有兄弟,人肯定不比你少。

而且咱俩真要打起来,谁把谁废了,谁把谁要着也不一定。

再一个,咱俩要是能讲讲理,咱俩要是能唠唠是最好的。

耀东,我也总去你们耍米场玩,咱俩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今天之所以打你的兄弟,完全就是因为他进屋就骂我,和我没大没小的。

我和他说,我和你哥是一个辈分的,我问他,你尊重我们耀东,我这是有什么和你说什么?

我认为你挺讲理,我把这话跟你唠唠,要不我告诉你眼珠子打下来算什么,那都是轻的整急眼,胳膊腿全卸了,还能让他站着离开中山。

所以你自己想明白,你得罪我没有什么好结果。

这几个大哥在这坐着,屋里100多个兄弟也都在旁边站着,大厅里全是人,都往陈耀东这边看着。

大概的意思,只要陈耀东敢动手,这点肯定也不含糊。

陈耀东抱着膀,夹着11帘子瞄了一眼陈耀东,敢干归敢干,但不是愣子。

当时陈耀东距离沈老二十四五米,陈耀东有绝对的把握,一翔子把他撂倒。

陈耀东一瞅一说完了,说完了,那你想怎么解决呀?

你把彪马给打了,你想怎么解决?

沈老二一听,这样吧,我不是欠你1000多点,我给你拿1200万,我给你的一百七八十万,就当给这兄弟治眼珠子了。

我也知道下手可能重了点,但是没有办法,打架的时候拳脚无眼,兴许那个小孩就给划拉着了。

耀东,你要是实在气不过,在这挑点里生点气,我完全理解,但是你要真和我在这比量起来,不一定怎么回事,你想好。

陈耀东手插着兜,夹着11帘子,那行,那就没什么可唠的呢,拿钱摆事呗,对,你要是认为少,咱俩还能谈?

咱俩不谈了。

陈耀东一转头,老孔子,你认识我陈耀东的有两年多了,是不?

耀东,我和老二也认识好几年了,这个事我给老二作个证,确实你兄弟永森和彪马过来之后说是没大没小的,进屋之后吴嗷喊叫,但谁骂谁有点无法无天了。

耀东,你也消消气,这事咱也不是不能闹,研究研究呗,能怎么的?

谁把谁打了,不就是话赶话吗?

程耀东一瞅雷彪,以后要是打架的话,你能打我不?

耀东话别说那么大,谁打谁呀?

咱俩认识,我和二哥也认识,咱说那生分的话干什么?

陈耀东一点头,那行。

陈耀东一直小周,你谁啊,我谁不谁怎么的,你什么意思?

陈耀东一听,你知道我谁不?

你爱谁谁?

你不是深圳的吗?

你不叫什么耀东吗?

我不认识你,我也不需要知道,你别在这动手,他俩我不管,你要动手我第一个干,你听懂没?

陈耀东哈哈大笑,行,沈老二一瞅,怎么回事?

耀东,你拿主意,你要是打架,我就陪你打,但是你要知道,打完之后咱俩什么都没有,而且这事还闹大了,你要说咱俩这是能谈钱,不是问题,我也不想得罪你。

以后我到你耍米场,该玩就去玩,耀东你想好,你看你想怎么解决。

陈耀东说,这样1500万,这事咱俩就解决,耀东你是站着撒尿的,你在深圳也不是一般人,你说的话得办到。

我绊倒,一欠就欠我1000多万,我要你1500万,咱俩的事解决,行,我和你没有废话,那今天当大伙面,1500万我给你,我都不带跟你还价的,我把钱给你,你带人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头有机会我去医院看看彪马去过一阵,等我不忙的,我去你耍米场接着玩,咱俩以后还是朋友,行吧,行,没问题,那来吧,我给你写个支票。

沈老二一摆手,祥仔,给我拿张支票。

祥仔把支票本往过一拿,沈老二填写好后往下一撕,往陈耀东手里一递,陈耀东看了一眼,那我就回去了,我把彪马和永森接回深圳,有机会你过去玩,这事解决了。

沈老二姨点头,行,耀东,我不送你了,有机会也欢迎你过来,我安排你。

陈耀东一摆手,走。

说着话,陈耀东领着兄弟们往出走,小周一瞅,我还真以为是什么棍棒,整半天是瞎派啊。

雷彪在旁边一听,你可别瞎说,周啊,今天我跟你说实话,耀东算挺够意思,挺给面子,要以他以前的性格,真的。

在屋里他早动手了,他是最不怕人多的,他是说打就打的选手。

老孔子也说,这确实雷彪说的没毛病,这陈耀东真那么回事,刚才你们讲那个话,我听得直突突,这小崽子横去了,胆子还大,竟下死手。

他俩这是都了解陈耀东的,打酒店大厅哗哗一出来,肖厚明在门口问,东哥,走啊,阿坤呢?

阿坤往过一来,东哥你上医院,你给永森彪马接出来之后,你开车给他俩送回深圳,他俩在中山,我心里没底,这边如果打起来的话,我心没底,知道不?

你赶紧给整回去。

你这边打架呀,东哥你就别管了,你走你的,你把他俩整回去,这是你就立功赶紧的,不是你打架我走了,这不人手不够吗?

你赶紧走吧,不用你走吧,那行,东哥你加点小心,大伙儿看好我东哥。

等他前脚一走,陈耀东他们往车旁边一来,屋里全往这门口盯着呢,打落地窗能看见沈老二在这说走了,雷彪、小周都往对面瞅,走了,上车了,这不往车里上,耀东拿个对讲机都听我的。

手里边拿5帘子的,还有拿11帘子的,把花生米全给我顶满,咱往前开,到前面的交通岗挑头回来。

耀东此时不开轿子了,清一色的大悍马,再就是470450。

一会儿听我的,咱这20台车到前面挑头回来车就不往门口停了,直接往酒店里面撞,谁也别心疼车回头再买。

今天我要这么走了,我陈耀东以后不用混了,咱全丢明我保安龙仔的名丢没了,直接把车给我对酒店里边把他大厅的大门,包括落地窗全给我撞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