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区住着一些相当“与众不同”的人,整天行为不端,甚至在老人去世时还打起了喇叭。这群人的行为激怒了其他围观者,以至于武警都出动来平息局势,这真是令人欣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生死这个话题,我虽然比较淡然,但也深感其重要性。无论是孩子的降生,还是老人的离世,我都充满了敬意。虽然我并不年长,但我觉得我对人性的理解要比一些年纪大的人更为深刻。有些老人的思想还停留在过去,与时俱进的意识相对较弱。

我们隔壁的小区建于五十年前,曾经是县城里最繁华、最具代表性的地方。随着社会的进步,这个小区的辉煌逐渐褪去,周围的新小区逐渐兴起。过去,我对这个小区的居民还有些好印象,他们显得比较有素质。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小区的人们突然改变了,一些信仰其他宗教的人开始搬来这里定居,起初只有几个人,但后来渐渐增多。

一般来说,这个小区看起来非常安静,偶尔可以看到老人和孩子在胡同里穿梭,而年轻人则都去上班了。然而,事实上,我后来才知道那些信仰其他宗教的人都来自外地,他们搬到这里打工并安了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群宗教信仰者逐渐形成了一个紧密的群体,无论是做好事还是做坏事,他们总是团结一心。就像今年六月份发生的事情一样,那时候,隔壁小区的一位本地老人离世了。我们本地人一般都是客家人,对于老人去世的传统文化习惯还是非常重视的,尤其是我们对佛教有着深深的崇敬。

当老人去世时,他的家属已经感到非常悲伤了,而办理葬礼可以说是对老人的最后一程送别。虽然不像重要人物离世那样举行盛大的葬礼,但作为客家人,我们有自己基本的送葬方式——吹奏唢呐和敲打鼓声。这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来我们客家人传承下来的传统做法,可以说是对逝者致以最真挚告别的方式。

那一天,清晨五点左右,我听到了不远处炮竹声,随后是不间断的唢呐声。原来是隔壁小区有老人去世了。当时时间还很早,我刚刚醒来,有些困倦,并没有觉得这声音有多么刺耳,甚至很自然地再次睡去。在我看来,唢呐声只是一种寻常的背景声,或许是我习惯了这种声音,或许是在这种文化氛围中长大已经接受了这样的惯例。

后来看到小孩子也睡得呼呼的,也就说明这种唢呐的声音并不算是很大的噪音,也许就是一种默认的做法,连小孩都已经接受了。早上六点半,我出门去买菜,买菜的时候必须经过这个小区,当是,经过小区的时候,从小区外面往里看,里面围着一群人,看着这群人不像是本地人,而且他们的表情好像都不对。

这一幕,吸引了我的注意。平时,没事我会从这个小区抄近道去菜市场,小区里的一些阿公阿婆我还是认识很多的。那天,我停下电动车,走进了小区,围进了人群,了解了一二。原来,这个小区里,曾经经常找到他下象棋的阿公去世了,不禁让我感到难过。阿公人很好,经常没事就会来小区里乘凉,来小区里打坐,有伴的时候,阿公还会和别人下下象棋。人啊,上了年纪,说老去就老去。听小区本地人说,阿公是前一天下午的六点去世的,去世后就立马通知了殡仪馆来收人,也一并叫了我们县里常年帮人吹唢呐的那套班子第二天早上来送葬。这才有了那天早上五点多就开始有鞭炮声,唢呐声。

老人很可怜,原本就已经算是从简办丧,连远房亲戚都没有通知,毕竟现在是特殊事情,老人的子女也按照从简的方式,就叫了一套唢呐班子,几个附近的亲人来给老人送葬。送葬的那天早上,老人的家里就遭到了人家的闲话。起初只是闲话,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嫌弃大早上就吵人,老人嫌弃大早上吵到了他家的孙子睡觉,认为孩子马上就要考试了,而且孩子这么早被吵醒,白天上课也不会有精神。老人好像很爱孙子的样子,在楼下就开始骂骂咧咧了。

一开始就他一个人有意见,后来,那一群别的宗教信仰的老人,陆陆续续地就出来了,他们都表示很排斥这个唢呐的声音。他们认为,唢呐的声音严重的扰民了,有些老人嫌弃声音吵到了自己睡觉、有些老人认为声音吵到了自己家里的孙子睡觉、有些人老人认为特殊时期,搞这种事情,严重的影响了他的安全。我看这些人老人就故意的。其中一个老人,胆子真肥,直接把小区里的门给关了,一大早起来后,不让殡葬车进入小区。老人认为殡葬车进入小区是晦气,逝者应该被抬出来放到车上。就这么两件事,瞬间就团结了那一群人,他们聚集在小区门口,也不知道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勇气,也许是一群老人家不怕死的精神,也许是这帮子老人家意气用事。他们忘记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也忘记了自己所作所为是非常不厚道的行为。

正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造成了殡葬车无法进入,老人无法离开的困境。而且,这个不幸的情况发生在早上的卯时,也就是5-7点这段时间。一开始,老人的家属曾试图以和气的方式与他们商量,希望能够理解人的生老病死。然而,这种情况在他们的宗教中似乎不存在,因为他们认为人不会真正死去,而会永远存在。两种宗教,两种思想的碰撞注定不会有好的结果。一方超脱于人类死亡的宿命,认为人不会真正死去;而另一方则认为生老病死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轮回,应该相互尊重。正是因为这样,那些老人就不允许殡葬车进入,也不让唢呐师继续吹奏下去,认为这严重扰民。

原本,这些事情本可以避免发生。然而,本地人看到这种情况后,纷纷出来协调处理。他们看着这些外来人如此嚣张跋扈,一点也没有最基本的人类尊重。起初,只有几个本地人站出来维护逝者家属的权益,但后来,当我去买菜时,几乎所有本地人都出来了。大家对这种情况非常不理解,并纷纷责骂那些人。

一时间,我看到有外地人开始采取不文明的行为,有人甚至动了粗暴的念头。这些行为引发了小区的怒火,而本地人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毕竟,大家都非常尊重逝者的做法,他们都知道,终有一天自己也会变老。如果在这个时候示弱,那以后自己老去的时候可能也会有同样的待遇。因此,本地人团结一心,直接与那些外地人对峙起来,甚至有些外地人在场时受了伤。

就在我刚到这个小区的时候,三辆武警车突然出现在这里,平息了这场无意义的争端。武警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后,不但没有支持那些外地人,还认为他们违背了本县城的传统思想。他们认为,这些外地人的宗教信仰不应该在我们的县城存在,严重影响了本地百姓的宗教信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武警们采取了比较中庸的处理方式,还要求逝者家属要简化操办,毕竟这个时候不适合群体聚集。事实上,逝者家属也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只有少数人送葬,总共不超过12个人,这其中还包括了唢呐班子的成员。武警了解到这一点后,立即要求打开小区的大门,让殡葬车进来,让逝者家属在卯时时间内平和地送走老人。他们还严厉警告那些老人家,作为外地人,来到这里就应该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如果不能接受,就请离开这里,另寻他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