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前言

提到“白俄”,大家或许有些陌生,实际上它指的就是苏联国内战争时,逃难到中国的俄罗斯难民。

据保守估计,当年难民数量应在20万~25万。

百年之后,一部分白俄已经彻底融入中国社会中,甚至成为中国56个民族之一。

那些昔日白俄后代也能骄傲同别人说:我们已经是中国人了!

那么问题来了,“白俄”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后来他们何去何从了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 、“白俄”与苏联国内战争

苏联国内战争时间,主要是1917~1922年,参战方有很多,波及范围也很广,不过我们今天主要聊的还是红军和白军。

红军一开始由纯粹的工人组成,后来为了增强战斗力,又吸纳了一些沙皇时期的将士;

至于白军的组成就复杂了,包括临时全俄政府、南俄罗斯武装力量以及西伯利亚军队等等。

白军的全称是“白卫军”,以保皇党为基础,以高尔察克、邓尼金以及尤登尼奇三人领导的军队为基本盘,以一战期间沙俄打造的军官团为核心。

而这些人之所以能联系起来,和当时未褪去的宗教与沙文情怀也有关系。

紧接着,一股新的力量涌入了战场,那就是哥萨克人,加入白军和红军的都有,前者远远多于后者,而两者间也有着鲜明的对比——

加入白军的哥萨克人,大多有一定的地位和经济特权,他们是为了捍卫自身的权益以及哥萨克人的独立而战;

加入红军的哥萨克人,则大多是本就贫困或者因战争而破产的人,他们背井离乡反倒接触了新的文化与思想。

从军队组成中,我们就能看得出来,在战争初期白军的战斗力是更强的,实际上他们的确一度占据极大优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直到白军规模不断膨胀,各个阶层都被吸纳进去,其本身变成了一锅“大杂烩”,情况才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军伍中人想着重整军队,再与德国开战;

资产阶级与旧贵族想夺回财产;

保皇派和沙文主义者想要恢复俄国皇室;

知识分子想要走西方民主道路,而哥萨克人的诉求更“纯粹”,他们一心想着自治然后独立……

从上述描述中不难看出,白军越发展越臃肿,俨然已是一团散沙了。

反倒是红军吸纳了旧军队的将士,战斗力不断提高,以致他们逐渐逆转趋势,并且还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话虽如此,所谓的胜利却也很难让人感到喜悦,毕竟战争后果太严重了。

据苏联人口统计学家鲍里斯统计,内战和波苏战争至少导致30万人被杀,至于因疾病死亡的军事人员更多,各方累计超过45万人!

战争、饥饿以及疫病,差点将苏俄带向毁灭,为了活命,数百万俄罗斯人化作难民离开家乡,出逃到了其他国家。

其中有一部分人就来到了中国,成为我们开头提到的“白俄”

二 、“白俄”来华与收容

1922年10月,红军取得了战争的全面胜利。

临时政府首脑季捷里赫斯下令,军队朝着中朝边境撤离,而愿意出境的人也可以跟着部队一起离开。

这条命令掀起了一股流亡浪潮,先行撤离的大概有万人,其中7000多人是没什么钱的平民,跟着撤到了瑷春;

还有2000多人家的比较殷实,他们跟着海军将领斯塔尔克一起从海路撤走,一路辗转抵达了我国上海。

这些人为了躲避苏俄红军的追赶,一路上本来就比较狼狈。

结果船队开到永兴湾的时候,殖民朝鲜的日本人又跳出来“找事”,一度迫使这些人住在元山海关的空屋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斯塔尔克不想和日本人纠缠,于是带着3000多人驶往我国上海,结果路上遇到强台风吹袭,一艘炮艇被打翻了。

又有不少人在落海之后葬身海底,真正抵达吴淞口的人,远没有之前预计的那么多。

上海当时已经是中国的商业首都,俄国人对这个地方并不陌生,沙俄时期俄国对华开展砖茶贸易,上海就是俄国商人的必经之地。

后来海参崴和上海之间开通了定期轮船航线,俄罗斯人往来上海就更加频繁了。

话虽如此,斯塔尔克等人“不请自来”的行为,还是招致北洋政府不满。

以至于北洋政府下令,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船上的众人一律不准上岸。

斯塔尔克不信邪,妄图通过小股登陆,把船上的人送上岸,结果很快就被北洋政府官兵发现,并将相关人员全部送回去了。

眼看船上燃煤所剩无几,粮食也不够大家吃了,斯塔尔克再度恳请北洋政府接纳这些难民。

考虑到部分难民在上海有亲友,相关部门最终同意了这件事情,接纳了1000多名白俄难民。

在事先没有商量的情况下,上海当局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可以说仁至义尽,不承想事情到这里还远远没有结束。

后来抵达上海的白俄难民络绎不绝,不少人抵达之后就赖着不走了,甚至还有“强硬派”带着军火请帮忙的。

这里说的正是远东哥萨克军团首领格列博夫,他所乘军舰上有大量军火,被上海当局限令48小时内离开。

结果他非但不走,甚至连俄罗斯帝国的三色旗都不愿降下来,可以说是相当看不清楚局势。

后来局面陷入僵持,双方甚至不止一次爆发冲突,北洋政府同苏联方面展开联系,再度收到请求。

眼看这些人实在可怜,继续僵持着也不是办法,这才又收留了一些白俄难民,让他们住在上海法租界中。

在当时的背景下,这些白俄难民虽然成功进入了上海,但是想在上海站稳脚跟并不容易,恰恰是我国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给了他们机会。

三 、“白俄”的融入与发展

我们前面提到,能够跟船抵达上海的白俄难民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家底,所以在沙俄旧币还没作废的时候,他们还能用之前的储蓄维持基本生计。

后来苏俄政府发行了新币,这些沙俄难民手里的旧币成为花花绿绿的废纸,只能摆在杂货店里当小纸片出售。

处境一时间恶劣了不少,大家只能靠之前的技能赚些钱财。

比如说,之前当过兵的可以去当保镖,有些文化与艺术底蕴的可以去当老师,教授音乐、芭蕾舞,或者当乐器店老板,出售些合适的乐器与配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有维生的技能和做生意的启动资金,还有不少白俄难民不具备这些条件,只能去当服务员、舞娘乃至于从事色情行业。

这也是为什么当时“白俄”在租界中地位很低,甚至不被其他国家的人看得起。

为了活下来,白俄难民可以说是用尽了手段。

所以在1925年上海工人大罢工的时候,许多白俄难民主动向外国资本家献媚,代替了那些罢工的工人和职员,对当时上海工人的罢工斗争造成了不小的破坏。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罢了,关键是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由白俄难民组成的“白俄义勇队”竟然助纣为虐,帮助蒋介石和帝国主义势力残害中国工人和革命者。

所以白俄难民当时在上海的名声可以说彻底臭了。

除此之外,大量白俄难民涌入上海,还对当地社会秩序造成了严重破坏。

因为不少白俄难民缺乏谋生手段,最终自然而然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这也是白俄难民到来带来的“消极”的一面。

有消极的一面,自然也有积极的一面,也不是所有的白俄难民都是令人厌恶的。

比如说,有些人在抗战爆发后积极投身到了抵御日本侵略者的战斗中,为了保卫上海甚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是很了不起的。

比较知名的抗日英雄有莫洛契克夫斯基,他于1926年抵达中国。

在日本人侵略上海的时候,他带领铁甲车队,组织人手掩护我国部队从上海撤离。

哪怕是被日本宪兵队逮捕了,莫洛契克夫斯基也没屈服,最终开枪自杀,没有给敌人泄露一点情报与消息,而当时像他一样的英雄还是有不少的。

除了抗日,定居上海的白俄难民还为推动当地文化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那些人中有不少是画家、音乐家或者艺术家,他们到来过后,创造了辉煌的俄罗斯东方文化,其中最为人熟知的就是话剧。

无论是严肃戏剧、滑稽短剧还是轻音乐喜剧,在当时都迎来了长足发展。

普里贝特科娃等人不仅将俄罗斯话剧带到了中国,现在还曾自导自演中国著名戏剧作品,比如《雷雨》,极大地推动了中国话剧的进步。

据不完全统计,在那些年里累计有20万~25万“白俄”来到了中国,除了定居上海外,还有一些人去了哈尔滨以及东北等地。

那么这些人最后都去哪了呢?为什么后来“白俄”二字很少再被大家提起?

四 、“白俄”的去向与评价

20世纪50年代,苏联曾发起过两次“撤侨”行动,有不少白俄选择回国。

所以我们能看到,一度在上海街头随处可见的“白俄”逐渐销声匿迹了。

第一次撤侨行动发生于1954年,这次撤侨前,苏联并没有事前通知我们。

所以1954年4月21日外交部致函公安部等有关部门,决定在4月26日就这个问题举行会议,展开讨论,“避免陷入被动”

只是大家没想到,苏联的动作比想象中更快,4月23日,苏联方面就正式向我国外交部通报了他们的“撤侨决定”——

苏联方面将在当年6、7、8月,分批撤离一些人回国,撤侨范围是那些有国籍、有劳动能力,同时没有行政问题的人,他们的家属也可以一起回去。

可能有人会问,那些当年逃难到中国来的白俄难民,哪来的苏联国籍呢?

这个问题还得从1921年说起,当时政府剥夺了逃到国外的本国人的国籍;

后来战争结束,为了增加本国劳动力、积极恢复建设,他们又号召那些在国外的人恢复国籍,成为“侨民”,所以国籍方面的问题卡得不是很严。

1955年苏联第二次撤侨的时候,这个问题就更好解决了,当时苏联直接开放了回国通道,在我国的配合下,苏联第二次撤侨工作比第一次更顺利。

两次撤侨行动,最终从我国撤走了十一万余人。

而我国之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如此配合,主要是因为遣送侨民也符合我国当时的治国方针。

毛主席说“打扫干净屋子再迎客”,在这个问题上也有所体现——

新中国成立后,滞留在我国的大量侨民,本就是列强过去在旧中国维持在华影响、推行扩张主义政策的产物。

他们之中有不少人,后来都成为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间谍和特务,如果不加以筛选、遣返,会危害国家安全。

当然,对于那些愿意留下来,并且遵纪守法的外国侨民,我们自然也会加以保护。

所以昔日流亡到中国的“白俄”难民,也有一部分留下来,成为56个民族中的崭新一页。

56个民族中的“俄罗斯族”,并不是我们的本土民族,而是昔日那些俄罗斯人在中国成家立业、繁衍生息后形成的新民族。

他们经历了百年同化,无论是长相还是生活习惯,都已经和俄罗斯的本土人民大不相同了。

我国俄罗斯族的人民,通常来说会精通汉、俄、维吾尔及哈萨克等多种语言。

他们在社会生活中基本上讲汉语,在家里或是与同民族的人交流时,才会使用俄文,讲一些俄语。

根据《2021中国统计年鉴》来看,我国俄罗斯族人口并不多,加起来如今也就不到两万人。

不过这表明了我国虚心接纳的态度,这也是我国56个民族友爱互助、平等共存的证明。

如今,俄罗斯族人民已经彻底融入中国了,不少人在对外交流时都感慨:

“我们就是中国人!”

能有这么强的归属感,充分证明了我国近些年来的蓬勃发展,更说明了56个民族之间的深厚情谊,这种友好和睦将永远绵延下去。

参考资料

《俄罗斯族》 中央人民政府网

《白俄的解释》 汉典

《一次穿越异国情调的文学旅程》 CNKI

由于平台规则,只有当您跟我有更多互动的时候,才会被认定为铁粉。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个“关注”,成为铁粉后能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