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梳子姐

孔子曰: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

绝对的平均主义是做不到的,绝对平均就是绝对贫穷,但相对平均、公平谦抑极其重要。

最近魔都又出了件抓人眼球的大事,嘉定区经适房小区置翔佳苑交付不足三个月就开始对外出租,据中介说,他们以五年为期租下几个经适房小区内部分毛坯房,统一装修后再加价转租,手上掌握了近四百套房源,且所有关系都能搞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2014年颁布的 《上海市经济适用住房管理试行办法》,申请购买经适房主要有四条标准:

一是家庭成员在本市实际居住,具有本市城镇常住户口连续满3年,且在提出申请所在地的城镇常住户口连续满2年。

二是家庭人均住房建筑面积低于15平方米(含15)。

三是3人及以上家庭人均年可支配收入低于6万元(含6万元)、人均财产低于15万元(含15万);2人及以下家庭人均年可支配收入和人均财产标准按前述标准上浮20%。

四是家庭成员在提出申请前5年内未发生过住房出售行为和赠与行为,但家庭成员之间住房赠与行为除外。

同时符合上述标准,具备一定条件的单身人士也可以单独申请购买经适房。

一直以来,经适房或者保障房的供应对象都是收入较低,住房困难的家庭。

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嘉定区这400套经适房连装修都没装修就交给中介出租,房主都是什么人呢?他们不是困难人群么,不是迫切需要房子么,为何拿到房子又不住呢?

奇怪、奇怪,真奇怪。

更为玄妙的是,当地房管和城管去查房子出租问题时根本敲不开门,业主连理都不理,那个号称手握数百套房源的中介人去楼空,开发商也矢口否认与中介打过交道。

找谁谁都不承认,查了个寂寞,查了个尴尬,查了一笔糊涂账。

本意是保障住房困难人群的房子,结果拿到房子的人竟然不去住,如此大费周折建设经适房,到底在为谁辛苦为谁忙?

据《中国人口普查年鉴2020》显示,截至2020年11月1日,我国家庭户人均住房建筑面积达41.76平方米/人。其中,城市人均住房面积达到36.52平方米/人。

也就是说,2020年底的时候,城市里三口之家住房面积超过109平方米时才勉强达到平均数。

以前我们常说人口多底子薄,任何数字平均完后都非常低,现在似乎正好反过来了,看平均数都挺喜人的,具体到每个家庭、每个普通人则又喜乐难均了。

那么多的房子,究竟去哪了呢?

举几个耳熟能详的例子吧,江西那位周公子,其父母用16年时间购入6套住房、2间商铺;2011年,陈行甲前任县委书记在北京东二环全款买了两套房子,当时巴东还是国家级贫困县;陕西省环境保护厅原厅长何发理退休后买了13套房子……

有这些人在,我们的人均住房面积何愁上不去,人均数据岂能不好看。

“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宋人张俞这首诗放到现在也不过时。

举目皆高楼,身无立锥地。那些在工地上干了一辈子的农民工,他们在城市里可曾有尺寸之地?

对于400套经适房,最需要解决的并非违规出租问题,而是那些人是否真的生活困难,是否真的需要提供公共保障。

电影《隐入尘烟》上映的时候,最有深度的一句影评是:“钱都流向了不缺钱的人,爱都流向了不缺爱的人。”

在这个逻辑路径上,还可以再加上一句话,“房子都流向了不缺房的人。”

- 完-

Liurushi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