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地时间2月26日(星期一),美国纽约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礼堂内,传来了一片学生们的欢呼声、鼓掌声,甚至一些学生激动的热泪盈眶。

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学校宣布:

自2024年8月份秋季学年开始,在这所学院读书的学生,学费全免!

未来所有学生,学费全免!

而今年大四的学生,2024年春季学期的学费将得到报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因是华尔街一位著名投资者的遗孀发布声明,向该医学院捐赠了10亿美元巨额资金。

这也创下了美国医学院史上最大额捐款的纪录!

同时,这也是美国大学有史以来收到的数目最大的捐款之一。

学院收到的这笔巨额捐款,将被用于支付全部学生的学费。

这项捐赠之所以伟大,不仅是因为帮助了最需要读书的学生,而且更深远看来,会让数以百计的病人因此受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捐赠

华尔街一位著名投资者的遗孀,现年93岁高龄的露丝·戈特曼(Ruth Gottesman)博士,这些资金源于她已故丈夫大卫·戈特斯曼(David Gottesman)遗留下的巨额财产。

图中为戈特曼(Gottesman)夫妇

图源:Dailymail.com

大卫·戈特斯曼(David Gottesman),人们也称他为桑迪(Sandy)曾是沃伦·巴菲特的得意门生,于2022年底去世,享年96岁。

桑迪(Sandy)去世后留下了一个庞大的股票投资组合,其中包括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的股票,每股价值618,080美元。

露丝·戈特曼(Ruth Gottesman)博士表示,继承遗产连她自己都感到意外,“他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留下了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以及其他资金。

并留下唯一一句遗嘱:“做任何你认为正确的事情。

露丝·戈特曼(Ruth Gottesman)博士表示,她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想用这些资金做什么,“我想到了医学院的学生们,有了这笔钱,他们就可以获得学费的减免。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的声明中指出,今年就读大四年级的学生,将获得2024年春季学费的报销,并且从今年8月的秋季学期开始,所有学生的学费都将被免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中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礼堂现场。

图源:Dailymail.com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院长亚伦·约默(Yaron Tomer)博士表示,“这笔资金对于学校来说是一份重要的礼物,会为医学院吸引一批才华横溢且多元化的人才。总有一些人才因为金钱方面的原因无法接受医学教育。”

02

捐赠者为何选择了爱因斯坦医学院?

这笔捐款如此引人瞩目,不仅因其惊人的数额,还因为它将流向布朗克斯(Bronx)——纽约市最贫困的行政区。布朗克斯(Bronx)有较高的过早死亡率,是纽约州“最不健康”的行政区。

图源:Apnews.com

过去的几十年中,许多亿万富翁曾向该市最富有的行政区,曼哈顿的知名医学院和医院捐赠了数亿美元。前纽约市长迈克·彭博(Mike Bloomberg)在2018年曾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捐赠了令人震惊的18亿美元。

捐赠者露丝·戈特曼(Ruth Gottesman)博士曾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的教授

1968年戈特曼(Gottesman)博士加入了爱因斯坦医学院儿童评估和康复中心(CERC),并曾为有学习障碍的儿童开发了新的诊断方法和治疗手段。1992年,她还曾在CERC启动一个成人扫盲项目,并于1998年帮助建立了Fisher Landau学习障碍治疗中心。

图中为戈特曼(Gottesman)博士。

图源:Dailymail.com

2002年,戈特曼(Gottesman)博士正式加入学校董事会,并于2007年正式成为董事会主席。在担任董事会主席长达7年后,直到2014年,83岁的戈特曼(Gottesman)博士卸任。

露丝·戈特曼(Ruth Gottesman)博士曾调查过数十名就读于爱因斯坦医学院学生的学费,每年的学费超过59,000 美元,许多人毕业时都背负着沉重的医学院债务。据学校称,近50%的学生毕业后欠债超过 20 万美元

纽约市其他大多数医学院中,只有不到25%刚任职的医生有如此多欠款。

信息截取自nytimes.com

爱因斯坦医学院最近一届学生中,约有一半是纽约人。根据医学院给出的数据,59%是女性,大多数是有色人种。

戈特曼(Gottesman)博士表示,希望自己的捐款会使未来的医生们能够在没有医学学费负担的情况下,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此外,她还希望能够扩大学生群体,包括那些无法负担医学院费用的人。

过去的55年里,戈特曼(Gottesman)博士和她的丈夫桑迪(Sandy)一直致力于医疗慈善行业,建立了鲁思·L·和大卫·S·戈特斯曼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研究所、鲁思·L·戈特斯曼临床技能中心,以及表观遗传学领域机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中为戈特曼(Gottesman)夫妇。

图源:Dailymail.com

2008年,戈特曼(Gottesman)夫妇还曾向爱因斯坦医学院捐赠了2500万美元,创建了学院的干细胞研究和再生医学研究所。

03

医学院学费高昂,不少学生背负巨债

美国医学院由于学制和研究属性,不少学生求学期间背负巨额债资。根据美国教育数据倡议组织(Education Data Initiative)给出的数据,美国医学院毕业生,在离校后的平均负债为202,453美元,约为其他大学毕业生的4倍

信息截取自lanterncredit.com

在美国,普通医学院学生每年将花费数万美元,一些学生在医学院每年的费用还可能超过100,000美元。

学费和其他费用,以及住宿和膳食、书籍和用品、交通费用以及医疗保险,都可能导致医学生的平均学生贷款债务。

图源:APnews.com

爱因斯坦医学院大一学生韩裔学生塞缪尔·吴(Samuel Woo)表示,自己曾考虑过选择心脏病学,工作后以便能够偿还他的医学院债务。现在没有了沉重的学生债务的担忧,这位23岁的学生称,他有能力追逐自己的梦想,希望未来可以为露宿街头的人提供更多的医疗服务

吴(Wo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一直在一家咖啡馆工作,以帮助支付学校的费用。听到这个消息,我太激动了,这改变了很多事情,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研究医学。”

另一个一年级的菲裔学生杰德·安德拉德(Jade Andrade)同样也很激动,“我和在礼堂中的其他学生都一样,每一个人身上的重担可以放下了。”

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大量积极的反应,对戈特曼(Gottesman)博士所做的一切表示感激和赞扬。有网友表示,“看来真正的有钱人,确实是可以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的,这才是真正的慈善家。

在谈论到捐赠的这笔巨额资金的时候,戈特曼(Gottesman)博士调侃道,“我希望他会微笑,不要皱眉。是他给了我这样做的机会,我想他也会很高兴的。”

这是我见过最伟大的捐款!

特此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