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磊写了转让合同,让辉哥在甲方的位置签了名,三凤在乙方的位置签了名。

聂磊说:“代哥,完事了吗?”

“完事了。”

聂磊说:“那我们走吧。”

加代一摆手,“等会儿。我这三姐就像我亲姐姐一样、”

聂磊一听,“啊,姐,你好。我是代哥的兄弟,青岛的聂磊。”

三凤说:“我知道你呀,青岛磊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姐,你这不是骂我吗?代哥是我亲大哥,你是我哥哥的姐姐,那就跟我姐姐一样。姐,你要再这么说,我给你鞠躬了。”
“你好你好。磊弟。”

“哎。”聂磊又看向另外三个大姐,“这几个呢?”

加代说:“大姐、二姐、四姐。”

聂磊跟三人握了手,分别叫了大姐、二姐和四姐。

加代说:“我三姐的腿被后面那个女人打瘸了,脾脏切除了。这个小子是我三姐的前夫......”加代把三凤的遭遇说了一遍。聂磊一听,“这是现代陈世美呀!来吧,今天我铡了呗。来,冤有头,债有主,我一个一个来。老金啊。”

“哎,磊子。”

“你还叫我磊子?”

“不,磊哥。”

聂磊说:“不用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听着,起源在你吧?我这人办事不墨迹,老金,你挺着点。”说完,聂磊哐的一响子,摘了老金的一条腿。南城四凤吓得叫了一声娘。

聂磊来到辉哥跟前,辉哥已经瑟瑟发抖了。聂磊说:“抬起头来看着我。”

辉哥抬起头,“磊哥。”

取大说:“说实话,你是个男人,挺有心眼。且不说三姐怎么的,十来年的夫妻了,你说踹就踹了。你心挺狠,你能成大事儿。兄弟,你都不应该开娱乐圈,你知道你适合做佬吗?”

“磊哥,我适合干点什么?”

“你他妈你还接话!”哐哐两响子,辉哥的两条腿没了。

聂磊手一指辉哥的老婆:“到你了。”

“磊哥,我不敢。磊哥,我是个女人,呜呜呜.............”

“你哭什么呀?”

“磊哥,呜呜呜......”

“按理来讲,我不应该打她。但是最毒妇人心。要不是你,大辉也不会抛弃我三姐......哎,你,你他妈是个女人,你走吧。”

小云转身朝外走,刚到门口,聂磊抬手哐地一响子,打在了小云的后背上,距离远,伤害性不大,但是小云还被打趴下了。

加代一看,“不是,磊子,你看你......”

聂磊说:“她看着我,我不好意思打。”

打完三个人,聂磊满招待加代一行,又变成了一个低调的人。和夜总会遇到的磊哥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像是人格分裂似的。没胡外人的时候,聂磊在哥们面前,在朋友面前,在兄弟面前,是一个低调的人。但是只要有一个外人,聂磊会表现的非常张狂。聂磊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但是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小心眼。小心眼到什么程度?容不得别人说他朋友一句坏话。哪怕喝酒的时候,只要有人说他好朋友一句坏话,聂磊马上就能翻脸。聂磊曾经这样评价自己:我的心胸不大,我只能容下几个真兄弟,多人我容不下。

事后的第二天,聂磊让三凤过去将夜总会接下了。三凤云的时候,除了夜总会的人,里面一样东西都没少。

回到北京以后,三凤找到加代,说:“代弟,青岛夜总会的买卖我俩合伙干,你占6,我占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说:“姐,你要认我这个老弟,你就自己好好干。有需要弟帮忙的,你说话。”

“代弟,你借给我的钱,我最晚半年之内还你。”

“不着急,你先用着。将来说不定代弟还指望你拉一把呢。”

“弟啊,你别跟我低调了,我也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了。你一年挣的,手指丫漏下的,比我两年挣得都多。”

“不说那话了。”

此事以后,加代和南城四凤成了很好的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