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没了,可以再挣。诚信没有了,就再也回不来了。谁都知道信任重要,当你没有钱,却需要用钱维持诚信的时候,能够帮你维持诚信的人是你生命中的贵人。

干了一杯酒后,大凤说:“代弟,姐想求你一件事。”

“你说。”

“嗯,这话我不知道能不能说出口。”

“你说,姐。什么事,你就说吧。”

大凤说:“我家老三的事。”

“哦,三姐的事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她在青岛......”大凤有点不太好意思往下说了。”

加代说:“没事,姐,你不拿我当弟弟吗?你就说吧。”

“说实话,我们姐妹四个,谁的婚姻都不太好。尤其老三,特别不好。”

“哦。”

“老三以前跟她老公结婚十多年,一直没有孩子。老三特别能干,而且特别实惠,把家里房子都卖了,跟他老公在青岛开了个酒吧。后来酒吧干得挺好,后来干成夜总会了。”

“啊。”

“干夜总会钱不够,老三跟我们姐几个借遍了,包括家里的亲戚朋友,总共借了一千多万。”

“然后呢?”

“当时搞夜总会的时候,一直是她老公在跑,夜总会也在她老公的名下,跟老三一点关系没有,她老公一脚把她踹了。这一晃都两三年了。老三最开始也没跟我们去南方,是老二和老四跟我走的。老三这一下子欠了一屁股俩,上南方找到我们,我们才把她带上。这两年,老三挣了三百来万,她还了一部分俩,但是还欠不少债?代弟,姐刚跟你认识半个来月,有些话也说不起,你看你要是......”

加代一摆手,拿起了电话。大凤一看,“不是,老弟......”

“你等会儿。”加代拨通电话,“王瑞啊,你去我家,别让你嫂子知道,把我床头柜最下层的那个一千万的存折拿过来。”

“行,哥。”

大凤一听,“不是,代弟......”

加代一摆手,“姐,你要拿我当兄弟,你先别说其他的。我们先把钱解决了。人要说到做到。你代弟向来都这样。我哪怕啃馒头,吃咸菜,答应朋友什么时间还钱,就什么时间还钱。欠钱不能不还。因为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钱好借,情难维。如果借钱不还,信任度就没了。以后再想借,就不可能了。可不能因为借钱,把自己凭名声玩没了,口碑玩没人。钱不算什么,没有人,可以去挣,但是信任度一旦损失了,就再也挣不回来了。我的钱不着急,我不会说我三姐,她什么时候还我都可以。你接着往下说,钱一会儿拿来。”

“老弟呀,这叫姐还说什么?真的,姐不是找你借钱来的。”

加代说:“不是借,是我自己要给我三姐拿的。你接着往下说,你肯定还有话没说完。”

“我不知道你有没仔细看,老三没有脾脏,左腿有点瘸。”

“什么意思?”

“不怕你笑话。半年前,她回青岛找她前夫去了。她前夫新找了一个,那家也挺厉害,是在青岛做大生意的。那女人把老三打了一顿,手挺黑,扎了老三两刀。结果老三的脾脏摘除了。”

加代问:“青岛什么地方?”

“就青岛市里。”

“她前夫叫什么名字?”

“叫什么辉。”

“行。那我知道了。我们先喝酒吃饭。一会儿钱拿来,先把这钱给三姐拿过去。下午,你就别走了,把三姐叫来,我们把这事聊聊。明天早上我陪你们去青岛找他。”

“代弟,你认不认识人?要是认识人。我们去青岛能打打人。要是不认识,我们去了......姐也知道你能量大。姐找你也是为了让你能为我们出出气。姐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老三那人吧,你看她脾气挺爆啊,她完蛋,她重感情。她就一直觉得对不起前夫。”

“为什么呀?”

“她觉得结婚十多年了,也没有个孩子,认为自己不行。所以一直就不想追究他前夫了。”

“行,我们去找他。来,吃饭。一会儿把三姐叫来,直接告诉说明天去青岛。其他话不说,免得伤口上撒盐。”

“代弟,你在青岛还行不?有没有比较厉害一点的朋友?听说辉哥挺厉害的。”

“大姐,我试试。”

“兄弟,你费心了。”

“没事没事。”

当天下午,老三过来,加代和大凤跟她聊了一聊,定好第二天去青岛。第二天,南城四凤都到了。加代这边带着马三、丁健、郭帅、孟军和王瑞。十个人,三辆车直奔青岛。

当天傍晚时分到了青岛。加代一挥手,“去夜总会。”

大凤一听,“代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一摆手,“直接去,我领你们去。”

三凤说:“代弟......”

“走!”加代一挥手,三辆车夜总会去了。

晚上七点钟到了位于李沧区的夜总会。加代大步流星走进了夜总会。大凤问:“我们进不进去?”

马三一挥手,“一起跟着进去。”

夜总会三层楼,占地面积七八千平方。加代一行人来到一楼的一个大卡包,点了点酒、饮料、水果。坐下以后,加代问:“三姐,老板在不在?”

“代弟,你说我......”

“在不在?在就找他。或者你把他电话给我,我来找他。大姐、三姐、四姐,你们几个姐姐今天谁也不要吱声,就在那坐着。既然找到你代弟了,一切的事就交给你办,给你解决。你们这四个看着就行。电话给我吧。”

三姐把前夫的电话给了加代。加代把电话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