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者,总是带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四个六的劳斯莱斯往杜崽的麻将馆门前一停,王瑞从驾驶位下来开了车门,英姿飒爽的加代下了车,郭帅、孟军在旁边陪着。加代一摆手,“崽哥!”

两边的兄弟纷纷挥手致敬,叫着代哥。烘托出代哥的大哥风范。

凤姐后边那帮兄弟或多或少也听过加代,一下子议论纷纷,“哦,这就是代哥呀?我艹,第一次见到,真有派头。”

凤姐也听到了身后的议论,回头看了一眼。马三、丁健、宝义、亚峰来到加代跟前,加代看了看对面,说:“这是干什么呀?你们真有出息,打女人啊?马三!”

马三欲言又止。加代说:“你说话呀!为什么打人家啊?”

马三咬着牙说:“把我打B了。”

“把你打懵B了?怎么回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杜崽走了过来,“代弟,你终于来了,就等你呢。”

加代问:“怎么回事?”

杜崽说:“那边是我妹妹,这边是我弟弟。楼下不是说话的地方,人太多了。这事传出去也丢人。上楼说,楼上包厢我订好了。代弟,上楼边吃边聊。你把你这帮弟兄赶紧叫到楼上去,今天所有吃饭的钱我来结账。行不行?”

“崽哥,谁结账是次要的。这是因为什么呀?”

“上楼再说吧。我把几个老妹也叫上,上楼说。”

“行,走吧。”加代手一指马三等人,“你们几个上楼。二奎,你兜里揣的什么?”

二老硬把裤衩拽了出来,说:“哥,三哥让我带的裤衩。”

“真他妈有病。崽哥,我们上楼。”

加代和杜崽往楼上云了。大哥发话了,马三、丁健、郭帅、孟军、虎子、老八以及小八戒等人只好跟着上楼了。

四凤说:“大姐,加代挺气派啊。我们也算是北京的老痞子了,这么多年也没听说过这个人啊。是后起来的吗?”

大凤说:“我也不知道。”

郭英走到四凤这边,说:“走,上楼吧。正好你崽哥在,把这事说开。”

大凤看了看,没动。郭英说:“还想打架啊?上楼!”

“大姐,这就是你说的加代啊?”

“那可不是嘛。不让你们闹,你们偏要闹,这回好了,惊动加代了。你看一会儿上楼怎么说你们。”

“不是,姐,这人什么背景?”

“什么背景?说出来能吓死你。你把你认识的黑白两道全找来,赶不上他一根手指头。”

大凤说:“我看这帮人全听他的,全认识他。”

“可不是嘛!就你最引以为傲的石家庄的张宝义,都是他兄弟。别人不知道,你崽哥跟我说过,宝义刚从外地回来的时候,被我代弟收拾成什么样了。被收拾后,还跟我代弟好。那才叫厉害,才叫玩社会。就你找的那帮人,哪一个是人家对手啊?一个丁健就把你们全给灭了,他只是加代手下的一个兄弟。别说加代到了。跟我上楼吧,上去给我客气一点别发甩。听没听见?”

四凤也有点发毛了,跟着英姐进了酒店。兄弟们没好意思跟进去。

加代的兄弟们在包厢里已经坐下了。英姐把四凤带了进来,英姐一摆手,“你们坐下吧。兄弟们也找地方坐,包厢也够大。坐不下的,往外边散台坐。把东西收起来,放心吧,打不起来了。”

四凤坐下了,英姐一摆手,“代弟,多长时间没看着了?我发现你一直这么瘦,怎么不胖一点呢?”

“我也想胖一点,但是胖不起来。”

英姐说:“你不是操心操的。哪天那什么想吃什么了,上嫂子家,嫂子给你做。我和你崽哥陪你多喝点。”

“行,嫂子,哪天我去。那个,崽哥把我叫来了,怎么回事?跟我说说吧。我是一点也不知道。我问马三,他也不说。嫂子,其他人也不知道。我崽哥整天掺和乱七八糟的事也多,就别让他说了,你说吧。”

“那你要信着你嫂子,我就说。”

“你说。嫂子,我听你说。”

“代弟,这四个人你认识吗?”

“我不认识。这是?”

英姐说:“这是我四个妹妹,以前也是四九城的,号称南城四凤,也是有名有号的。后来觉得在这边挣不着钱,就上南方发展了。”

“哦。”加代点了点头。

“马三,我可说了啊。”

“说呗,瞒也瞒不住。”

加代看了看马三,转过头,说:“嫂子,你说你的。”

英姐接着说道:“昨天晚上,他们两伙人去朝阳新开的夜总会喝酒,双方都不认识。我三弟穿个皮夹克走错包厢,跑到我小妹的包厢去了。三弟发现走错包厢,转头往外走。说实话,从背影看,我三弟挺帅,小腰,小身形都挺好。我四妹相中了,就把他拽回来了。可能四妹揪了三弟的二弟,下手重了点,他们就打起来了。”

加代一听,笑了,问:“然后呢?”

“然后三弟就不干了,可能在包厢里拾推搡了几下。”

马三一听,“嫂子,那是拾推搡几下吗?都脱下鞋子打我了。”

加代朝着马三一摆手,“你别吵。嫂子,你说你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英姐说:“后来小八戒进来了,报号了。这边我妹妹也听过,想握个手,喝点酒,聊一聊把事情说开。我三弟上去就是一个嘴巴。这又重新打起来了。可能我三弟体格小了一点,被打趴下了。是不是,三儿?”

马三一听,“你看,嘲笑我。代哥,嘲笑我,故意嘲笑我。”

加代说:“你能不能歇会儿?你先闭嘴,行不行?嫂子,你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