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来我家过年,走时给我孙子500红包,我给他兜里悄悄塞了2000

作者:肖寒先生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能是因为留级导致心态发生变化,最后我没有考上大学,按照爸爸的意愿,我到新疆当了兵。

这个决定,属实让我憎恨了爸爸很久,一直觉得,走他的路,肯定不会让自己开心,然而事情总是发生微妙的变化,从以前的吊儿郎当,到部队后变得井井有条,尽管父亲向领导打过招呼,给予我的并不是关照,反而是更加严厉的要求。

可能是独生子的原因,也可能是我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性格有些孤僻,但战友们的热情和耐心,一点点地感化着我。记得当时一位战友很老实,战友们时不时地会占他的便宜,可能是我有抱打不平的心理,为这位战友出面解决了很多事情。

战友们并不服气,可我有着一米八几的大个头,再加上很强壮,平时少言寡语,没几个人敢对我动粗。

这个战友后来成了我一生的挚友,他就是——熊志平。

熊志平出生于湖北十堰市竹山县的一个小村庄,家里条件不好,用熊志平的话讲:“我来当兵纯粹是为了混口饭吃,没有想太多久远的梦想。”事实亦是如此,熊志平对训练不感兴趣,只要完成指标就行,但为人很仗义,奈何家境不好,让他在战友面前很自卑,而我成了熊志平坚强的后盾。

后来熊志平退伍了,我则留在了部队,当然也离不开父亲的帮助。

之后那些年,我和熊志平依旧保持着联系,他读书不多,但是写字得很漂亮,我们一个月至少会有一封信来往,一直到我转业后,都是靠写信的方式在联系。转业后那段时间,等着市里给我安置工作,需要一个过程,填写了一些资料,在家也无所事事,那个时候我妻子刚生完孩子,对于一个三十多岁才当时父亲的男人来说,本该安安静静地在家陪伴老婆孩子,可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就说要去湖北找我的战友熊志平。

妻子对我一直都是很尊敬的,说难听点就是管不住,任凭我胡作非为。

去熊志平家的过程并不顺畅,从火车到汽车,最后到摩托车,临到他们村子的那15里地,是坐牛车去的,熊志平对我的到来很吃惊,怎么都想不到,我会亲自到他家去,而我去的时候,两手空空,连个礼物都没带,现在想起来感到很惭愧。

熊志平此时已经结婚了,为了生儿子,他带着老婆去西安打工了几年,但依旧难逃超生被罚款的命运。

熊志平家住的房子是那种几十年前盖的土房子,最担心的就是下雨天,你根本预测不到哪个位置会漏水,能拿得出手的招待客人的菜,可能就是腊肉了。

可以说在熊志平家的五天时间里,顿顿吃腊肉,我是个北方人,不太习惯吃南方的腊肉,但也能理解老战友家的生活水平。在我临走的时候,给了熊志平1000元,他很感激,说这下可以买些瓦片,把漏雨的房子修补一下了。

回到家后,把这件事讲给我父亲听,希望他能出面帮忙给熊志平安排一个工作,对于我父亲来说,这是信手拈来的事情,但父亲直接拒绝。好在没有答应熊志平,要不然面子全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在生命的轨道里流逝着,我慢慢地承担起了家庭重担,熊志平的生活也在慢慢地发生变化,但他命运坎坷,先是妻子在工作的时候不慎丢了性命,之后女儿远嫁,紧接着就是儿子叛逆进了监狱。

可以说熊志平的人生,真的是悲催至极!

到了当爷爷的年纪,我和熊志平的联系没有了当初那么频繁,他总觉得会打扰我的生活,每次都是我主动打电话给熊志平,他总说生活还能过得去,让我不必担心。去年得知熊志平一个人在老家过年,有些于心不忍,打了七八次电话,熊志平才答应来我家过年。

我们已经是40多年的战友了,也是我联系最多的一位战友,他是一位诚恳的人,不会撒谎,更不会有小心思,我喜欢这种单纯的人。

来到我家,熊志平带来了很多家乡的礼物,这个年过得很开心,熊志平这几年迷恋上酒,在我这里,酒管够,饭吃饱,我们会聊年轻时的事情,也会聊未来的生活,他总说自己的晚年会过得很凄惨,我说:“不用担心,实在不行,咱老哥俩一起养老,花多少钱算我的。”但熊志平也只是笑笑,并不会当真。

正月初九,他要回去了,临走时还不忘给我孙子500元红包,这对于熊志平来说,已经是能给得最多的了,我知道他不容易,就说你的衣服上有灰,拿回去家熨一下,其实是我在他的兜里悄悄地放了2000元,我心里很清楚,这点钱改变不了太多,但对于一个老战友来说,这是一份关心,一份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