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有“普京国师”之称的俄罗斯哲学家亚历山大·杜金访华,接受了国内媒体的专访,采访内容在近期对外公布了。

在专访中,杜金表示乌克兰对俄罗斯抱有“极端民族主义”,但俄罗斯没有以牙还牙,而是以“欧亚主义”,动员俄罗斯各族人员来对抗极端民主主义,仍然把乌克兰视为兄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分析杜金的观点,要明白“欧亚主义”的历史背景和含义

欧亚主义起源于20世纪初的俄罗斯流亡者中间,最初是作为一种文化和政治运动,强调俄罗斯既非纯粹的欧洲,也非纯粹的亚洲,而是两者的混合体,倡导建立一个跨越欧洲和亚洲的欧亚帝国。

在杜金看来,这个理论框架提供了一种反对西方霸权和单边主义的视角,同时强调多极化世界秩序的重要性,和俄罗斯在其中扮演的关键角色。

杜金的“欧亚主义”与历史上的版本有所不同,它实际上是对之前“大俄罗斯主义”理念的改良和延伸。“大俄罗斯主义”主张俄罗斯文化和民族的优越性,以及对周边地区的影响力或控制权。

杜金对此进行了重塑,将其转变为一种更加包容的思想,强调不同民族和文化在一个统一的政治和经济框架内的和平共处,同时反对任何形式的民族主义和分裂主义。

“欧亚主义”和“大俄罗斯主义”的主要区别在于其对外部世界的态度和内部治理的方法。“欧亚主义”试图通过共享的文化和历史背景来整合多民族国家,推动一种基于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的多边关系,而非仅仅依赖民族主义的扩张和统一。

这体现在杜金对乌克兰问题的态度上,即使面对所谓的“极端民族主义”,俄罗斯并未简单以民族主义对抗民族主义,而是试图通过“欧亚主义”的框架来解决分歧,维持地区的稳定和和平。

杜金的“欧亚主义”试图为俄罗斯当下的外交政策提供理论支持,即在保持自身影响力的同时防止地区冲突的爆发。这就要求俄罗斯在推进其“欧亚主义”理想时,必须巧妙地平衡与世界其他大国的关系,特别是处理好与西方国家的紧张关系。

在杜金的理论中,中国也是竞争对手

在俄乌冲突爆发前,杜金对中国持有极端激进的态度,他主张俄罗斯应控制中国的关键地区,包括东北、新疆和内蒙古,并在中俄之间设立战略缓冲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他的设想中,中国被简化为俄罗斯的“契丹工业州”。这是根据他的欧亚主义理论构建的,该理论强调欧亚大陆一体的战略重要性,并主张建立一个反对西方霸权的多极世界。

随着2014年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和俄乌冲突的加剧,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中俄两国之间的关系日益密切。

在这种背景下,杜金的对华态度也出现了明显的转变。他开始强调中俄之间的合作,不再将中国视为一个纯粹的竞争对手或是领土扩张的目标,而是开始看到中国作为一个重要同盟国的战略价值。

杜金将这种转变的基础建立在欧亚主义的框架下,认为中国是一个准备与西方决战的伟大文明。此时的杜金不再强调领土控制的极端主张,而是更侧重于意识形态和战略层面上的合作。

他认为,在面对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压力时,中俄应携手合作,构建一个反对西方霸权的多极世界秩序。

从地缘政治分析的角度来看,中俄两国的确存在共同的战略利益。两国都面临着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战略压力,在能源、军事和经济领域,有广泛的合作空间,可以互补彼此的战略需求,是最好的战略合作伙伴。

在当今这个相互依存和多极化的世界里,任何试图通过控制他国领土来实现国家利益的做法都是不切实际的。更何况,中俄两国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他们之间的合作远比竞争更能够促进彼此的国家利益以及世界和平与稳定。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