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民警,说说我印象深刻的几个案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一个:健身俱乐部一个男教练,又高又帅的肌肉男,双性取向,从外表看你很难想象他是携带者,他一个女学员孕检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传染了,女学员跟她老公来报警,一边哭一边重复一句话,说我这辈子就出轨一次呀,就一次....她跟她老公还是学校的初恋,刚结婚不久,她老公也被她传染了,怀的孩子没做母婴阻断,一家人算是毁了,这男教练跟他的女性客户们经常约P,想想真是恐怖。

第二个:早些年的事了,相关的新闻应该还能搜到,大致是一个军人女家属,自己染上了传染给她老公,这件事一是因为她老公的军种比较特殊引起单位重视,二是病毒属于非洲型的,就是非洲那边的,跟中国流行的亚型相比很不常见,上面发涵要求警方配合疾控查清传播途径。

然后经过调查,最后确定是她在驾校学车的时候一个驾校教练传染给她的,就是一个中年油腻男(很难理解),这个教练带过的女学员基本都约过,而驾校教练又是被他带过的一个女大学生传染的,他觉得女大学生年轻干净就不戴套,这女大学生又是被学校的非洲留学生传染的,据说搞了一次就被传染了,她当时是处女,出血真的很容易被传染,这个非洲留学生女朋友有十几个(无法想象),还不算P友,甚至还有女老师参与。

但是查到女学生这就没法查了,她们大学的校长行政级别很高,阻止疾控的继续追查,估计是怕搞出什么负面新闻,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应该有一些新闻能查到的,不知道那留学生遣返没有。(底部是类似的案例,不是一个学校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三个:一个四十多岁的女的,带几个年轻女孩卖Y,扫黄被抓,像她这种组织者是要判刑的,但是查出她同时患有艾滋梅毒,监狱没法收,而且她也快到发病期了,就遣回原籍,找了当地的派出所和居委会看管,安排了当地妇联的人去慰问,没收了身份证,怕她逃跑,后来她偷跑出去相亲,给妇联的一个阿姨看见,就把她的事给传出去了,引起当地恐慌,随后她就跑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没人愿意追查。

多说一句,很多失足妇女都是学历低下,文化水平不高,她们特别喜欢买便宜且润滑油多的劣质安全套,劣质安全套保护效果差,且其中的劣质润滑油会让Y道处于发炎状态(出血),很容易感染并传染扩散,各地的公安扫黄查出来的感染者,都是说自己每次都用安全套的,但是仍然被传染了。这跟使用假冒伪劣安全套有很大关系,是一直被防疫忽略的盲区。

我曾经问过一个失足妇女你用的什么套,她说她用的那种小碗装的玻尿酸套,可高级了,能滋养阴道,我找来一个看了一下,就是微商卖的四无产品,不折不扣的假货,整整一箱,我第一次爆骂她们一顿,他们懂得各种化妆品、各类明星、电视节目,就是不愿意花点时间了解什么是合格的套。我不歧视失足妇女的职业,但我真的鄙视这些连合格套都不知道怎么买的智障。

第四个:凌晨接到环卫工人报案,有个衣着凌乱醉酒女在路边,明显是被人酒后迷奸了,民警到了之后人已经清醒了,要求回家,坚持说自己就是躺了一会了,没有人侵犯她,最后留了她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就自己打车回家了。

过了一年多,在附近酒吧洗手间抓住一个正在对醉酒女实施性侵的嫌疑人,此人供出二十几次作案经历,是个艾滋病毒携带者,他自己在这种场所被染病后,产生报复社会的想法,专门去酒吧等单身的醉酒女,每次作案都不做保护措施,期间还染上过其它性病,漠视法律和生命,什么都不在乎,这表现在他始终在同一片地方作案,再加上很多受害者不愿意报案,甚至酒吧工作人员看到也不管,极大纵容他的犯罪频率。

后来联系到上边那个醉酒女的时候,她还是坚决不承认自己被强奸过,说她有男朋友了快结婚了,别再给她打电话,我们只能告诉他,那嫌疑人是携带者,建议她去医院检查,电话里她突然崩溃哭起来,如果她当时她配合民警抓住罪犯的话,及时吃上阻断药,也不至于这么危险。类似的案子出于关爱艾滋病毒患者,一般不会公开审理和对外报道。

第五个:很早以前晚上会去突击检查同性恋聚集的地方,因为总能查出几个吸毒的,后来一次查出几个染病的,大家都怂了,装备不齐全不是白天都不敢去。同性恋群体的事也挺多,但是没法说,容易引起什么歧视,只能说固定伴侣很重要,合格安全套只能降低感染概率,并不是万能的,如果用到假套,那更危险了。还有那种专门组织染病的人去帮人讨债要债的,黑社会见了都秒怂,谁见谁头疼。

第六个:一个蹦迪的女的突然晕过去,跟她一起的女伴,不知道是怕垫付医药费还是什么,没管她,酒吧的工作人员,给她从后门抬出去,隔了一条街才打电话叫救护车,怕影响生意,然后送到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