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喻言

近日,重庆市荣昌区某中学一位老师在一个月内开直播超过百场,并收取打赏,由此引发网友争议。3月1日,封面新闻记者联系荣昌区教委,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事发后行政主管部门已派出工作人员对此事进行调查,目前此事仍在调查中,后续会向公众公布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老师一个月直播超百场?重庆荣昌区教委回应,律师说法

一个月直播上百场

老师“课外”直播引争议

据媒体报道,市民邹先生发现网络上有多名自称老师的博主“发视频吸粉”,这些老师“工作期间直播,接受打赏牟利”。其中就有一位来自重庆市荣昌区某中学的唐老师,一个月直播超过百场,“一下课就直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事人唐老师直播画面。

对此,荣昌区教委工作人员回应,确有其事,当事老师为该区一所私立学校的教师。同时,教委已责成学校要求该老师在上班时间段内禁止直播;若收到学生家长的打赏,需退回费用。

媒体报道后,引发网友激烈争论。不少网友认为,老师直播有可能影响本职教学工作,“主业是直播,副业是教学”“不用备课,不用改作业吗”“心思全放在直播上了,上课等下课”。

但也有网友认为,教师下班后,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私人时间,包括开直播,“下班时间开播,不耽误工作就行”“下班时间属于私人时间,不影响工作,不必过度解读”。

作为当事人的唐老师,也在该报道后评论回复称,自己的直播行为均是在下班后,且时间短暂,“我是视频中的老师,我均是在下班时间,比如午饭后午休时间,以及下午下班时段短暂直播。”唐老师表示,自己所播内容无负能量,发布视频的人“断章取义”。

荣昌大成中学外景。

涉事老师系私立学校教师

教委责成其停播

据封面新闻记者查证,涉事唐老师确系荣昌区一所私立学校——大成中学的政治老师。

据学校官网显示,荣昌大成中学位于荣昌区昌州街道育才路50号,是2014年3月20日登记成立的民办非企业单位,隶属重庆大成教育集团。该集团成立于2014年,其前身为荣昌区创业中学校。目前,集团下辖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在校学生9800余人,教师团队400余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重庆荣昌大成中学发布情况说明。

3月1日,封面新闻记者关注到,涉事唐老师对其社交平台上的账号进行了“私密”处理,陌生人不可查看和联系。记者致电大成中学,一位工作人员称,此事正在调查,暂时没有结果,她也并不清楚唐老师是否已停职接受调查。

当事人社交账号已做私密处理。

随后,记者又联系上荣昌区教委,相关科室工作人员回应,此事正在调查中。“接到群众反映后,我们就第一时间对这个事情展开了调查,也派了工作人员下去,督促和协助大成中学进行调查。如果有相关情况,我们也会依法依规地进行处理,并将处理结果进行公布。”

律师:“教师职业存在特殊性”

应受行业规范约束

教师开直播的行为是否妥当?又如何界定“没在上班时间直播”的说法,封面新闻记者咨询了重庆履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尹明沁。她认为,教师的职业身份,肯定要对自己的言行有所约束,“每个行业都会有相应的职业规范要求,如果与此相悖肯定是不行的。”

尹明沁律师认为,即使唐老师不是公立学校的在编在岗教师,只要她取得了教师资格,并从事教育工作,就应受到行业规范的约束。

同时,因为教师职业的特殊性,教师的工作时间不仅局限于在课堂上,“课后的备课、批改作业等时间也是该职业的工作时间范畴。”尹明沁律师表示,不能简单地以“八小时”外来界定教师工作时间,如果确定是在工作时间内开直播,其行为肯定不妥当,应当予以纠正。

延伸阅读

家长在微信群怼老师,称自家孩子“不上早课要睡到自然醒”?教育局回应

近日,一份“家长因上学时间太早在班级微信群怼老师”的聊天记录引发热议,该家长在群内表示自家孩子“所有第一节早课不上”“睡到自然醒”。3月1日,上海市金山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目前他们已经联系了家长和学校,正在沟通协调此事。

家长在班级微信群怼老师。

群聊截屏记录显示,在上海金山区某小学一个班级微信群内,一名家长向班里老师表示:“从今天开始,XX所有的第一节早课不上。让他睡到自然醒,他现在的睡眠比早课重要些。孩子小,不适合太早起来。作为大人,太早了我也受不了,不想起来。”随后,有老师在群内对家长的言论进行了回应,在后续交谈中,家长和老师发生了言语争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家长和老师发生了言语争执。

3月1日,极目新闻记者就此事多次致电当事学校,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3月1日,上海市金山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向极目新闻记者表示,他们已经关注到此事,目前已联系了家长和学校,正在沟通协调。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向极目新闻记者分析,家校共育需要的是理性沟通,而不是所谓的霸气对待学校老师。在互联网时代,并非谁的声音大、谁更强势,就意味着谁有道理,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平等沟通的重要性。家长如果对学校的上学时间有意见,不应该怼班主任,因为这个问题并非班主任甚至是学校可以决定的,而应该向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反映。

熊丙奇介绍,现如今中小学生的上学时间,都是有统一规定的。学生具体上学时间的确定属于公共决策,而非个别家长任性的问题。一个家长认为学生应该推迟上学时间,可能引来更多家长的反对。

“接受义务教育,就需要遵守义务教育的规定。”熊丙奇说,中小学生行为守则中有明确规定,作为一个学生,需要遵守学校的纪律,学校也要对学生进行规则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