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国中情局局长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在这篇文章中,美国中情局局长称:中国已成为中情局的首要任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要知道,在俄乌冲突仍然持续的当下,乌克兰方面的压力越来越重,由美国中央情报局一手扶持的乌克兰官方情报组织,正是需要人手,对俄罗斯后方进行破坏的时候,美国却把情报工作的重心放在了中国,这一点还是值得惊讶的,但其实也在情理之中。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俄乌冲突说起来,不是美国操纵的一场代理人战争,无论输赢,需要紧张的都不是美国人,而是欧洲人。相反,中美博弈则切切实实的决定着美国的生死存亡,稍微这么推敲一下,就能明白中情局为什么把中国当作首要任务了。

那么问题来了,中情局最近工作的重心是什么呢?根据这篇文章的内容显示,中情局正在培训会中文的特工。

我决觉得,中情局不会只是简单的培训一个会中文的特工,而是在培训一个会中文、了解中国文化,甚至本身具备亚洲面孔的特工。这样的推断并非空穴来风。

美国的情报工作连盟友都不放过,可见其经验之丰富,然而,西方世界和美国拥有共同的文化基础,特工可以轻易融入到环境中。

但在中国就不一样了,外国人在中国格格不入,尤其建国后一直到现在,大部分中国人,对那些鬼鬼祟祟的外国人,都具有极高的警惕性,这就导致了美国在中国的情报工作展开并不顺利,以至于需要花费大代价,渗透策反国内人员从事间谍工作。所以一个会讲中文、了解中国文化、具有亚洲面孔,能够融入中国社会的特工,就比较重要了。

然而,即使美国中情局有了合适的特工,恐怕在中国也是难以开展情报工作。

首先,在近几年里,关于国家安全的宣传力度非常大,国内群众的防范意识和以前比只强不弱,在去年破获的数起间谍案中,就有很多是由群众发现异常后,向国家安全机关举报后破获的。这意味着,美国的情报人员来到中国,就会被人民群众的海洋淹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次,人工智能、智慧城市以及遍布大街小巷的摄像头,让美国情报人员的行动无处遁形。

在去年,国内掀起了一场,关于来华外国人旅游时,遇到支付困难的讨论,很多网友都觉得我们线上支付的认证,对于外国人太过严格,不利于旅游业发展。

对于这样的说法,我不敢苟同,支付安全不仅关系着金融安全,同样也关系着国家安全,试想,通过正常渠道进入中国、有意在中国旅游的外国游客,支付困难并不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国也有很多针对外国游客的便捷措施。

移动支付本身就是人工智能、智慧生活的一部分,在国家安全方面发挥着难以替代的作用,因此,我倒是很怀疑挑起这个问题的人的动机,据悉,这件事源于一个韩国人提出的“建议”。

最近一段时间里,中美博弈看似进入一段平静期,但实际,中美博弈只不过是由明转暗,在看不见的地方,中美的交锋同样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