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作者:船长与船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直到今天,30年前发生的事情仍然历历在目。那天我刚放学回家,就见家里围满了人,我赶紧进屋,见到父亲被人打得头破血流,母亲和妹妹坐在那里哭,外面还有几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后面还是大伯调解,外面那些骂骂咧咧的人才陆续离开。

后面听人说,是邻居占了我们家的地,父亲去讨说法,结果被他们家三个儿子给打了出来,甚至一直给追到家里打了一顿,还好有人拦着,要不然父亲可能就完了,邻居的仨儿子虽然离开了,但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他们仍然占着我们家的地,没有一点要还的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被打了一次,父亲彻底地害怕了,再也不敢去说,母亲一个女子,我和妹妹又都是女孩,除了忍气吞声以外,真的没有任何办法。看着父亲叹气,母亲流泪的样子,我发誓,一定要闯出点名堂,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在这世界上,有两种东西能够催人奋进,一个是热爱,另一个是耻辱。凭借着对邻居和他那三个儿子的仇恨,我努力学习,期待着有一天,自己能够出人头地,到时候让自己的家人讨回公道,保护他们再也不受欺负。

往后那几十年,我好像是绷紧的弦,一刻都不曾松懈,而我的努力也终于有了成果。我有一个事业有成的丈夫,两个聪明可爱的孩子。这么多年来,我把精力都放在家庭和事业上,很少跟老家的那些人有什么交流,关于我的事情,他们也不太知道,只知道我现在很有钱。

自然而然地,他们对我尊敬多了,不仅不再阴阳怪气,有时候还可以维护我。说实在的,要是倒退十几年,我可能会很感动,但是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他们尊敬的是我的实力,而不是我这个人,哪天我倒台了,第一个落井下石的可能就是他们。

最近,我给父母在城里买了套房子,也说好了,到时候把他们接到城里养老。找了个时间,我也回了老家一趟,开着丈夫的豪车,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回来路上,我就在想,这一次,我要把所有该解决的事情全部解决。

等我到了家,父母热情地迎接我,给我做了丰盛的晚餐,这时候,村里人也来看我了,有好几个人还邀请我到他们家去吃饭,我都礼貌客气地拒绝了。父亲大手一挥,邀请大家在外面吃饭,于是众人都围坐在一起。

吃饭闲聊时,话题不知怎么的,变成了当初邻居占我们家地还打人的事情。有个人兴致勃勃地说;“哎呀,人狂有祸呀,他们家当初多牛,后来还不是一落千丈。”紧接着,那个人就跟我们讲了邻居这么多年的遭遇。

我们这村子小,估计有什么闲言碎语,早就传遍了,这次再讲,大概是说给我听的,所以我也洗耳恭听。那个人说,自从占了我们家的地,他们家就一直不顺,先是大儿子骑摩托车摔残了,后面二儿子在城里被人打死了,没几年的时间,三儿子还被抓了进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如此,他们还是坚强地生活着,大儿子残了以后,人老实多了,跑到镇子上,开了一家商店,勉强维持生活。三儿子被关了几年,也出来了,却依旧没有醒悟,整天在外面跟狐朋狗友婚,结了婚以后,不是打老婆就是打孩子,后面老婆带着孩子走了,三儿子自己生活了一段时间,不知染了什么病,也没了。

邻居老两口真是惨,当初好好的三个儿子,如今只剩下了一个人残疾的大儿子,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是:“报应”,但我不这么认为。他们家那么狂妄,发生这些事情,其实也是必然的,毕竟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们家是软柿子,不代表所有人家都是软柿子,碰到个钉子,肯定要出事的。

听他们七嘴八舌地讲,我这心里非常的开心,有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但我又想到家里被占的地,我问父亲,地拿回来了吗?父亲笑着说;“他们家也没人种地了,我早就偷偷拿回来了,还占回来了一些。”父亲这俏皮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吃完饭,大家都陆续地离开了,只剩下几个关系好的亲戚还留在这里,仍跟我们聊些有的没的。他们在那聊天,我觉得无聊,就到院子里,看看邻居家的情况,这么多年了,别的人家都已经盖了新的房子,可是他们家还跟以前差不多,乱糟糟的,我甚至觉得这房子已经荒废许久了。

就在我仔细观察他们家院子的时候,邻居大爷出来了,他穿着破烂的衣服,拄着根棍子,踉踉跄跄地出来了,我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我。我没有回避他的目光,狠狠地瞪着他,他立刻就转移了视线,继续朝着外面走去。

再次见到他,我这心里百感交集,有愤恨,也有可怜,听屋子里的人说,他大儿子根本不管他,就让他在家里自生自灭,这样的结局,对于这种人来说,是很合适的,但我觉得还不够,当初就是因为他打了父亲,父亲的头受了伤,总是时不时地疼痛,这都是他造成的。

小时候,我只能隐忍,没能力的时候,我也总是忍耐,等到今天,我有实力了,衣锦还乡了,他们家几乎也是受到了全村的孤立,没有比这时候更好的报复机会了,几乎是立刻,我就想到了好几种报复的方法。

等到第二天,我找了几个本家的亲戚,亲戚们又带了来了一大堆看热闹的村里人,我们一家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镇上邻居的大儿子家里,到了他们家的商店门口,我推门而入,后面的人跟着一起进来。

他大儿子哪见过这种场面,当时就被吓得面色惨白,我看他那惊恐的眼神,突然不想对他做什么了,不仅是没有必要,而且觉得很无趣,说实在的,我还是更喜欢他耀武扬威的样子,我虽然不想做什么,但我们家的亲戚可不愿意了,他们推搡着他,又骂一些脏话,等他吓得几乎要晕过去,我也心满意足了。

我拿了一瓶矿泉水,甩下了几张百元大钞,冷笑着往出走,大家也跟着我一起离开。尽管他们都是欢声笑语的,我却觉得不是那个意思。后面请大家吃了顿饭,我也就回到家里了,父亲问我去干什么了,我也实话实说,他皱着眉头抱怨;“别没事找事啊。”

听父亲这么说,我当时就生气了,怒吼着说;“到底是谁没事找事啊,他们家当初不那么对我们,我现在能这么对他吗?”紧接着,我又说了很多抱怨的话,父亲一直没有回答我,等我说完了,父亲才笑着说;“仗势欺人的是他们,而你不是他们。”

被父亲这么一说,我怔住了,突然也醒悟过来,原来到他大儿子家里闹事,我之所以感到不愉快,是这个原因。说起来,我也在做跟他们当年一样的事情,只是严重的程度不一样罢了,父亲的话,真正地让我思考了起来。

于是,我买了些礼物,直接赶到了邻居家里,那老大爷见到我来,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说不上是惊讶,是恐惧,还是愤恨,但我没管那么多,我笑着说:“大爷,我来看看您,给你带了礼物。”说着,我就把礼物送递给了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是疯了一样,连一句话都不说,看着他那破破烂烂的家,再看看他这样的沉默,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也没管那么多,笑着跟他说:“我来谢谢你,大爷,因为你们家的所作所为,我才有今天。”说话的时候,我直勾勾地看着他,他仍然一句话没说,像一根木头一样。

既然如此,我也不想继续待着了,开门离开了那里。虽然这是一件平常的事情,但让我有了很多的思考。其实呀,人一旦飞黄腾达,如何对待当初得罪过自己的人,是一门学问,或许可以以牙还牙,但也可以以德报怨。

虽然怎么选择都可以,但对他人的宽容,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宽容了自己。这并不是为了好名声故意虚伪,而是一种境界。想到这里,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为什么要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呢,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总不能当苍蝇拍天天拍苍蝇。

待了几天,我也回老家了,路过镇上,我又去见了他大儿子,这次只有我一个人,但他依然吓得面如土色,我没再说什么,只是买了点零食,照常付了钱,就离开了,他现在这个样子,不仅没有让我感到高兴,反而觉得心酸,我不管他人如何,只做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