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媒体地铁报报道,爱尔兰斯诺克球星达赫迪回忆说,当年他在戈夫斯球馆的决赛中输给了奥沙利文,但因为奥沙利文吸食了大麻,最终只能把6万镑的冠军支票给了自己。达赫迪坦言,那应该是奥沙利文一生中抽过最昂贵的大麻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地铁报报道截屏

戈夫斯球馆在1978-2000年间举办了爱尔兰大师赛,作为本土选手,达赫迪也非常享受在这座球馆中打球的感觉。达赫迪说:“我喜欢回到戈夫斯球馆,因为那是我一切开始的地方。14岁的时候,我在那里找到了一份引座员的工作,我还第一次见到了希金斯,几年后我就在那里和希金斯交手。”

“戈夫斯球馆有744个座位,我都记得位置在哪里。那时候,我刚刚赢得了爱尔兰16岁以下锦标赛的冠军,赛事总监给了我一份工作,这给了我近距离观察球员的一点灵感。第一次遇到希金斯的时候,他跟我说‘孩子,给我拿杯饮料,我要橙汁的时候,就意味着要伏特加和橙汁。如果我说伏特加和橙汁,那就是要双份。’”达赫迪回忆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端茶倒水的服务生到进入爱尔兰大师赛决赛,达赫迪并没有等太久,1992和1998年,达赫迪在决赛中分别对阵亨德利和奥沙利文。“我对奥沙利文的比赛记忆非常深刻,虽然只有744个位置,但是起码有2000人看,因为好些人在阳台上看比赛。”

“我很失望,两场决赛都输了。但是奥沙利文因为吸食大麻而没通过药检,他不得不把中奖支票给我。奥沙利文把6万镑的冠军支票给了我,我给了3万镑的亚军支票给他,但我并不觉得自己是冠军。这可能是奥沙利文一生中抽过最贵的大麻烟,随后的6个月时间里,他几乎都没和我说话。”达赫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