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红梅口述,整理时为阅读方便部分内容虚构处理】

我1952年出生,高中毕业后在家种地,对象初中毕业后参军入伍,但当时家里没一个人看上他,父亲拦截和烧掉对象来信,拒不出席我们的婚礼,现在却常夸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嫁得好。

人这一辈子要遇到许多坎,有时咬牙坚持下去,没准就是一片艳阳天。

我对象姓孟,叫孟光辉,他和我同岁,是我初中一个班的同学,但是,孟光辉他们家弟兄姐妹9个,而孟光辉在初中毕业后,因为家里负担太重,早早就辍学回家,跟着父母一起种地。

我后来考上了高中,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奖状多的糊了家里一面墙。

但是,父亲却不造赞成我上学,他认为女娃们会认字,能写自己的名字就行,读那么多的书,做那么深的学问,一点用也没有。尽管嘴里这么说着,但是父亲仍然喜欢我读书,我也知道我很幸运,村里的女孩子,像我一样读完高中的没几个。

孟光辉却没那么幸运,反面很坎坷,他初中毕业回来,先是种了两年的地,后来个子长高了一点,人也结实了一点,就跟着他大哥和二哥,进山里砸石头。当时

公社建水库,修公路,大干快上,于是就组织男女老少,在山里砸石头,用小锤子,一锤一锤地把青石块砸成手指头肚大小的石子,卖给建设工地。

村干部让工地技术人员估算了一下,当时,建水库和修公路,分摊到我们村每一个人头上,需要5立方石子。5立方有多少我不知道,只知道我们村许多人家,干了一年多。

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砸石子的活太苦太累,父亲没让我干,但我往石料厂送过饭,看到孟光辉他们砸石头的样子。孟光辉说,村长让砸出的石子,直径在2厘米至2.5厘米,砸大了就要返工。

但是,山里的青石异常坚硬,我试了一下,小锤子砸到石块上直接弹起来,震得虎口一阵生痛,孟光辉脱下白帆布做的手套,他的手上震得没了血色,虎口及周围一圈,已磨出了厚厚的茧,他脸上的汗水把青石灰冲出了一道道汗痕。

没想到即便累成这样,大队给砸石子的人记的最高工分才12分,12分算一个工,每一个工值5毛钱,这还是只有青壮劳力才能有资格得到待遇,而16岁的孟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辉,和哥哥们一样干,干一天累死累活的,即便砸出的石头再多,最多也只给记9分。

然而,孟光辉却很知足,因为这还是他大哥为他争取来的,他大哥二哥都是壮劳力,完成任务好,大队才接受他大哥的说情,让孟光辉来砸石子,毕竟多一个人挣工分,多少能给家里多挣一分钱。

当时,我父亲也在山上劳动,不过父亲不是砸石子,而是在山上给干活的人记工分,父亲是大队会计,虽然也给我们家分了任务,但由于父亲当会计,活分得自然少一些。

那时候,父亲天天看到孟光辉,总觉得这娃太瘦,细高挑,不像农村人干活的样子,怎么看都不顺眼。父亲曾不止一次和我说,你这个初中同学家里太穷,人也没福气!从此,父亲看孟光辉就一直带着“有色眼镜”。

970年,部队征兵,孟光辉验上了兵,入伍那一天,公社武装部门前锣鼓喧天,家里有孩子当兵的都来送行,我惦记着孟光辉,一大早悄悄地溜到了拥挤的人群里,远远地看着新兵队列中的孟光辉。

当他看到人群中我的时候,连忙跑了过来。我们俩从小学起就是同学,小学是一个班的,初中是前后排,他学习成绩很好,小学和初中的成绩一直和我不相上下,正是因为我们俩成绩相当,惺惺相惜,我才慢慢喜欢上这个话不多,但是爱学习的男同学。

看到他穿着一身新军装的样子,我禁不住摸起他的新军装,趁他不注意,悄悄把一封信和一个手帕塞进了他的挂包里,其实,孟光辉当时看到了我塞东西的过程,他默默地看着我,并没有说什么,说到部队他会来信的。

坐了满满4台新兵的大客车缓缓驶出了人们的视野,我若有所失地回到了村里,晚上我没有胃口,一点饭也没吃,母亲看着我没精打采的样子,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只好说浑身没劲,便早早睡下了。

孟光辉入伍27天后,我收到了他寄来的一封信,信封上的地址一栏最后面的字是

董沟,一看都比较偏僻,信封上贴着8分钱的邮票,字迹却是我很熟悉的笔迹,看到信,我能听到心在咚咚地跳。

孟光辉在信中写了他们正在新兵连集训,训练很紧张,很累,但是那种累和家里干活的累不一样,他感到很新鲜,也很充实,新兵连的干部和班长们,对新兵很关心,晚上睡觉,干部查铺,班长帮着塞被角,有时晚上泡脚的热水,都是班长给打的……

读着孟光辉的信,我仿佛看到了他们在新兵连训练和生活的样子,读着他的信,我的心很踏实,从此,我和孟光辉的两地书开始了。

但是,意外发生了,大约有两个月的时间,我没有收到一封孟光辉的信。我感到很奇怪,这不应该啊,我按照以前的地址又去了三封信,依然迟迟没有收到他的来信,我的心越来越烦躁,从来都是一上床就入睡的我,后来竟然失眠了,整天精神萎靡不振。

我的异常没有逃过母亲的眼睛,她和父亲大吵一架后,我才明白,这一切的原因竟然是因为父亲。

原来,一直看孟光辉不顺眼的父亲,一次无意间遇到了邮递员,邮递员正好把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光辉的来信托父亲带回转交给我,父亲看着孟光辉写给我的信,心里的火蹭蹭往上冒,父亲竟然在抽烟的时候,把信给烧了。

不仅如此,父亲从此关心起邮递员到村里的时间,只要遇到,就问有没我的信,父亲就是这样,截断了孟光辉给我的来信,后来,父亲忘记及时把信烧掉,母亲在洗衣服时翻到了这封信,就问红梅的信咋会在你的口袋里。

没想到父亲竟然一点也不避讳地说,这封信他忘了烧掉,母亲顿时和父亲吵了起来,说咱红梅这段日子,饭不香,睡不安,都是因为没看到老孟家娃的来信,红梅这样子,难道你不心痛?

父母的这次争吵,让我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知道父亲不喜欢孟光辉,可没想到父亲会截断并烧掉给我的信,此后一个多月我没有和父亲说话,奋斗的结果是能像以前一样正常收到孟光辉的来信了。

在孟光辉的来信中,我知道了他新兵连结束后分到了连队,之后,聪明的他在连队积极训练,多次被评为五好士兵、优秀军人、学雷锋积极分子,在他入伍的第三个年头光荣入党,还当上了班长,1978年底被转为志愿兵。

这一晃我已是村里的大龄姑娘了,母亲看父亲不同意我和孟光辉处对象,只好托媒人给我介绍对象,但是,顾及母亲和媒人的面子,开始我是见一个推一个,后

来索性一个也不愿见了,母亲也很生气,常常一个人在背后抹眼泪,她还不敢让父亲看到,因为父亲看到一次,我们家的内战就爆发一次。

孟光辉转志愿兵后,他探亲回来时主动到我家提亲,却都被父亲给赶走了,还把人家带来的礼物扔出了大门,而我实在气不过,又多次和父亲爆发冲突。

没想到父亲在一次和我争吵时竟然说,让我滚,他不想见到我,而我是个大姑娘,能往哪里去,只能一个人关在屋里哭,直到有人告诉我母亲,说我从村里卫生所不知买了一大瓶什么药,母亲再次和父亲发生了激烈争吵,结果是母亲做主同意了这门亲事。

孟光辉再次登门,送来丰盛的礼物,他知道父亲好喝酒,还特意搬来6箱的宝丰酒,但父亲仍然不怎么理人家。

1979年5月1日,是我和孟光辉结婚的日子,但是,最让我失望的是,婚礼上父亲竟然真的不到场,那一天不知他去哪了,我和孟光辉是在父亲缺席的状况下完成了婚礼。

1982年,孟光辉转业回到了我们县,他被安排到县商业局开车,由于他是党员,

又是志愿兵转业,孟光辉到商业局上班后,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他的身上始终有军人那种大公无私的精神,年年被评为先进,后来被转干,两年后当上了部门经理。

之后,孟光辉休息的时候,经常回来看望父母,他给父亲带回了从没听说过的酒、烟、糖和点心,更让父亲争脸的是,我们家是村里第一个用上黑白电视的人家,每晚看电视的时候,我们家成了全村人聚会的地方,每当这时候,电视机前中心的好位置,始终都是父亲的。

后来,不断有人托父亲,让孟光辉给买自行车、电视机等紧俏货,甚至连买化肥、种子这样的事也找孟光辉,而孟光辉无论再做难,也总能让父亲满意,到了这时,父亲看到孟光辉,脸上才有了笑意,他高兴时,偶尔也会和孟光辉喝上两杯。

1990年,孟光辉被任命为商业局一把手,父亲脸上的笑容更多了,这时,父亲常在人面前说,光辉这娃是个好娃,懂事,我闺女嫁对人了!

父母的爱是子女爱情的港湾,或是监牢,全看命运的走向了!

爱是需要回报的,父母也不例外!

生活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看法,只要用心!

【图片选自网络,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