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文为原创首发,文章全网监控,请勿搬运!

“吃亏是福”,这是父亲交给我的一笔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也曾因为这一句,改变了我的人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的父亲出生抗战时期,老一辈的人,尤其是从苦难时期走过来的,对于党和解放军有着一直莫名的情愫,在他们看来,正是党和解放军挽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中,让他们从一直被剥削的底层翻身做了主人。

在我们兄妹小的时候,父亲就常对我们说:没有党和解放军,就没有我们这个家,等你们长大了,一定要做一个有用的人,回报党和国家的恩情。

这些话,或许在现在年轻的一代,像喊口号一样,但这却是那个年代的人最为切实且真诚的心声。

故而,即便生活再苦,父母还是坚持供我上学,为得就是日后能有些出息。

除此之外,父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吃亏是福”,小时候,我很不理解,认为父亲是古板,甚至是有点“傻”。

因为他不仅这么教育我们,也是这么去做的。比如说在大队,要是有什么事情,他都是第一个积极响应,身先士卒,可到了得好处的时候,他又第一个站到最后面。

为此,母亲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傻大个”,可奇特的是,父亲却在因此很受人敬重,后来还当上了生产队长。

这些当时我还不懂,直到后来,父亲口中的“吃亏是福”,阴差阳错改变了我的人生。

1980年,原本想通过高考走出山村的我,结果预考就被刷了下来。

父亲安慰我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关键是你自己不能气馁。在之后,我便先回家开始挣工分,帮助减轻家里负担。

期间思索未来该去做些什么,说实话,其实我心里是不甘的,可当时也没什么其他的出路。可知子莫若父,父亲也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就在那一年的冬天,征兵消息在村里传开,父亲得知后,便兴冲冲地跑来找我,建议我去参军。

说起我参军的事情,其实也是受了父亲的影响。

父亲年轻时,也曾立志参军报国,可是年轻时出工腿部受伤,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落下了腿疾,无缘参军,这其实也是父亲一生的遗憾。

而且在小的时候,受父亲的影响,对解放军有着一种仰慕之情,此时,我也刚好到了参军的年纪,权衡后,我毅然接受了父亲的建议。

在之后,报名了参军,很庆幸,顺利通过了兵检,如愿应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出发那天父亲步行十几里路送我到县城,小路坎坷,父子俩一前一后,父亲嘱咐我,到了部队要好好干,而后又老调重弹,让我记住一句话“吃亏是福”,不要怕苦怕累。

我一一记在心里,到了县武装部领了军装,简单庆祝后,我们这些新兵前往火车站集合,和亲人做最后道别后,登上了列车。

当列出缓缓离开站台时,眼里装满了难舍离别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就这样,我带着父亲的期望、母亲的嘱咐和家乡父老乡亲的嘱咐,奔赴了军营。

历时两天时间,来到了河北某部驻地,开启了我的军旅生涯。

很快,新训开始了。

新训是每个军人最为难忘的记忆,也是革命军人的启蒙,是每个军人成长的必经之路。

初到部队,我学会了第一首军歌《战友之歌》,如今时隔几十年,听到这首歌,仍旧感觉很亲切。

新训时,也是唱着这首歌,很快拉近了和战友之间的距离,让我们彼此融入了部队这个大家庭。

当兵初体验,记忆深刻,第一次戴上了领章帽徽,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总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因为这些都是军人的标志。

第一次握枪,当我手握钢枪时,听着领导讲述着革命故事,热血澎湃,踌躇满志。

但不得不说,新兵的生活还是比较难熬的,高强度的训练,没有准备的紧急集合,让我们这些新兵苦不堪言。

我最初也深受其苦,但我没有退缩的念头,当坚持下来一段时间后,慢慢便适应了。

而我们这些新兵,在三个月的新训中,通过对各种军事技能的训练和条例条令的学习,我们这些一般的蜕变成了雷厉风行、步调一致、听从指示服从指挥的合格战士。

下连后,我分到了三连四班。

八十年代初,当时的物资并不富足,部队食品也是定量供应的,那会我们战士的生活费是每天是0.7元。

平时生活以粗粮为主,糙大米、窝头就酱油汤,中午每人有两个很小的馒头,显得很宝贵,部队间或改善伙食吃顿红烧肉,每人分到几小块,但很知足。

另外,虽然我们战士每月的津贴只有7元钱,但节俭一点,除去购买一些生活用品外,每月能攒下个四五元。

我记得第一年的时候,我就寄给父母40元,在现在看来很少,但在那个年代,这些钱足够让一家人几口人过个好年了。

在部队,虽然生活过得也比较困难,但我们的情绪是高昂的,或许是对未来充满这希望,为此,每天都干劲实足,过得也很充实。

那种感觉和现在全然不同,尽管当时物质匮乏,但心里是美好和富有激情的。

在部队,我一直牢记这父亲嘱咐的“吃亏是福”,连队的脏活累活,我都是第一个冲在前面,而部队是一个有付出就有回报的地方,第二年年底的时候,我便当了班长。

都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我也想提干留队,当时要想提干,只有考军校这条路,可遗憾的是,在之后考军校时,因几分之差,没考上。

虽说提干无望,但能在部队多待一天,我便会尽自己所能站好每一天的岗,然而,就在入伍第5年的时候,部队开始裁撤,我最终还是退了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到家,父亲对于我退伍,并未说什么。

见到我时,我记得,父亲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一句:“不错,有军人的模样了。”随后那张布满皱纹的脸绽放出欣慰的笑容。

我知道,父亲的这句话,无疑是对我参军的肯定。

事实上,在我看来,参军的意义不就能否当上多大的官,毕竟不可能每一个战士最后都能成为将军。

真正的意义在于军营给予了坚强的意志,强健的体魄,而这于我之后的人生意义重大。

另外,我是幸运的的,在参军第二年的时候,通过人介绍,和城里一个姑娘订了婚,她也成为了我的妻子。

因为妻子是县城的,退伍可以安排工作。

之后,我便带着档案到安置办办理了相关安置手续,不久后通知下来了,当时,摆在我们面前有两个挑选,一个是电业局,另一个是粮站。

都说军人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但碍于当时生存的压力,我意向工作还是粮站。

毕竟在那个年代,粮站的工作还很吃香的,待遇也不错,而且那会粮站的工作人员,也是备受人艳羡的。

相对于来说,电业那会正处于进展初期,条件、待遇都不及粮站。

可当我把想法告知家人,一起商量时,父亲却不以为意,他说:我常和你们说吃亏是福,电业局现在虽然不怎么样,但很锻炼人,你或许能得到很快的提升,况且,军人就应当迎难而上,我看你还是去电业局吧!

正是听了父亲的建议,我之后改变了想法,挑选了去当时条件相对差的电业局,可怎么也没想到,却阴差阳错收获了一个好的结局。

到了电业局后,我继续发挥军人的本色,兢兢业业,虽说最初条件确实困难,但随着之后的不断学习,加之电业的不断进展,情况慢慢好转了起来,后来电业局改制,我顺势进入了电业系统,最一直竟干到了副科级退休。

而如果当时我挑选去了粮站,早于2000年初就要面临下岗了。

故而,我经常感怀父亲当年的建议,这时,我才明白,父亲所说的“吃亏是福”,其实孕育这大智慧,因为在我看来吃的不是亏,而是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