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偶然看了个动画感觉不错,想着一起追能讨论剧情吐槽啥的比一个人看有意思嘛,

本着不能独自入坑的原则就安利给平时常看动画的一个同事,结果刚一说名字同事就扔了八个字:只看日漫,国漫不看。楼主当场就吃了个瘪,想知道这种人都是啥心态.

有甲、乙两个餐馆。

甲餐馆是外地人开的,开了十几年了,味道很好,人气很高。

乙餐馆是本地人开的,近几年才开,做的菜跟那啥似的,根本没法吃。但抱着支持家乡餐饮业的心态,还是有不少人去吃。

一些吃惯了甲餐馆的人去乙餐馆提意见,希望他们改进菜式,乙餐馆的粉丝跳着脚便骂:“明明很好吃!”“你们不吃就是不爱家乡!”于是他们渐渐就不来吃了。

后来乙餐馆改进了菜式。粉丝又跳着嚷:“乙餐馆赶超甲餐馆!”于是人们又来吃,发现虽然好吃了一些,还是跟那啥差不多。于是无论乙粉丝再怎么叫,人们都不来了。

乙粉丝上知乎发问题:为什么有的人只吃甲餐馆不吃乙餐馆?

你说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首先,当前的中国动画到底处于一个什么状态?纳米核心和紫罗兰永恒花园之间差了几个蓝猫淘气三千问?

关于中国动画,常见的误区在于,产业既不缺钱,也不缺人,好作品说来就能来,一切都是体制的锅。然而现状恰好相反。

中国动画——当然我们不讨论低幼向,以及体制内通过回扣和电视台及文化部门友好分成的作品——非常,缺钱。

或者说,非常缺乏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虽然日本也面临这个问题,但现阶段,凭借旧委员会体制的传承,还是可以通过周边,海外版权,及大量投产的高出片率维持利润。‘

而中国动画的商业模式,还在逐渐向委员会模式靠拢,但因为市场和产业不成熟,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更偏向和khara、京ani的IP联运模式。资方少,动画公司对内容运营,版权管理,周边开发的主导权较重。

这个方向,虽然对创作的限制较少,但相应的,制作方要承受更大的成本压力。

而至于稳定收益,现阶段大家尚在摸索期,包括秦时明月在内,并没有特别成功的案例,各路人马都在摸石头,资本的注入和回流基本都是信仰之跃。

从魔比斯环到魁拔,死在这一跃上的人每年可以绕地球一圈;就这几个,仍属上品,更多的,在项目问世之前就胎死腹中,只是大家见不到而已。

你可以回想一下自己过去几年在所看过的国产动画及其周边服务、商品上花了多少钱。

纳米核心的周边预售获得了160万左右的佳绩,看上去很美。

然而根据鲁俊老师透露,第一季的制作费用应该在1800万上下。

诚然,考虑到海岸线的渲染线是内置的,开工初期的硬件开销比较大,实际制作费用应该在每集100万左右。

不考虑后续的资源复用量的话,这160万可能连1集的制作费用都不足以回收。而关于IP的其他营收项目也还完全没有消息。

至于其他的动画,根本是连资金都有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去年腾讯请了南派三叔操刀世界观的勇者大冒险,也只拿了500万一季的经费。为了让渲染效果打磨精良一点,制作费还得从团队年终奖里挤。

你说中国动画人卖情怀,人家还自己往里贴钱。

腾讯的项目,尚且如此,至于其他公司作坊,种种事迹,更不胜枚举。

台面下的劣质待遇,无限加班,成本压缩,再加上本就稀缺的导演、制作人才,这种环境下,指望动画从业者用情怀发电,diudiu两声变出一部旷世大作,我总觉得,不太现实,又有点无能为力。

大圣归来之后,各路人马风炒二次元,泡沫吹的比天高,人人都想趁现在盘小点低,强势进入,当然他们中的大部分,会空手而归,但这对中国动画业来说,却是一段极好的时代。

过剩的资本将为一代动画人提供充足的试错空间和锻炼机会,并拉动人才回流,事实上,近几年的国产动画中,无论是3D科幻的纳米核心,正统肉番的爱神巧克力,萌系修仙的狐妖小红娘,幽暗悬疑的勇者大冒险,

你都能明显感受到题材与戏路的拓宽,以及风格与质量上的提升。看上去很好。

只是在那之后,我们仍需要一个自洽的市场,把这个泡沫传承下去,形成一个人才与资本的良性循环积累

事实上,只看日漫,不看国漫这种现象并不少见,这甚至无关于作品的真正素质。

很多观众,资方,和上面的大人物,都误会了一个概念——消费,尤其是对文化产品的消费,不仅仅是为了满足生理需求,而在很大程度上,更是一种社会行为,是一种社会身份的确立和社会区别的划分。

Pierre Bourdieu管这个叫文化资本,Henri Tajfel管这个叫社会认同,但两者在本质上有其共性,即,通过对文化产品的消费,确立自己的社会归属,并塑造一个更清晰的自我认同。

有时候我会觉得,对这一代人来说,日本动画本身,就是一种自由和解放的文化符号。

在这片社会等级僵化,政治结构敏感的土地上,可能希望至少,在精神、在文化层面,能像个人一样,用个体的自由意志,踏踏实实的活着。

不满足于政治教育和社会需求的灌输,不迷失于主流文化和资本市场的泥沼,只是单纯的顺从着自己的憧憬,这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