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社会上多年来存在着一种奇葩现象:欠债的是大爷,因为还不还钱,还多少钱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欠债人的主观意愿。

还记得很多年前,在中国人的传统思想中背债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但如今用别人的钱反而成了“有本事”的象征,有些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在国际社会上,美国也是这样一个以欠债为荣的典型。

回顾美国国债的变迁史,不难发现其每一次暴涨都和战争有关:1860年时,美国政府背负的国债总额不过6500万美元,但在南北战争中期已经飙升至10亿美元,战争结束后增至27亿美元。

1917年,美国政府宣布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到一战结束之后的1920年代初期,其国债总额达到破纪录的220亿美元。

第二次世界大战使得美国资本家赚得盆满钵满,但美国政府却债台高筑:参战前的1940年,美国国债总额为510亿美元,到1945年翻了5倍,已有2600亿美元之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战让美国资本家发了大财,也让国家背了巨债

二战之后的冷战阶段,美国参与了多起地区性战争和冲突,几乎每一任美国总统的“政绩”都是为国债金额“添砖加瓦”。

冷战结束前夕的里根政府8年里增加了1.86万亿美元债务,发动海湾战争的老布什4年里增加了1.55万亿,克林顿在任时对外侵略较少,8年增加了1.4万亿;

到了连续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小布什政府时期,8年里美国国债增加了5.85万亿,后来的奥巴马政府则增加了8.59万亿。

美国政府真的担心自己欠债太多还不上吗?其实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们自己就是发债游戏的操作者,可以随意变更发债的规则。

比如2009年12月,上任还不满一年的奥巴马就签署了一项提升美国国债上限的法案,将美国政府债务上限从2900亿美元提升到了12.4万亿美元。

换句话说,国债这种东西,美国政府想发多少就发多少,想借多少就借多少,这就导致了另一个奇葩的现象:

自从20世纪以来,美国国债的总额逐步接近直至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的规模,例如在1920年时,国债总额约等于GDP的30%,1950年时即达到了92%。

2010年以来美国国债规模节节攀升

冷战中后期,美国国债的相对规模逐步缩小,但在冷战结束之后又高歌猛进,1990年占54.6%,2000年占55.7%,2010年占91.6%。

2013年,美国国债规模第一次超越了GDP规模,即达到约16.7万亿美元,此后每一年的金额都在GDP数额之上。

到2020年12月,美国国债规模为空前的29.6万亿美元,即GDP的141.75%。不要说国债本身了,就连每年产生的利息都是个天文数字。

进入21世纪之后,美国联邦财政的余额年年都是大额赤字,2018年对外支付利息总额5230亿美元,2020年利息为4600多亿美元。

2020年奥地利的GDP总额为4352亿美元,排名世界第25名,也就是说美国光偿还利息的金额如果换算成经济总量,可以排在世界第25名。

之所以2020年的利息比2018年的要低,是因为美国政府压低了国债的收益率,这也是几个债台高筑的西方国家为了减少自己还债利息压力所通用的手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

比如说日本政府,其政府负债率比美国还高,但日本国债的实际利率却是罕见的负利率,这就使得日本背负着12.5万多亿的国债,其每年偿还的利息却只有47亿多美元。

这就非常离谱了:你借了别人的钱,却让债主的收益率为负,每年还要倒贴债务人钱,这不是耍流氓,是非常恶劣的耍流氓。

不仅日本,基本上主要的西方国家也都有样学样地向零利率甚至负利率无限靠拢,1919年时,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为5.4%,而2020年代的美债实际收益率大致在1.5%-1.8%之间波动。

至于为什么美国国债还维持着可怜的正收益率,理由也很简单:不像其他国家那些主要靠内部消化的国债,美国国债是对外发行的。

但正因为美国的国债维持着正收益率,其利息总额超过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只是时间问题,也就是说按照眼下的发展趋势,用不了三五年,美国政府就连国债的利息都要还不起了。

以美国的经济规模充其量已经只能偿还国债利息,永远不可能偿还本金的本质,很多人发现美债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庞氏骗局”。

还不上债怎么办?开动印钞机啊

因此也有人断言:美国还不上国债利息之时,就是美债泡沫破裂之日。

但美国人似乎从来都不担心还不上利息这个问题,因为他们自己就能决定还多少,怎么还,前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就曾经相当直白地说过,巨额利息只要靠“印”(Print)美元就能换上。

印刷美元导致美元贬值,其结果无非是拉上全世界所有国家一起承担美国的债务。

2020年底,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金额为77477亿美元,占GDP的37.08%,其中中国持有10722.8亿美元、占外国投资者持有的13.84%,居世界第一位。

中国持有巨额美国国债的历史可以追溯自改革开放之后,由于中国对美出口大大高于对美进口,使得每年的贸易顺差规模很大,手上的美元外汇储备增加之后,其中一部分被用于购买美国政府债券。

日本政府是美国的第二大债主,其巨额美债储备的主要原因同样来自于贸易顺差,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日本政府即便不情愿也得大量吃进美债,是因为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金融话事权实际上掌握在美国人手里。

如图

和其他国家发行国债的目的不同,美国发行巨额国债,其主要用途在于对外侵略和干涉,换句话说,发行国债是美国侵略全世界的重要资源保障。

除了少数几次被新中国干预的战争之外,美国每发动一次战争或者策动一次对外干涉,国内的资本巨头们都能赚得脑满肠肥。

作为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后裔,真正占据美国政治经济大权的白人精英们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他们坚信美国就是上帝选中支配全世界的,自己是上帝的选民。

从波士顿、纽约、芝加哥,白人殖民者从印第安原住民手里掠夺来的土地上建立起一座座巍峨的城市,使得美国白人开始将这块土地自命为“上帝的山巅之城”(a City upon a Hill)。

“山巅之城”是一个来自于《圣经·马太福音》的概念,意思是能够带来照亮世界的光明,美国大肆宣扬的所谓的“民主灯塔”、“普世价值”都与这个精神内核有关。

美国精英们似乎从来不记得,自己的祖先只不过是一些海盗、奸商,自己也是靠屠杀发家的殖民者、强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光荣传统”

30多年前,一位日本裔的美国知名大学教授、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提出了所谓的“历史终结论”,坚称历史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就是以美国为模板的西方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

所以,美国享受全世界的一切资源都是合理的,不存在欠债不还的可能。

还不上债务怎么办?那就不还了呗,当一个伪装成大善人的流氓发现自己的画皮被人识破的时候,就开始没有下限地耍流氓了。

事实上,美国人的内心深处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偿还债务。

2013年时美国广播公司曾经播出过一档儿童节目,当主持人询问孩子:“我们欠中国1.3万亿美元债务,怎样才能还完?”时,其中一个白人男孩手舞足蹈地回答道:“绕到地球的另一边,把中国人全干掉!”

作为成年人的主持人并没有觉得这样的说法有任何不妥,并调侃道:“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想法”。

骇人听闻

显然,这就是美国白人精英中间的深层理念:只要把债主全部干掉,就不存在“欠债不还”这种事情了。

400多年前他们也是这样干的:当17世纪初第一批白人移民来到北美大陆时,他们手头上没有多少资源,因此冬天来临之后饥寒交迫。

这时候,是热情好客的印第安原住民送来了生活必需品帮他们度过严冬,还教他们狩猎、捕鱼和种植玉米等,并形成了一个延续至今的美国传统节日“感恩节”。

于情于理,当年白人移民是欠了印第安人很大的人情的,不过当他们把印第安人屠杀得差不多以后,就不欠这个人情了。

把债主肉体消灭就是对债主最好的报答,盎格鲁-撒克逊人这样的传统逻辑真让人不寒而栗。

我们无法统计,美国政府用借来的美债生产了多少导弹、军舰、坦克、大炮和弹药;

航母可能是借来的钱造的

我们也无法统计,有多少美国权贵靠借来的美债花天酒地,过着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糜烂生活;

我们更无法统计,世界上每天有多少人直接或间接地死于美国政府借债发动的战争和侵略;

就是这样一个信用破产、毫无底线的政府,正在磨刀霍霍地打算向债主们下手。

虽然购买美债不能直接和“资助美国侵略全世界”等同,但购买美债毫无疑问地是给已经图穷匕见的美国政府输血。

如今美国媒体已经发出了这样的叫嚣:“中美一旦开战,一个小时就能把中国拿下!”这或许是无知和狂妄,但也代表了相当一部分美国人对中国的一种肤浅的认知。

换做你是债主,你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