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欧盟是一个经济体并非国家,并没有设立外交部长这一职位。因此,负责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的高级代表博雷利在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欧盟的“外交方向”,外界普遍将其视为欧盟外长。

近日,博雷利在欧盟对外行动署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谈论了欧盟在地缘政治领域的若干任务。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文章有一定见解,外加博雷利的特殊身份,所以一经发表便引发热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篇文章中,博雷利坦然承认,“西方统治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改善与“全球南方”国家关系将是欧盟的战略问题之一,假如当前地缘紧张局势演变成“西方对抗其他国家”的局面,欧洲的未来将陷入一片黑暗。

博雷利这番话说得很务实,因为从当前现状来看,西方统治全球秩序的时代的确结束了,否则俄乌冲突就不会爆发,巴以冲突也不会打响,美英两国就不会因为一个也门胡塞武装被逼入尴尬处境。

这些情况的出现都足以证明,西方世界对全球秩序的掌控力已经不复存在,至少,他们已经没有能力为所欲为。西方世界逐渐落后,与之相对应的是,“全球南方”国家开始崛起。

起初,“全球南方”一般指的是包括非洲、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区、太平洋岛屿以及亚洲的发展中国家,后来南南合作金融中心将“全球南方”定义为“77国集体外加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事实来看,博雷利的观点是有道理的,因为根据数据显示,中国以及印度等“全球南方”国家不仅经济增长迅速,并且国际影响力也在日益增加。在这种背景下,欧洲想要获得发展,就必须与其改善关系,与其加深合作。

然而,想要改善关系就绕不开中国,因为中国是“全球南方”中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换而言之,需要进一步深化中欧关系。问题是,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欧洲能否保持独立自主与中国合作?这是一个关键问题。

如果欧洲无法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就无法与中国深化合作,这样一来,博雷利的宏观战略规划则意义不大。坦白讲,在我看来,欧洲目前最大的危机不是全方面的衰败,而是没有认清让自己衰败的根源,也就是美国。

美国对欧洲的掌控力太深,已经渗透到方方面面,让欧洲各国无法独立自主,更别谈欧盟这个经济体。而一个无法独立自主的联盟以及主权国家,在获得保护的同时,注定也会牺牲自身利益,而欧洲已经陷入这种恶性循环当中走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