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事业单位的序列中,公立医院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一方面它有一定的行政机关背景,不少医院的院长、党委书记都有行政级别,另一方面它是国家明文规定的“非盈利性医疗机构”,因此其经营行为甚至能够游离于监管之外。

至于公立医院到底盈利还是不盈利,这个问题只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

在这样的复杂背景下,进入新世纪之后各地公立医院的一系列魔幻操作让人如雾里看花,不明所以。

2012年5月,四川省简阳市人民医院也因新建住院大楼的豪华装修遭到质疑。

记者走进这幢号称斥资2.4亿元修建的15层大楼,发现住院大楼的门诊大厅宽敞明亮,处处透着高级感,犹如酒店前台。

大楼内侧铺贴的瓷砖档次考究,病房一般只安排2张床位,呼叫和监控系统一应俱全,卫生间也安装了比较现代化的淋浴、洗漱设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简阳市人民医院内部

这还罢了,记者又看到住院大楼绿化成荫,安装了人工喷泉和动物雕塑,假山水池,如果再来点鸟语花香,简直让人怀疑自己不是来到了医院,而是来到了公园。

最离谱的是这家医院还有被称为“五星级豪华房间”的特需病房,里面的装饰装修堪称富丽堂皇:

这里有红木包裹的走道、门廊,病房里有会客室,配备了欧式吊灯、装饰画、真皮沙发,实木地板,52寸液晶电视,甚至还有一个厨房!

医院搞得这样豪华到底有没有必要?时任简阳市人民医院院长陈云面对记者的话筒振振有词地说道:

“医院的建设合乎法律法规要求,资金来源一部分来源于医院自筹,大概有1.3亿,政府配套资金8000万元,5.12大地震下拨的灾后重建资金1000万,拉动内需资金还有1800万……”

这样的夸张装修让社会各界议论纷纷,四川省社科院的评论员就毫不客气地评价说:作为公立医院应该百分百地为公益服务,否则就不叫公立医院了!

你以为它是间豪宅,其实它是间病房

有的人认为:公立医院款项的来源无非是财政拨款和医院自筹,但不管是哪一种,都应该好钢用在刀刃上,把其投入到最需要用钱,对患者和公众最有益的地方上去。

如果说医院花了大价钱建造和安装了一些和诊疗无关的配套设施,这笔钱到底该谁来承担,不会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吧?

也难怪有人担心这些问题,因为医院终究是要盈利的,虽然这些投进去的钱现在看起来对医院的收费没有影响,但最终还是会以“挂号费”、“诊疗费”、药费手术费等形式转嫁到病人头上。

还有人质疑:600多元/天的费用比简阳当地的五星级酒店收费水平都高得多,那年简阳市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才22000多元,相当于每个月1800元多一点。这么豪华的病房到底是给谁服务的?谁能够享受得了这样的服务?

还有更加犀利的评价指出:抛开医院的豪华装修不说,豪华病房确实有点太多余了,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病房资源本来就很紧张,一个原来可以住四个人的病房改成只能住两个人甚至一个人,你让多出来的人住哪里去?难道让他们睡走廊吗?

更有意思的是,就在满面红光地接受完新华社的采访之后不久,2013年年底,“陈院长”出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接受采访时的陈云

这年12月27日,四川省纪委的人员来到陈云的办公室,将其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带走,2014年8月14日,资阳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决定对陈云执行逮捕。

陈云是个背景相当深厚的政府干部,1990年从部队退伍之后曾担任过简阳市委副书记,兼任资阳市卫生局副局长、局长和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等职务,官至正处级,他的被抓让简阳市人民医院的同事“感到十分突然”。

2012年5月19日,《成都日报》还刊登过对陈云的人物专访,文中一本正经地写道:

“正是他带领和影响着一班技术尖子,靠一套系统的、行之有效的管理制度,防止了医药红包对良性医患关系的灰色蛀吃……”

真是当初吹得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尴尬!

当然,和南京市鼓楼医院的大手笔操作相比,只花了2.4亿的简阳市人民医院就要略显“寒酸”了。

你以为他是个酒店,其实它是个医院

2012年11月,鼓楼医院被人爆出新建的综合大楼富丽堂皇,装修档次堪比五星级酒店。

医院的主体建筑由瑞士知名的LEMEN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总建筑面积22.48万平方米,据说虽然楼层不多,但实际面积相当于420米高,88层的上海金茂大厦。

作为南京本地知名的集医疗、教学、科研为一体的综合性大型三级甲等医院,鼓楼医院新大楼建设斥资达11个亿,其外立面科技感十足,好比因北京奥运会知名于世的“水立方”,大楼内部的装修更是令访客如同进入了未来世界。

除了当时国内领先的全玻璃幕墙式结构和随处可见的花园小品,鼓楼医院还引进了星巴克,在楼顶建造了停机坪,医院大厅陈设的一架全手工檀木九尺三角演奏钢琴据说价值超过了700万元。

由于前不久简阳市人民医院因为奢华装修已经翻车过一次,所以这次鼓楼医院的领导面对媒体显得十分谨慎。

他并不愿意算细账,只是笼统表示11亿的建设资金部分来源于自筹,部分来源于政府拨款,除此之外就不细谈了。

鼓楼医院内景

对于记者提出大厅内是否有必要陈设高级钢琴的质疑,医院领导专门强调:第一,这台钢琴是借来的,第二,这与鼓楼医院的“历史有关系”。

他介绍说,鼓楼医院的前身是1892年由美国基督会资助的加拿大籍传教士马林医学博士创建的一所“教会医院”,“由于我们是教会医院,在国外,教会医院内都会设有钢琴,以此减轻病人的痛苦。”

这个解释未免有些欲盖弥彰了,因为新中国成立后,南京鼓楼医院早就是政府管辖下的公立非盈利性医院,和解放前的“教会医院”很难扯得上关系。

而且这样的回答也确实没啥水平,在新中国成立60多年后的2012年,难道还有人会问:鼓楼医院到底是教会的医院还是人民的医院?

在社会公众普遍抱怨“看病难”、“看病贵”的时代,简阳医院、鼓楼医院和全国其他一些大搞豪华装修的医院让人生出一种“何不食肉糜”的荒谬感觉。

鼓楼医院同样也面临着几个难以回避的问题:第一,来医院的病人到底是关心豪华的装修、科幻感的外观设计,还是医院的收费水平、医生的诊疗技术和服务态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豪华钢琴

第二,通过弹奏钢琴来缓解病人的紧张和痛苦,与提高医护人员的专业素养,降低医院收费标准相比,哪个来得实际?

第三,作为一家公立医院,该不该拿出11亿搞豪华装修,如果医院的“高档次”是高在装修档次上的话,那么医院和酒店有什么区别?

第四,你说11个亿来源于政府拨款和医院自筹,政府拨款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医院自筹花的是病人的钱,就问纳税人和病人同意这么搞了吗?

当然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就算花了11个亿建造大楼也罢,这11个亿有多少是正儿八经地花在大楼建设上的,有多少钱流进了个人的腰包?

说一千道一万,医院的装修再豪华,再高档都是次要的,让老百姓看得起病,放心看病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