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燕大

前两天中国经营报报道六盘水水城区拖欠女企业家马艺珈伊工程款,且该企业家及为她代理债务执行的律师、律师助理等10余人已被因涉嫌寻衅滋事等问题被刑拘。

尤其是记者称“过亿债务政府只愿给1200万元”、“被她和代理律师拒绝,随即案发”,指向意味明显,暗示被拘是因为不答应当地给出的化债条件。

报道一出,迅速引爆网络关注,舆论上的批判声几乎一边倒。

当天水城区连夜发出情况通报,表示马艺珈伊承建的10个项目已判决或审计的有8个,未审计的2个,10个项目总金额16332.71万,到目前已支付14670.6万,支付比例89.82%。

“六盘水市水城区政府共欠企业约2.2亿元”以及“区里要以1200万元化解所有2亿余元的债务”的报道均不属实。

至于为什么拘人,通报中称,2020年10月马某为讨要有争议工程款,雇人采取安装GPS等手段跟踪他人、非法获取公民信息,2023年以来,马某等人编造虚假信息、安排雇佣8人在网上恶意炒作,在公共场所张贴不实大字报和抛洒传单,涉嫌侵犯公民信息罪和寻衅滋事罪,2023年11月27日对其刑拘,12月27日逮捕。

通报一出,舆论哗然,两方的说法大相径庭,各执一词。

接着中国经营报的那位记者在网上发布2.2亿工程欠款明细,并表示 “...之前采访各位,各位为何没有回复?”

文字上硬刚六盘水水城区的深夜通报。

短短半天时间,该事件就出现了至少两次反转。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截然不同的说法,自说自话已无法让人信服,而且这种事情严重关系到公信力,更高层级介入让事实浮出全貌,十分必要。

贵州出手很快,第二天省新办就发布《关于水城区涉企有关网络舆情的情况通报》,表示 “已成立由省检察院牵头的调查组,对该案进行全面审查”、 “有关调查情况将即使向社会公布。 ”

关注此事的吃瓜观众,接下来就是等。

说来很巧,其实这个事恰好戳中我之前的业务范畴,我来聊聊一点个人的看法。

按理说,在人际关系盘根错节的小城市,能一口气拿下10个工程、总投资过亿的,不大可能是一般人,有人脉有关系几乎是充分且必要条件,因为谁都知道,很多人发家靠的就是做政府工程。

但是问题在于,如果在当地有关系且有人脉的,按理说并不会像记者报道的那样被拖8年的工程款。

道理很简单,假如这一年要付的工程款是10个亿,但手上只有5个亿,先付谁又让谁等着?判断标准往往很简单,关系深背景厚的排前面,没关系没背景的往后放。

马艺珈伊老板是2016年拿到的10个项目,2019年8月就移交投入使用了8个,另外2个(自行车赛道、鞭陀小镇)在2018年8月由于资金短缺陆续被叫停。

水城区所说8个经判决或已审计的应该就是投入使用的那8个,2个未审计的就是被叫停的那两个。

由此,双方的矛盾大约就集中在三块:

第一,当地已审计的,金额低于马老板想要的;

第二,未审计的两个项目投入较大,拖欠工程款较多;

第三,或许也是核心,就是不论工程有没有审计,拖欠的工程款按什么利率计算违约金,时间如果跨度大的话,估计违约金早就远超工程利润,但大概率是不会付违约金的。

马老板的资金大概率是东拼西凑借来的,过亿的投资光是利息就不是小数目,工程款拖欠很久,马老板自己就得先被债主追上门。最终审计和判决金额若小于其实际投入,那即使工程款最后拿到了也是不但赚不着还得倒亏,这就体现滞纳金的重要性了。

不论是上面哪一种情况,其实都说明一个事实——马老板极可能是空降当地干工程的,并没有什么深厚的人脉与背景,也没有过硬的信息源。

就好比,马艺珈伊的律师团队拿着法院开具的调查令,调取银行流水、贷款资料发现,“森林公司”在两家国有银行贷款5.8亿元,但这些贷款并未用于借款用途,而转入多家关联公司,马老板等人认为这涉嫌骗取贷款。

可实际上呢,城投的、地方财政局的以及融资圈老司机其实一眼秒懂,这哪是什么骗贷啊,大概率是上面批的一笔化债资金,优先化解部分金融机构的贷款,少部分可能用于支付工程款,谁能优先拿到,得看各自本事。

至于为什么用化解而不是偿付?因为这里涉及到本金打折、利息打折、免滞纳金等偿还方案的谈判,谁谈谁知道。

当时干平台(地方城投公司)业务,不管是给平台融资还是代建、承建之类,主打一个“城投信仰”,正规公司的项目报告里也会特别分类为“政信类项目”,指的就是背后有当地政府及财政背书。

但地方负债过高、入不敷出,债务开始逾期暴雷,像贵州在2023年4月还罕见公开透露无力化债、向上争取支持的文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巨量债务,自然就有大量债主。

这些年,从金融圈到工程圈,从金融民工到搬砖小老板,许多从业者多年来的主要工作内容就是催收,那酸爽,说起来都是泪。

金融机构和大的承建商往往都是国资背景甚至央企背景,跟地方你来我往拉扯几年也能扛得住,而像马艺珈伊这种在当地也没啥硬关系的工程老板或者材料商,拖久了肯定扛不住。

马艺珈伊这个事,核心点在于,记者和律师都是对专业性要求较高的职业,执业过程中远比一般人严谨,但这次不但有律师及助理10余人被刑拘,连记者面对水城区通报也选择了硬刚。

谁都不是傻子,拖欠工程款的不止一个六盘水,也不止一个贵州,如果真的用抓人来平事,那还得了?!

静待贵州调查通报吧,必然也必须有个说法。

-End -

希望和你一起共鸣!

weixin-queen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