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混社会的风格很有京城顽主的味道,和什么人都好,和什么层面的人都好。小地痞、小流氓、小混混对加代是一种仰视,却能和马三打成一片。这一天,小八戒把电话打给了马三。

这一天下午两点来钟,电话响了,马三一接,“喂!”

“三哥。”

“八戒。”

“三哥,晚上有时间吗?”

“干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八戒说:“朝阳新开了一家夜总会,很不错。三哥,我这不最近接了几个旅游团,说实话啊,挣了点钱,想晚上安排安排三哥。”

马三一听,“俏丽娃,你孝顺了。”

“三哥,那你说我们一这一亩三分地上玩,该跟什么人好,该跟什么近都分不清,那还了得。”

“八戒,你要这么说,你将来了不得。知道不?”

“不说了。三哥,晚上呗,我提前定位置。到时候我在门口恭候你大驾。行不行?”

马三问:“就我们两个吗?”

“我叫几个老弟,给我们伺候局。我们俩去不得当大哥吗?不得有点排面吗?”

“行。六点我准时过去。”马三挂了电话。

找加代吃饭的人多,找马三吃饭的人更多。马三的生活很精彩,也很接地气,能涉足各种高低贵贱的场所。很多代哥做不了的事,马三能做。

下午六点,马三开着五个九的劳斯莱斯来到夜总会门前,远远看到小八戒带着四个老弟站在门口。马三的车一停,小八戒一摆手,“三哥。”

下了车,马三和小八戒握了握手。小八戒说:“三哥,里边请。我订了个包厢。我还搞了两个氛围组。”

马三一听,“什么叫氛围组?”

“三哥,你看我们以前唱歌都没有,就他们家有。就是带我们玩游戏,制造气氛的。”

“都有什么游戏?”

“三哥,各种各样的游戏都有,你就进去吧。”小八戒拉着马三进入了夜总会。

夜总会的装修富丽堂皇。来到预定的包厢,酒、干果和饮料都点好了。一个女孩的台费是五百,小八戒点了十个。

马三和小八戒等人坐下后,便开始了喝酒和做游戏。有了氛围组的烘托和游戏的快乐,一个个心情愉悦,不亦乐乎。喝到晚上十点,马三喝得晕头转向,走路发飘,舌头也发硬了。马三去了一趟包厢里的洗手间,回来说道:“八戒,我去外面放个水。”

“三哥,包厢不是有洗手间吗?”

马三说:“不知道谁在里面吐了,哎呦,我艹,那股味儿......我去外面共用的。”

“我陪你去。”

“不不不,不要。八戒,你帮我看着点刚才陪我的那两个丫头,别让她们跑了。我一会儿回来还要玩呢。”

“啊,行。”

马三摇摇晃晃出了门,扶着墙去了洗手间,放了水,感觉轻松了很多。洗洗手,马三往回走了。可是却找不到包厢了,包厢门上的字也看不清了。隔壁的包厢里,二十来个少爷站成一排,黑衬衫,黑领带,修身小西装或者夹克,对面沙发上中间坐着四个大姐,四个大姐是南城四凤,大凤、二凤、三凤和四凤。四个大姐旁边坐了十五六个文龙画虎的老弟。少爷们一鞠躬,“大姐,晚上好!”

马三凭着记忆推开了包厢门,迷离着双眼,正好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哎,我艹,走错了。”转身准备往外走。四凤手一指,“哎,谁叫你走的?”认识小八戒的夜总会经理回头一看,不认识,以为是来应聘的,也就没吱声。四凤说:“把那个给我叫过来,他上哪去?谁让他走的?”

马三一回头,“谁?你是谁?喊我呀?”

“别走,你回来,你坐我这边来。”

旁边的三凤一听,“什么呀?你看这长得跟鬼一样,别闹了。”

四凤说:“这样的功夫好。我跟你说,不能光挑小白脸。小白脸功夫不行。这种长相不行的,他自己心里有数,能卖力气。你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说完,一指马三,“来,你来陪我。过来过来。”

二十来个少爷以为马三是来撬活的。马三却以为是熟人在招呼,走了过去,坐在了四凤的旁边,“哎,你是谁家的?我没认出来,你是谁老婆啊?”

“什么谁老婆啊?你来多长时间了?”

“我来了四五个小时了,走错房间了。我看你面熟,你是谁家的?喊我干什么?”

“喊你能干什么?陪我喝酒呗。把洒倒上,我俩喝一杯。我俩来个交杯。”

马三一听,“干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跟我喝交杯酒。你靠近我一点,离那么远干什么?”说话间,虎背熊腰的四凤一把将马三拉了过去。

马三挣也挣不开,说:“哎,别闹,别闹,你是谁呀?我怎么想不起来呢。”

“什么谁不谁的?”四凤倒了两杯酒,递给马三一杯,“拿着。”

马三接过酒杯,两人一碰杯,干杯了。其他三位大姐也选好少爷。大凤选了两个。

放下酒杯,马三说:“我真没想来你是谁,你们慢慢喝吧,我回去了。哥们等我呢。”

四凤一听,“你往哪去啊?”

“我去我包厢啊。”

“你回什么包厢?你不得陪我吗?”

“我陪你干什么啊?”

四凤说:“我点你的台了,你不得陪我吗?”

马三一听,“你点我了?点我干什么?”

“俏丽娃,你说我点你干什么?今天晚上你不得陪我吗?”

“不是,我没明白,你是......”

“你真能装,我看看!”说话间,四凤的手朝着马三的裆部抓了过去。

马三一看,“哎,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