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素人网红来说,想要长时间获得关注,是一件很难的事。

文 | 极 耳

“我是反诈主播,请问您是什么主播?”2021年9月,“反诈老陈”与各界主播直播连麦的视频走红网络,社交账号关注量很快突破500万。

“反诈老陈”原名陈国平,原是河北秦皇岛市海港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为面向更多人宣传反诈知识,他在网络上注册了一个账号,身着警服,讲解反诈知识。

随着账号的粉丝逐渐变多,围绕着他的争议也开始变多。2022年3月,陈国平在个人小号直播时收到网友百万元巨额打赏,尽管他在当晚就宣布捐出当晚所有打赏收入,但关于“公职人员直播开打赏”的质疑,并未随着老陈晒出的捐款证书而停息。

2022年4月8日,陈国平宣布正式从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离职。

今年2月28日,“反诈老陈”首次在个人账号宣布,将使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他表示,正在收集证据,将会把一名900多万粉丝的网红评论员告上法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被起诉的网红评论员叫刘雪松。

之所以要起诉他,跟前两天“反诈老陈”的一场直播有关。

2月26日,一直声称从不后悔辞职的陈国平,在社交平台发布视频喊话全国警方求职竞聘协警,“如果敢用我想用我能用我的,可以和我联系,(我)去做协勤或者是返聘,想继续从事反诈宣传”

据陈国平所说,他当时辞职是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地位和能力,提出辞职之后三天就给批了。

在直播连麦时,陈国平还痛哭自述:家不成家,事业不成事业,再也回不去了。

2月27日,老陈连线网红“雨化田”痛哭自述: “家不成家,事业不成事业,再也回不去了。”

老陈的痛哭和喊话很快激起了大家的讨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此,刘雪松先后发布了2条视频进行点评,主题核心是“反诈老陈为什么哭”。

他在视频中评论:“(老陈)当初脱下制服,是奔着钱去的,现在想浪子回头,拿什么金子来换……”

陈国平告诉记者,这名评论员有将近1000万粉丝,看完视频后,都来骂他,评论的、私信的等等,各种方式都有。对于该评论员不确认事实就直接开口议论他人生活的做法,他感到非常气愤。

陈国平认为:“近千万关注量的大V说话应该负责任,不能不了解我的详细情况就乱说。”他曾试图给刘雪松发私信,希望他删除视频,因对方设置,无法发送,评论区留言也未得到回复。“我已经找律师了,起诉他不为钱,哪怕就让他赔一块钱,我也要起诉他。”

法律人士指出,自媒体博主直接引用“反诈老陈”的视频,对他人私事进行评论,已经侵犯了别人的肖像权。《民法典》第1019条做出了明确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丑化、污损,或者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权。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不得制作、使用、公开肖像权人的肖像。

而对于辞职一事,陈国平在2022年时,就曾说明原因。当时他表示:“主要还是因为流量太大,感觉在风口浪尖上,我一句话说的不合适,可能就会给单位造成舆情的麻烦,所以就想干脆辞职,以后自己担责。”

两年过去,陈国平仍然耿耿于怀。他对媒体表示,他并不后悔辞职,因为即便是感到后悔也无法改变事实。“我初衷是成立一个专门负责反诈宣传的团队或工作室,但单位有单位的考虑。大家的初衷都是好的,我希望为更多的人服务,宣传反诈,但单位的工作不能仅仅围绕反诈进行;同样地,网友也没错,他们看到一个公务员开打赏了,认为这不对,这个看法有什么错?”

辞职以后,老陈仍进行反诈宣传,他自编自导自演投资拍摄反诈剧,现在已经播了11集了,但播放量并不理想。他还出版了一本名为《你真的安全吗:一看就懂的反诈指南》的反诈宣传书,把自己的多年反诈经验以文字记录的方式呈现。

同时,陈国平的直播间依旧以反诈宣传为主。但他也承认,从体制内出来后,公信力不如以前了。再加上持续不断的网络暴力,他说自己有时的确难以忍受。“人们只记得我辞职当‘逃兵’和‘翻车’的瞬间,却忽视了我在爆火之前三年如一日地坚持反诈工作。这就是人性的现实。”

陈国平表示自己的直播间热度仍在,一个月也有个万儿八千的,这次之所以喊话求职,是“因为是自己做,公信力没有了,一直遭受网暴,一帮营销号天天黑我,这时候有点情绪,心里边也有点小委屈......而且我去哪儿哪儿就有关注,再培养几个新人,多走几个地儿。说白了,就是推动反诈”。

其实,陈国平的处境我们并不陌生,流量来的时候有多令人迷幻眩晕,退潮的时候落差就有多大,这是每一个素人网红都会面临的窘境。

前段时间因“挖呀挖呀挖”走红的黄老师,也已经在年前离职,先后与随州网红文旅局长出镜推荐随州旅游、回到潜江老家出镜推荐小龙虾等,参加了湖北卫视2024年的春晚。

但她的账号在2023年12月31日更新了一条年度回顾视频后未再更新。 最近再次受到关注,还是因为被造黄谣,网友喊话她报警。她也在最新回应中表示自己已经做了妈妈, 面对造谣一事,已收集证据,去当地公安局报了警。

又比如去年10月,打出“普通人”身份的于文亮突然走红,单月涨粉近400万。他很快就开直播接受打赏。一次直播PK时,对面的主播说了句“我来直播就是圈钱的”,于文亮则是直接回答称:“你把我心里话都说出来了,那就一块圈吧兄弟!”

随后于文亮的风评急转直下,几天内掉粉百万。

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有机会获得15分钟的成名时间,但对于素人网红来说,想要长时间获得关注,是一件很难的事。这或许也是陈国平喊话全国警方求职的原因吧。就像他自己说的:“我这个举动不管对与错都是赢家,因为反诈这两个字,在我这儿又掀起了一个小浪花。”

综合整理自封面新闻、九派新闻、澎湃新闻等

“3·15”小周爆料 | 山姆超市寿司里吃出昆虫,山姆称是“蜜蜂”拒不检测

“3·15”小周爆料 | 为了一个礼品袋和盒马较真,值得吗?

好戏 | 《南来北往》热播,原因可不止白敬亭

版权说明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