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报道】据俄新社2月28日报道,中国驻俄罗斯大使张汉晖在接受该媒体采访时说,近期中俄之间结算出现问题,原因是遭到第三国干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张汉晖大使资料图,他表示近期中俄之间结算出现问题,原因是遭到第三国干预(图/视觉中国)

俄新社提到,有俄罗斯媒体上周报道称,自今年1月初开始,中国3家大型银行告知俄罗斯客户,决定停止接受受制裁的俄金融机构付款。

报道称,有关中俄之间结算话题,张汉晖在最新采访中说,“之所以出现问题,是因为一些国家给我们制造了问题。但我相信,我们会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

报道称,张汉晖还说,人民币在中俄双边跨境支付中所占比例已经超过90%,这一数据接下来还将继续增长。

“除人民币外,我们还采用包括卢布在内的本国货币结算。以本国货币结算使两国企业家之间的接触变得更容易。”张汉晖补充说。

相关新闻

中国国有银行拒绝遭制裁的俄企付款?俄外交副部长此前已表态

当地时间2月28日,对于近期有关中国部分国有银行停止接受俄罗斯遭金融制裁的机构付款的消息,中国驻俄大使张汉晖在接受俄媒俄新社采访时表示,中俄之间的结算受到了第三国干扰。

“出现中断是因为一些国家给我们制造了麻烦,但我相信中俄会找到克服这些问题的办法”,他解释道。

据俄媒报道,张汉晖还提到,人民币在中俄双边结算中的份额已经超过90%,并将继续增长。除人民币以外,中俄还采用包括卢布在内的本国货币结算,这大大简化了两国企业之间的交易程序。

图为卢布资料图,张汉晖提到,除人民币以外,中俄还采用包括卢布在内的本国货币结算

塔斯社引述多家俄媒说法报道称,今年以来,中国国有四大银行中的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已经停止接受俄罗斯受西方制裁的信贷机构的付款。俄《消息报》称,此举是出于对美国就俄乌冲突实施“二级制裁”风险的担忧,俄罗斯未受经济制裁的机构的结算交易未受到影响。

《消息报》是最初报道此事的俄媒之一,文章援引一名据称了解情况的俄罗斯银行消息人士的话称,这三家中国银行停止接受俄罗斯受制裁机构的付款,无论这些付款是通过国际资金清算系统(SWIFT)、俄罗斯银行金融信息系统(SPFS)还是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进行的。报道还提到,类似的付款困难也发生在土耳其和阿联酋的银行。

当地时间2月21日,中国银行一名负责国际交易服务的员工对塔斯社表示,该行并没有停止接受来自俄罗斯的付款,俄罗斯企业可以用卢布和人民币付款。

这名工作人员补充道,他并没有收到任何与之相关的指示,“不用担心,如果有这样的通知,我们会提前通知客户。”

同一天,俄罗斯最大在线银行京科夫银行(Tinkoff bank)的产品部门负责人列昂尼德·纳扎罗夫 (Leonid Nazarov) 也表示,在与中国国有银行的合作中,京科夫银行没有发现任何严重问题。

虽然偶尔会出现转账被拒的情况,但纳扎罗夫强调这是任何银行对交易进行合规性检查的自然正常过程,而且被拒交易所占份额不会超过1—2%。他补充称,这种情况也不是最近才有的,而是“多年来的常态”。

据介绍,去年2月开始,京科夫银行因俄乌冲突接连被欧盟、英国、美国、加拿大和瑞士列入制裁名单,被排除出SWIFT系统。

纳扎罗夫说:“对我们来说,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在处理转账业务方面一直是最可靠的银行之一。我们认为,与中国银行的合作中没有出现严重问题。”

他进一步表示,京科夫银行一直在仔细研究,哪些转账会引起中方银行的更多关注,并就这些细节及时向客户发出预警提醒,“我们还就如何正确处理转账,以及如何回应中方银行的要求提供建议,以便提高转账成功的几率。此外,我们还在定期与中国代理机构进行沟通,并就与外贸活动相关的准则和最新规定保持同步。”

早些时候,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鲁登科曾就相关问题回应表示,俄罗斯有信心解决中俄贸易结算中遇到的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鲁登科资料图,他此前表示,俄罗斯有信心解决中俄贸易结算中遇到的问题

他指出,两国之间的贸易发展顺利,“这是我们正在成功解决此类问题的第一个证据。”

当地时间本周一(26日),俄罗斯财政部部长西卢安诺夫在接受采访时还透露,作为2024年金砖国家组织的轮值主席,俄罗斯计划在今年的会议上推动有关完善金砖国家结算支付系统、不依赖西方基础设施的议程。

他表示,“我们提议创建一个平台,以整合各成员国的金融系统。建立一个名为‘BRICS Bridge’的结算支付系统,该系统以金砖国家为基础机构,将可供于各成员国使用,并将确保适当水平的平等,促进贸易关系的发展。我们已经做好与中国、欧亚经济联盟和波斯湾国家进行测试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