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仅有20万粉丝的小网红,扯起“政治正确的大旗”,就敢挑战文学界的泰山北斗——莫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河北“说真话的毛星火”在网上发布信息,称已经对莫言提起正式公诉,“毛星火”的诉讼请求有四点:

第一,下架莫言的问题书籍,停止侵害英雄烈士的行为,停止贬低中国人民言行的行为。

第二,判令莫言向英雄先烈和全国人民道歉。

第三,判令莫言向毛主席道歉。

第四,判令莫言赔偿每个中国人1元名誉损失费,共计15亿,用于公益事业。

更让人惊掉下巴的是,“毛星火”连750万的诉讼费都拿不出来,竟然想通过众筹的方式来筹集,这不是明摆着把网友们当成了提款机吗?

“毛星火”起诉的理由也十分奇葩,他指责莫言的《红高粱家族》和《丰乳肥臀》美化侵略战争、贬低中国人民。他还发起了一个网上投票,结果显示有超过九千人支持起诉莫言。

这场官司,“毛星火”能不能赢?这不仅仅是莫言个人的事,还关系到言论自由、文学作品的社会影响,以及网络舆论的力量。

这起事件,无疑给我们的社会敲响了警钟。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舆论的中心。

我们在追求言论自由的同时,更应该尊重事实,尊重法律,尊重他人的权益。否则,社会将会陷入混乱和无序。

众多网友表示很担心,起诉如果达不到预期,他们恼羞成怒之下,会以爱国的名义,对莫言实施人身侵害:走法律不行,就来死刑!

这些语言的暴徒未必不会演变成狂热的流氓打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真的无法理解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中页了,改革开放都三十多年了,居然还会有人打着爱国的名义如此糟践、羞辱自己的同胞,并且他们羞辱、糟践还嫌不够,还要治对方的罪,最好把对方以pan国罪论处他们才过瘾。

大家能想象一个正常人会如此处心积虑的折腾自己的同胞吗?他们整日言必称爱国,可他们爱的是哪门子国呢?

国家可是由人民组成的,同胞之间,就该与人为善。哪怕是某位同胞真的言行有瑕疵,正常人也会先谨慎核实,再给予充分的理解和宽容下进行批评。

可就是有那么一些人呢?被他们盯上的同胞,即便是没有瑕疵,他们也要编造出瑕疵,甚至不惜构陷出五花八门的罪行,就是为了让对方永世不得翻身。

给对方定的罪越重,他们就越痛快、越亢奋。如果对方真的被打倒了,他们就会弹冠相庆,津津有味地凑在一块儿吃人血馒头。

更可怕的是,这些人往往已经狂妄到以自己的好恶来判定人的生死。

符合他们“理想的人民”的才能免遭毒手,否则就会被他们定义为“敌人”“内奸”。

什么是理想的人民,自然是和他们沆瀣一气的,眼界、思维和他们高度同质化的那帮人。

他们在揪斗“敌人”的过程中一旦得手,就会更加狂妄,如果可能,他们会拿着枪顶着人的脑门儿,谁不坚决地向他们表态,他们就会抠动扳机判决对方是必须被消灭的敌人。

“据我的经验,那种表面上扮着‘革命’的面孔,而轻易诬陷别人为‘内奸’,为‘反革命’,为‘托派’,以至为‘汉奸’者,大半不是正路人。” 这样的人,鲁迅先生早就用“匕首”刻画过了。

一百多年前,鲁迅先生就曾深受其苦。一百多年后,被鲁迅先生辛辣抨击过的喷子们,仍然源源不断的繁殖着。

他们连构陷人的话术都一模一样!也难怪,虽然这种糟践人的手法简单粗暴,可是过瘾啊,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放任内心的野兽四处撕咬,这种阴暗的快感他们怎么会舍得放弃呢?

事实上,莫言被喷子以莫须有的罪名起诉,唯一的意义就是让人们认清:喷子的危害性已经到了必须被遏制的地步!

怎样遏制?就是让他们自觉地遏制心中的野兽。

如何唤醒他们的自觉,需要常识性教育对他们进行改变,不仅仅是文学常识的教育,逻辑常识的教育,更是道德常识的教育。

只有唤醒他们的羞耻心、理性能力和思考能力,他们才不会瞅准机会就卷土重来,发泄他们的语言暴力。

他们的思维已经僵化了,同时也尝到了构陷人的甜头,就像吸食海洛因一样,他们已经戒不掉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跳梁小丑也是喜欢舞台的,叫好的人越多,他们就越上瘾,可是一旦大家都冷落他们,他们构陷人的动力也会急速衰减,他们所造成的危害性自然也就减弱了。

很多人好奇,同样是作品中透着深刻批判性的作家,为啥喷子们只骂莫言而不敢骂鲁迅?鲁迅在对国民性的批判上比莫言激烈多了,为啥喷子们对鲁迅都是正面评价呢?

原因其实很好理解。

第一,喷子们和鲁迅不是同时代人,喷子们是以局外人的视角来看待鲁迅的。

正如喷子们同样会对外国的狄更斯、巴尔扎克抱有好感一样。因为鲁迅是所谓的旧时代的作家,而狄更斯他们是国外作家。他们的作品批判得越激烈,喷子们就越亢奋,越觉得自己是身处于天朝上国,优越感就越强。按照他们的二元逻辑:敌人越坏,就能衬托出自己越好。

他们觉得批判现实是一种正面的有良知的艺术情怀,可是当他们面对的是“新时代”的中国作家时,他们的文学标准就变了,批判现实成了一种臭名昭著的“罪行”。

由此可见,他们哪有什么文学标准可言,所谓的文学标准都是为了“正治正确”服务的。

第二,由于鲁迅是被官方钦定的民族脊梁。喷子们都是欺软怕硬、见风使舵、慕强媚上的本性,他们当然会对鲁迅称赞有加;如果官方同样给莫言这样的“殊荣”,喷子们会毫不犹豫地对其大唱赞歌。同样的,如果鲁迅没有被追封到这么高的地位,喷子们对他又会是另一番评价。

喷子们既投机又精明,既怯弱但又圆滑,他们深谙选择性仇恨之道,他们对权力意志亦步亦趋,只要是被重点赏识的,他们绝对不敢碰。

莫言虽然贵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他的获奖也带动中国文学更加活跃的出现在各国的读者面前,这番功绩足以彪炳史册了,但是由于他并非是钦定的文学旗手,喷子们羞辱他自然也就没有顾忌了。

喷子们常常拿莫言获诺奖来大搞他们的阴谋论:“写中国好的作品无法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就证明诺贝尔奖别有用心吗?”

在他们自作多情的逻辑里,好像诺贝尔文学奖是故意针对中国文学的。事实上,历届的诺奖得主,哪一个在社会议题方面不是有着深刻的批判性和人文关怀的?并非唯独对中国作家才有这样的标准,喷子们故意忽略这一点,显然就是在给莫言泼脏水。

要知道,不光是诺奖作品,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批判性都是一个很重要的评判指标。在鲁迅的笔下,文艺家的使命就是批判现实。莫非在喷子眼里,中国当代文学必须得是例外?中国当代文学必须得孤立于古今中外全世界都通行的文学标准?

这样的阴暗心思,很难不让人怀疑,喷子们才是最大的镜外势力啊,否则他们怎么会如此热切的要把中国文学自绝于全世界呢。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在公共空间的逐渐拓展和人文精神的不断滋养下,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如此多道德贫血、人格卑劣的喷子呢?

不少有识之士认为,喷子们都是文凭比较低的群体。其实不能一概而论。改革开放之前,很多知识分子们不同样也痴迷于斗争和仇恨宣泄吗?

哪怕是现在很多的大学生群体,其思考的劣质化、粗俗化和情绪化,也是触目惊心的。他们何以会出现这样的状态呢?

还是和人文教育的缺失、历史记忆的缺席有关。

正所谓以史为鉴,如果他们能够详细、全面地了解到历史上和他们有着相似逻辑的人是如何为祸社会的,也许他们多少都会有些收敛。

但是现在,只要他们他们扯起“政治正确”的大旗,他们揪斗敌人就可以安然无事,他们已然上瘾,不排斥起诉莫言只是他们的第一步,下一步,在狂热的某些群体的起哄下,没准儿真会有人抱着“替天行道”的心思,在现实生活中伤害莫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莫言先生要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