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货殖列传》中说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追求财富和功名利禄似乎是历代的热门话题。

但《增广贤文》也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视之有度,用之有节。” 告诫世人,要想发财应走合法正规的渠道,财富不可挥霍无度,要用于对社会有用的地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有一女子李宝华,却因对金钱贪恋过度,不惜铤而走险,诈骗数十亿元,得手后花钱如流水,打60万元的美体针,把燕窝当水喝,买千万游艇,极尽奢华,落入法网之后,她竟然恬不知耻地说:“该享受的,我这辈子都享受了,就是死了也划算。”

李宝华是怎样从众多富豪手中骗到数十亿元的巨款的?她的下场如何?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李宝华的人生轨迹。

农家豆腐女,摇身变富豪

1976年9月28日,李宝华出生于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后溪镇英村,后溪镇是我国著名的侨乡,有二千多户华侨遍布东南亚各地,经济也相对发达。

李宝华的父母在村里开了一家做豆腐的作坊,一家子辛勤劳作,虽算不上富裕,但日子也能勉强过得去。

她从小跟随父母做豆腐生意,锻炼出来了较强的察言观色和沟通交际能力,在乡亲们的印象中,李宝华能说会道,遇见人会热情地打招呼,也很懂礼貌,邻居老李在提到李宝华时,评价说:“这姑娘的性格有点好强!”

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入厦门市,当地的经济形势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有海外关系的村民一夜暴富,很多头脑灵活的乡亲也都开始发家,而李宝华一家却还在按部就班地做着豆腐生意,很快就与周围的邻居们拉开了差距。

心高气傲的李宝华不愿意再过这种苦日子,决心要想办法改变家里的现状。

上世纪90年代初,李宝华初中还未毕业,就辍学跟随亲戚外出打工,来到繁华的大城市厦门,李宝华感到眼花缭乱,她暗暗给自己打气,一定要在城市里混出个名堂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14岁的李宝华一无资历,二无学历,要想在厦门扎根谈何容易?她进工厂做过两年的流水线工人,每天加班累得让她看不到希望,于是李宝华决定自己创业,因为没有本钱,她只能在工厂附近摆摊卖水果,这段经历最大程度地锻炼了李宝华的生意头脑,和加深了对社会的了解。

李宝华在摆摊过程中,认识了一名30岁的安溪三轮车夫。

尽管二人年龄差距甚大,但三轮车夫的关心和帮助让身处异乡的李宝华感受到了温暖,两人一来二去,很快就结了婚,一年后儿子出生。

然而激情过后,李宝华无法忍受底层这种平淡、贫穷的日子,她果断地向丈夫提出了离婚。

将孩子放在父母家后,李宝华来到广东寻找发展机会。

她不愿意进工厂干活,而是把重点放在寻找轻松、来钱快的行当上面。

李宝华很快就被“拉人头”的传销公司盯上了,在传销公司里面,李宝华充分发挥了伶牙俐齿的优点,她很快就脱颖而出,在公司里面的业绩和层级不断上升。

尽管李宝华心里清楚,自己做的是一种骗人的勾当,但对金钱的强烈渴望,轻松击穿了道德底线,从而走上了违法的道路。

1999年,传销公司东窗事发,被警方严厉查处,作为骨干的李宝华被判劳动教养两年,在别人刚大学毕业的年纪,李宝华就已经有了比同龄人更丰富的人生阅历。

劳改出来后,李宝华重回厦门,她租了一间小门脸,做起了饮料批发生意。

在此期间,李宝华认识了四川南充的余姓男子,她很快又走入了第二段婚姻。

做饮料批发挣的只是上、下游之间的辛苦钱,李宝华意识到,要想挣大钱,圈子很重要,于是,她想尽一切办法融入富豪圈,去挣富人的钱。

和富婆、阔太太们混在一起,日常花销可不是一笔小数目,那些配套的名牌服饰,就不是李宝华所能消费得起的。

但这难不倒头脑灵活的李宝华,她回到娘家向父母求援,声称在外面谈妥了一个大项目,还缺20万元的启动资金,父亲看她想做正经事了,心里很高兴,于是厚着老脸去帮女儿借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见此情形,村里的乡亲们也是将信将疑,但碍于李宝华父亲多年的面子,加上李宝华保证还本付息,于是,大家也就你五千他一万地,把钱凑出来了。

也有部分人知道李宝华之前做传销的底细,等着在一旁看李家的笑话。

不料,一年不到,李宝华果真珠光宝气地开着豪车回村了,她不仅还清了借款本金,还送上了不菲的利息,她给村里的每家每户都送去了礼物,让那些质疑她的人刮目相看,纷纷传说:“老李家的闺女真有出息,成大老板了!”

平时门前冷落的李家顿时热闹非凡,见此情景,李宝华别提有多高兴了,她终于从一名普通的豆腐女,蜕变成了人人羡慕的女富豪。

“女富豪”的诈骗伎俩

然而李宝华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万众瞩目的富豪,并不是走正道赚来的,而是依靠她的老本行——诈骗得来的,只不过这次换了更高明的手法,使用了更隐蔽的手段而已。

2006年,李宝华在位于厦门后埭溪路28号的皇达大厦租下了顶楼,注册成立了厦门东方明大贸易有限公司,后改名为“明大置业投资集团”,注册资本五千万元。

李宝华广邀宾客,举办了盛大的开业仪式,她高调地宣布公司将向休闲娱乐、仓储物流、房地产等三大领域进行投资,手里持有大批的优质项目,希望大家踊跃投资,自己将给予丰厚的回报。

为了增加可信度,2007年,李宝华身边出现了一名叫“林晓东”的香港人。

李宝华对外神秘地声称这是华人首富李嘉诚的“私生子”,并说她几年前的那次坐牢,就是为了替这位“林晓东”背黑锅,现在林先生为了报恩,愿意大力扶持自己做生意,她开的奔驰车也是林先生送的。

2008年春节,李宝华邀请了十余位圈内富豪姐妹,来湖里华景花园的别墅内聚会,戴着一幅金丝眼镜,身材肥胖的林先生出来同大家见面,并出手阔绰地给每个人发了大红包,许多人认为有林先生这样的大后台做保障,将钱投给李宝华应该是很稳妥的。

其实,后来警方查明,这位所谓的林先生真名叫“凌如发”,只不过是香港的一名无业游民,被李宝华雇佣包装后,摇身一变成了首富的“私生子”。

收到这些富豪姐妹的投资后,李宝华毫不含糊,马上在2009年密集投资了水晶之约KTV、丁俊晖台球俱乐部和馨名媛女子私人会所,水晶之约KTV就开在公司楼下,装修和音响极为豪华,一时间成为厦门的高端娱乐场所。

而女子私人会所更为奢华,专门为那些“富婆”提供常人无法想象的服务,要成为会所的会员,不仅每年要缴纳30万元的会费,还要提供五千万元以上的存款证明,李宝华祭出大手笔,三箭齐发,迅速在当地引起了轰动。

此事一出,李宝华一时间成了当地知名的女强人,对外宣称资产达数十亿元,其形象频频见诸于荧屏、报端,一时风光无限。

对于初期的那些投资人,李宝华毫不吝啬地给予了高额回报,因此,她在圈内的声誉如日中天,许多人愿意将钱投给她,甚至有人以高溢价入股李宝华的公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宝华成功地实现了“扯虎皮做大旗”这一步骤,她费尽心思,搭好了台子,下一步就要唱出一台大戏,她频频以开发项目、资金周转等名义,许诺高息,开始向公众集资、借款。

亚洲金融危机时,李宝华找到身边的“富豪姐妹”,谎称别人有一个“山水叠院”的房地产项目做不下去了,现在只要投入六千万就能接盘过来,项目完工后,能稳赚一个亿。

一年后,借款人找她还钱时,李宝华又说:“房地产挣的钱又投资了丹麦的一个油田项目,‘林晓东’也投了几十亿进去了,你们当初的六千万本金现在已经变成了两个亿。”

大家深信不疑,还有人追着找李宝华往里面增加投资的。

李宝华行骗不分对象,连公司股东都不放过,2010年的一天,李宝华在深夜紧急召开董事会,宣称丈夫没有和她商量,就在四川签下了一个房地产项目,已经投入上亿元,现在项目需要增资几个亿才能继续下去,否则前期的投入就打了水漂。

李宝华声称很生气,坚决要和丈夫离婚,这些股东们见状连忙劝合,并按股份比例掏钱增资填上所谓的“窟窿”。

后来查明,所谓的项目总共才投入三千万元,李宝华夫妇靠表演“离婚”的双簧又敛财了几个亿。

再之后,李宝华嫌虚构实业项目来钱太慢,干脆对外宣称在四川南充接手了一家国有投资担保公司,可以做小额贷款业务。

除了骗取朋友几千万资金入股以外,李宝华在外面以高息为诱饵公开集资,同时与当地银行的一些管理人员合伙,做起了资金拆借、过桥业务。

一位投资人初期借给了李宝华四百万元,一个月后,准时收到了十二万元利息,这位投资人信心大增,陆续给李宝华投了上亿元资金,一时间,很多人给李宝华送钱,李宝华手里的钱如滚雪球般地膨胀,有些人连正规的收据都没有要。

这种疯狂的现象一直持续到2011年,李宝华用后来收取的钱去偿还前面的高利息,产生的窟窿越来越大,她再也无法填满,资金链不可避免地面临断裂。

同年6月份,“明大置业投资集团”所在大楼的业主突然将其办公场所和楼下的“水晶之约KTV”大门上贴上了封条,员工和外人无法进入。

业主声称明大公司已经拖欠了近半年的房租,为了减少损失,不得已将房子收回,大楼所在物业此时也出来宣称“明大公司”欠缴了上百万元的物业费。

消息迅速传播开来,众多债主都慌了神,纷纷联系李宝华,却惊讶地发现,再也联系不上她了,一场惊天骗局就此曝光于天下。

繁花落尽,难逃法网

李宝华想尽一切办法包装自己,融入富豪圈,穷尽一切手段,让自己身上笼罩上“明星企业家”、“超级女富豪”的光环,加上她天生巧舌如簧的口才,运用当年做传销学到的诈骗手段,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骗钱,骗更多的钱。

李宝华心里很清楚自己行为的后果,钱到手以后,她开始大肆挥霍,过上了挥金如土的奢靡生活。

那些喜孜孜地数着利息的投资人可能没想到,李宝华正拿着他们的本金,享受着神仙般的日子。

她回到老家,给父母盖了一栋三层小楼,豪华装修,家具电器齐全,父母将其中的两层用来对外出租,所得收入足够养老。

同时,她又花了数十万元为父母在镇上买了一处门面房,用来经营食杂用品,父母不用再起起早贪黑地磨豆腐了。

李宝华还一次性购买了二十多辆汽车,给弟弟在县城投资了一家汽车租赁公司。

李家从之前的贫困户一跃成为村里闻名的富裕人家,全家积压多年的郁闷一扫而空,李宝华每次荣归故里,腰杆都挺得直直的,享受着周围投来的羡慕的目光。

李宝华所骗来的钱,除了部分用来维持企业运营,支撑门面外,一部分用来偿还利息以吸引更多的资金上钩,而大部分的钱款,都用在了她个人的挥霍支出上面。

她在厦门、上海、四川和香港等地,购置了数套豪宅和别墅,那位叫“林晓东”的假老板,就是李宝华在香港买房时认识的。

李宝华将每套房子都布置得十分华丽和舒适,她去视察分公司时,不喜欢住酒店,而是直接买房装修成“行宫”,她给随身助理也买了一套房,以方便随叫随到。

李宝华在厦门时,喜欢将女子私人会所作为据点,她在这里保留了一套豪华套房,经常在此举办聚会和接待宾客。

招待贵宾时,她们吃的是山珍海味,包括从日本空运过来的海鲜和神户牛肉,喝的都是上万元一瓶的洋酒,有时还会请一些帅哥美女前来助兴。

聚会结束后,李宝华还会送上贵重的礼品,正是因为这种阔绰的出手,让她的名气更加响亮,非法集资的圈子越扩越大。

除了房子,李宝华在车子上的投入也是引人瞩目。

她购买了二十多辆高档轿车,涵盖了奔驰、奥迪、宝马、丰田和保时捷等品牌的顶端车型,会所门前停放着一辆加长版悍马汽车,更是吸引了过往路人的目光。

李宝华还豪掷近千万元购买了一艘游艇,经常出海兜风、冲浪,好不快活自在,会所的高级会员也可以享受悍马汽车接送和游艇出行的待遇。

因此,这些交通工具成为了当地富婆身份的象征,她们以能拥有一张会所的贵宾卡为荣。

作为一名女人,李宝华在对待自己方面绝不含糊,刚过而立之年的李宝华,特别担心韶华易逝,她在美容驻颜上面花费了重金。

她听说注射一种“人体胚胎素美体针”,可以让女人年轻十多岁,但价格不菲,一套下来要六十多万元。

还有一种进口的美容玻尿酸,可以让脸部皮肤紧致,容光焕发,一套也要近十万元。

价钱在李宝华眼中只不过是一串数字,她找了一家专门给大明星做保养的美容机构,购买了会员卡,成为了其中的常客。

在一次养生讲座中,李宝华听说燕窝可以从内到外调理身体,于是就买了上百箱精品燕窝放在家里,把燕窝当水来喝,她还不忘“孝敬”母亲,让司机给老家也送去了几十箱燕窝。

李宝华在外表打扮方面的大手笔更是令人瞠目结舌,她全身的服装都是顶级名牌,许多名牌还是限量版的,她手上戴的名表最贵的一块高达百万元,别人买名牌包都是按个买,李宝华则是论箱买,什么LV、GUCCI、CHANEL等品牌的包,李宝华有几十个,顶级的爱马仕包,她也有好几个。

李宝华酷爱珠宝,每次出行都是珠光宝气,她经常去香港的奢侈品商店扫货,每次花费都在数百万元,眼睛都不眨一下。

其珠宝柜中,有价值268万的手镯,65万的戒指,25万的项链,15万元的胸针……据她自己统计,在珠宝方面花费了近四千万元。

纸终究包不住火,李宝华明白,再高明的骗局总有穿帮的那一天,于是她在事发前夕选择了跑路,扔下了一堆烂摊子。

等众多债主发现李宝华失联,情况不对劲时,为时已晚,有些熟人上门找到李宝华的那些豪宅,却发现房子、车子早已被其抵押或者变卖易主了。

警方接到报案后,对李宝华进行了网上追逃。

2012年7月,警方在上海的一个居民区内将李宝华抓获,李宝华用了三张别人的身份证,靠着变卖珠宝,潜逃了一年,最终仍难逃法网。

耐人寻味的是,李宝华被抓时,神情十分坦然,她对警察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终于解脱了!”

在审讯中,她也多次提到:“我这辈子死了也划算!”

最终,李宝华涉案金额高达30亿元,至案发时尚有4亿元无法偿还,2015年12月31日,李宝华被厦门中院判处无期徒刑,不出意外的话,她将在监狱中度过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