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九九八年的时候,杜姐和加代在上海的洗浴中心生意红火,但自己在烟台新开的红宝迪夜总会却遇到了麻烦。一些地痞流氓经常来消费后不付钱,还嚣张地说要赊账。经理和服务生去要账,反而遭到他们的挑衅和闹事。

杜姐意识到,这样下去生意无法维持,必须找个能镇得住场子的人。她想到了加代,于是拨通了他的电话:“代弟,姐在烟台的红宝迪夜总会遇到了点麻烦。”

加代问:“生意怎么样?”

杜姐回答:“生意不错,就是有些地痞来闹事,不给钱。”

加代说:“这样啊,姐,你放心,我找个人过去帮你看着。”

挂断电话后,加代陷入了沉思。他不能让自己的兄弟武猛、于永义、帅子离开,他们在自己身边很重要。他想到了南城的大哥何尚,何尚虽然不能亲自去,但他手下有不少可靠的兄弟。

加代联系了何尚,把情况告诉了他。何尚立刻推荐了他的头号大兄弟徐家福,一个三十多岁,办事成熟稳重的人。加代对徐家福印象很好,觉得他是个合适的人选。

第二天,徐家福带着六个兄弟直奔烟台。他们的到来,给红宝迪夜总会带来了一股新气象。

徐家福一到烟台的红宝迪夜总会,就展现出了他的认真和负责。他知道,自己的行为代表着加代和何尚的脸面,他不能让他们失望。

在徐家福的管理下,红宝迪夜总会的秩序明显好转。那些之前欠账的地痞流氓,都被徐家福以一种既不得罪人又能收回账款的方式解决了。他用恩威并重的手段,让那些欠账的人不得不佩服他的手腕。

然而,冯凯这一伙人却是个例外。冯凯是个老江湖,他不仅不怕徐家福,还公然挑衅。他们欠下的5万块钱,成了徐家福必须解决的问题。

一天晚上,冯凯带着几个兄弟再次来到红宝迪。这是徐家福来到夜总会后,他们第一次出现。徐家福听说了冯凯的欠账情况,决定亲自出马。

徐家福走上前,用他一贯的语气说:“兄弟,哪天要说没钱,我请你都可以,咱交个朋友,但是你得给我面子,以前欠的账,是不是该结一下了?”

冯凯不屑一顾:“怎么,跟我要钱?我来这里玩,就是给你面子。我去哪儿玩,都不给钱。你算老几?”

徐家福的脸色一沉:“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话音刚落,徐家福一挥手,他的六个兄弟立刻围了上来。虽然冯凯这边有七八个人,但徐家福的兄弟们手里都拿着家伙,大钢管、大砍刀什么的,他们一上来就对冯凯他们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冯凯他们虽然人多,但在徐家福兄弟们的猛烈攻势下,很快就败下阵来。最后,冯凯不仅结清了欠账,还被打得鼻青脸肿,他们灰溜溜地离开了红宝迪夜总会。

冯凯离开红宝迪后,怒火中烧,他决定要给徐家福一个教训。他联系了自己的同门大哥张浩鹏的手下四财,两人召集了二十多号人,埋伏在红宝迪夜总会的门口,等待着徐家福的出现。

夜总会即将打烊,徐家福因为身体不适,决定提前离开。他带着自己的兄弟磊子走出了红宝迪。他们刚拐过一个弯,还没走出五十米,冯凯就发现了他们。

冯凯冷笑着下令:“兄弟们,给我撞他们!”

一辆汽车猛地加速,直冲向徐家福和磊子。磊子反应迅速,试图将徐家福推开,但两人还是被撞倒在地。冯凯领着人围了上来,只听冯凯喊了一声:“给我打!”就看着这些人手中的大钢管、大砍刀纷纷落在徐家福身上。徐家福奋力抵抗,但终究不敌众,被砍倒在地。

冯凯怒气未消,从后腰抽出一把小军刀,狠狠地扎进了徐家福的后脖颈。徐家福当场倒在血泊之中咽了气,冯凯和四财带着人迅速逃离了现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杜姐得知这一噩耗后,惊恐万分,立刻给加代打了电话。加代听后,心如刀绞,他没有告诉何尚,因为他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他带着武猛、于永义,连夜赶往烟台。

到达烟台后,加代看到徐家福的遗体,悲痛欲绝,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知道,这场悲剧必须有个了结。加代发誓,要为徐家福报仇,让冯凯付出代价。

加代正向杜姐询问徐家福被谁害的时候,张浩鹏的电话打了过来。

张浩鹏在电话那头说:“我是张浩鹏。在烟台,你可以打听打听我。我是为了你手下看场子的那个人的事来的。”

杜姐一时语塞,不知所措地将电话递给了加代。

加代接过电话,语气平静:“我是北京的加代,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

张浩鹏直截了当:“老弟,我手下的冯凯不懂事,把徐家福给害了。你开个价,我们私了。”

加代的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他冷冷地说:“私了?我的条件只有一个,我要冯凯的命。”

张浩鹏断然拒绝:“那不可能!”

加代怒火中烧:“不可能?那你跟我谈个屁!”

张浩鹏威胁道:“老弟,你玩大了。在烟台,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人。你可以试试看。”

说完,张浩鹏挂断了电话。

加代在烟台没有朋友,但在青岛有个关系很好的朋友聂磊。他立刻拨通了聂磊的电话。

加代直截了当:“聂磊,我手下的兄弟在烟台被害了,你过来帮我。”

聂磊听后,立刻问:“哥,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加代回答:“张浩鹏的一个手下,叫冯凯。”

聂磊听后,心中一惊。他和张浩鹏关系不错,但此时他必须站在加代这边。

聂磊在电话中说:“行,我知道了,哥,我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聂磊的兄弟蒋源和李岩有些犹豫:“哥,我们真的要帮加代去对付张浩鹏吗?鹏哥跟我们关系挺好的。”

聂磊坚定地说:“你们忘了加代大哥对我们的恩情了吗?加代大哥的事,就是我们的事。”说完,聂磊带着兄弟们急匆匆地赶往烟台。

聂磊的车即将驶出青岛,他的心逐渐平静下来。他知道加代想要的不仅仅是一个说法,而是要为徐家福讨回公道。聂磊沉思片刻,决定给张浩鹏打个电话。

聂磊拨通电话:“鹏哥。”

张浩鹏的声音带着一丝惊讶:“哎呀,磊弟,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聂磊直接切入正题:“鹏哥,我就直接说了。是不是有个叫加代的北京人给你打电话了?他是我非常好的朋友。”

张浩鹏听后,语气变得严肃:“聂磊,你这是什么意思?”

聂磊说:“鹏哥,能不能把冯凯交给我们处理?”

张浩鹏坚决拒绝:“聂磊,那不可能。冯凯就像我亲弟弟一样,我可以给他钱,但人我不能交。”

聂磊追问:“鹏哥,你的意思是没得商量了?”

张浩鹏回答:“没得商量。”

聂磊沉声说:“那好吧,鹏哥,我现在就去烟台,我们见面再说。”

挂断电话后,聂磊的脸色阴沉,他立刻拨通了头号打手贺光的电话:“大光,马上到省道路口来,我和蒋源、李岩在这里等你。”

蒋源和李岩听到贺光的名字,心中一紧。他们知道,聂磊这是要动真格的了。贺光是个有名的狠角色,身上背着好几条人命,和东北狠人小军子用五连发对射都面不改色,是真正的硬汉。

聂磊带着他的兄弟们风尘仆仆地赶到烟台,与加代会面。加代带着聂磊去看了徐家福的遗体,聂磊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对加代说:“代哥,我和张浩鹏有些交情,关系还算不错。”

加代听后,显得有些意外,他缓缓地说:“磊弟,既然你和张浩鹏有交情,那我就不为难你了。你回青岛去吧,我自己处理这件事。”

聂磊坚定地说:“代哥,你信得过我吗?这件事交给我,我去谈谈。”

加代的兄弟于永义听到这里,怒气冲冲地说:“还谈什么?我大哥都这么说了,你回去吧。我去找张浩鹏,干死他们。”

武猛也愤愤不平:“对,我去找张浩鹏,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

两人对聂磊大声斥责。聂磊的头号打手贺光见状,不满地说:“你们俩这么嚣张?有本事咱们较量较量。”

于永义和武猛不甘示弱:“比划就比划。”

聂磊和加代同时制止了他们:“行了,别自己人打自己人。”

聂磊继续说:“大哥,你就信我一次,我保证把这件事办得让你满意。”

加代看着聂磊坚定的眼神,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同意让聂磊去处理这件事。

聂磊立即拨通了张浩鹏的电话:“鹏哥,我到了,咱们见面谈吧。”

他们一行人按照张浩鹏的指示,来到了一家饭店的包间。张浩鹏坐在主位上,身后站着四个兄弟,其中就包括参与害死徐家福的四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