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诚智为了做投资赚大钱,偷拿了孟明玮这些年来一笔一笔给李衣锦攒下的嫁妆钱,足足有十五万。

直到债主找上门,孟明玮才知道李诚智不仅败光了家里所有的钱,还在外面借了很多外债。

这一刻,孟明玮的天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心灰意冷之下,孟明玮爬上窗台,想要跳楼轻生。

乔海云接到孟明玮的电话,察觉到不对劲,起身就往楼上跑,却不小心踩空,摔倒在楼梯间,好在被邻居发现。

关键时刻,邻居的敲门声,成功阻止了孟明玮。

乔海云被送到医院后,孟宛青给李衣锦打电话说孟明玮状态不对。

于是,李衣锦放下手头的工作匆匆赶了回来。

回到家之后,李衣锦发现家里一片狼藉,还没来得及问孟明玮发生了何事,就碰到债主上门讨债。

李衣锦这才知道,李诚智偷了孟明玮的钱去投资,被人骗得血本无归,还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

打发走债主后,李衣锦无意间发现孟明玮身上的淤青,追问这些伤是不是李诚智弄的,孟明玮什么也不愿意说,转身就躲进了房间里,李衣锦既心疼又无奈。

为了让李诚智回家把事情说清楚,李衣锦故意给李诚智发了一条信息,谎称自己已经替他把债还了,让他早点回家。

李诚智信以为真,毫无愧疚的回了家。

李衣锦也不装了,直接质问李诚智是不是把家里的钱拿去瞎投资,还动手打了孟明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诚智根本不承认,瞬间恼羞成怒,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孟明玮身上。

并且,李诚智还十分不要脸的说:

“孟明玮,你别在这儿装委屈啊,要说委屈,委屈的是我,我在你们孟家才算委屈呢,这么多年,我在你们孟家过的是什么日子,那你难道不知道吗?

这点钱,就算是对我的精神损失补偿了。咱俩今天这日子过成这样,怨不着别人,就怨你母亲”

看到李诚智这副不讲理的样子,李衣锦才知道孟明玮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

所以这件事,李衣锦并没有打算瞒着乔海云。

乔海云得知孟明玮被李诚智欺负,十分愤怒,但更多的是后悔,后悔自己当年一手促成了这门婚事,让孟明玮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

于是,乔海云提出让孟明玮和李诚智离婚,后半辈子好好为自己活。

可孟明玮依然有些犹豫,苦笑着说已经过了大半辈子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

李衣锦表示以后的日子还长,只要孟明玮想离婚,她就可以替孟明玮撑腰,陪着孟明玮找李诚智谈判。

李衣锦这番话,终于让孟明玮有了离婚的底气。

然而,李诚智好吃懒做了大半辈子,一直都是靠孟明玮的工资卡养着,一旦离婚了,他的生活也就失去了保障,自然不会轻易答应。

所以,李衣锦先是带着孟明玮回家和李诚智挑明了离婚这件事,然后再由乔海云亲自出面。

见到李诚智之后,乔海云先是放低姿态,主动替孟明玮的不懂事道歉,并表示这么多年李诚智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牺牲这么多,孟明玮嫁给他是孟家高攀了,以他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

李诚智根本听不出乔海云话中的意思,瞬间蹬鼻子上脸,表示只要房本上写上他的名字,就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继续和孟明玮安安稳稳的过下半辈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诚智大言不惭的说:

“其实离婚对我无所谓,回头我就能找一个更好的,可是对您女儿,可不好说了。她的条件,就不太好找了。”

乔海云话锋一转,也不继续和李诚智兜圈子了,直接让李诚智和孟明玮把婚离了。

乔海云说:

“我好话赖话说了一大堆,我不知道你是真听不明白,还是假听不明白,你们两个闹离婚,是你们自己的事,可是你们谈不拢啊,那我这个老太太就必须出面管一管。”

随后,乔海云给了李诚智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

如果李诚智同意离婚,那么现在他住的那套房子,可以继续住下去。

为此,乔海云还特意给李诚智写了一个保证书,并盖了章,让李诚智尽管放心。

其次,乔海云还表示,离婚后,李诚智欠的钱,也都会帮他全部还上。

第二个选择:

如果李诚智不同意离婚,那么乔海云就会把房子卖了,孟明玮会搬到楼下和乔海云一起住,至于李诚智,爱上哪儿上哪儿住。

李诚智别无选择,只能收下保证书。

李衣锦为了防止李诚智出尔反尔,也表示每个月会给李诚智两千块的生活费。

李诚智得寸进尺,一开口就要三千,但当听到李衣锦说要走司法程序时,也只能就此作罢。

离婚当天,虽然出了一点小插曲,但好在孟明玮终于成功和李诚智把婚离了,再也不用和李诚智同回一个家了。

李诚智至死不知,乔海云给他写保证书,替他还债,只是一个幌子。

乔海云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让孟明玮能顺利离婚。

乔海云雷厉风行了一辈子,虽然上了年纪,但并不代表她没了手段和魄力。

孟明玮离婚的事告一段落之后,乔海云便同意了换电梯房,转手就把李诚智住的那套房子卖了,直接将李诚智扫地出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初,李诚智对孟明玮动手,乔海云便出手教训了李诚智。

可如今,李诚智依旧不长记性,再次动手打了孟明玮,乔海云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他。

其实,从和李诚智摊牌开始,乔海云就已经想好了要如何教训李诚智了。

李诚智落得如今的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