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地看着自己人生被毁,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明明自家祖坟冒了三次青烟,却活生生被无知的父母全灭掉了。

神童张炘炀智商高达140,10岁就参加高考,面对记者,他大胆说出自己梦中情校“中央民族大学”,13岁读硕士,16岁成了博士。

本来拿的是人生开挂的剧本,可如今的他却泯然众人矣,没有固定工作,银行卡就只有几千块,衣食住行都需要父母接济。

被人议论时,他不仅能毫无负担地躺平,更扬言:这就是父母应该做的事,他们还欠自己一套北京一千万的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妥妥的现代版“伤仲永”,他身上的教育悲剧,用一个“悲”都无法形容。

张炘炀的父亲张会祥身为公务员,却有着没有上过大学的遗憾,因此,当他老来得子,心中便自成一套“鸡娃教育”,为了抓好儿子的教育,他规定自己和妻子只要有孩子在就不能看电视,只能陪着一起看书。

之后,发现自家儿子的智商远高于同龄人之后,他便让儿子玩命跳级,从小学开始一路跳级到初中,而此时的张炘炀才7岁。

到了初中后,张炘炀学习变得更吃力了,成绩经常排名倒数。

但张会祥怎能因此就放弃他的“神童计划”呢,既然初中的学不会,那就直接跳到高中去。于是在初二下半年,张炘炀就学完了高中三年的课程,随后参加了高三的模拟考。

成绩不错,于是张炘炀直接跳级读了高三,10岁时,他走进了高考考场成了中国高考史年龄最小的考生。

高考出分后,他考了505分,过了二本线,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十分不错的成绩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他能选择复读一两年,考上985、211那真的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满脑子都是打造神童神话的张会祥,却一心想要抢跑,把张炘炀送进了一所二本学校,天津工程师范学院。

13岁,大三在读的张炘炀考上了研究生,可以提前毕业去读研。

但这时,学校却主动出来劝张会祥让儿子再等一年,因为学校里的刘华教授已经联系好了德国那边的高校(读研)。但德国学校规定14岁才能独自留学,所以希望让张炘炀再等一年。

要是去了德国,张炘炀肯定前途无量。

可张会祥哪里等得及,他急于保住儿子“神童”的称号,又怕儿子出国后不受管控,于是他拒绝了校方的建议,让儿子读完大三直接去读研。

张炘炀的德国留学之旅就这么被扼杀在摇篮里。

之后,张炘炀读了三年研究生,考上了北航的博士,和别的学生相比,生活环境的巨大差距让他产生了对物质的欲望,“如果北京都没有一套房,那博士毕业又有什么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他索性逼迫父母在北京买房,“要是不买房,我就不读博士”。

同时,他也用算法算出,当时北京房价处在冰点状态,一套大概就两百多万,而他们家的确出得起首付,无论是住还是投资都是很不错的选择。

但他的父母却不这么觉得,只觉得自家儿子的要求太离谱,也不相信儿子的判断,他们在北京租了一套房,骗他是买的,让他安心读博。

读博三年后,张炘炀才知道房子是租的。

张炘炀的父母相信他是全国最聪明的人,却不相信他是全家最聪明的人。

90年代的985,德国留学,北京一套房,如果在这三次重大决定中做对了其中任何一个决定,张炘炀的命运肯定会不一样。

可惜,三个决定都做错了。

如今,张炘炀选择摆烂啃老为生,在上海租了一套2200元月租的房子居住,每顿只吃青菜白饭,不超过17块钱。

他表示,自己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梦想,对现在生活很满意。

“既然你们想安排我的人生,那我就把我的人生全部交给你们。”

如今他的摆烂更像是一种对抗和报复,对抗父母的强势,报复父母对自己选择权的强制性剥夺。

如今他是渴望要那套房子吗?我想不是,而是多年来活生生失去的自由和选择权。

这无疑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张炘炀的悲剧无疑是给所有父母一个警醒,不要妄图用自己的无知愚昧操控孩子成长。

同时,孩子从脱离母亲的身体的第一秒,他便是生而独立的个体,不应该成为我们的寄托,去赋予更大的期望值。父母人生的遗憾和不如意也不要总想要孩子去替自己完成,这本身就是一个自私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