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我军一开始建立的时候,是没有明确的军衔制度的,直到建国后,1955年,我军才第一次针对海陆空三军进行授衔。

这也是我军影响最大的一次授衔,许多人对于我国开国将领的认识,都来自于1955年授衔。

这是对革命开始以来,每位抛头颅、洒热血,为国家解放事业而斗争的军人,进行的一次大规模的表彰与嘉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次授衔仪式上,我军共有1000多名军官获得将级头衔,其中有一位被授予上将头衔的军人,只有40多岁。

要知道,40多岁虽然在许多人眼中已经步入中年,但在所有将军当中,却还是个年轻人。这位将军就是在战场上声名显赫的第四野战军虎将——刘震。

这位将军,不但在抗日和解放战争的战场上声名显赫,还曾率空军部队在朝鲜战争的战场上击退过美军。

他的两个儿子也个个都是将门虎子,一个获得了中将头衔,一个获得了少将头衔。这位刘震将军身上有怎样的故事呢?

少年经历

刘震出生于1915年3月3日,他的家庭是一户贫苦的农民之家。

在老家湖北省孝感县的小乡村里,刘震的父亲和母亲勤勤恳恳的在土地上劳作,用尽自己的辛劳和汗水,想要支撑起这个小家庭。

可是对于那个时代而言,普通人想要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奢望。更何况,作为贫苦的农民,身上压着地主阶级和军阀的种种剥削,刘震的家庭更是举步维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命运对于他们的嘲弄不止于此,在刘震5岁那年,他的母亲病逝了,家中只剩下父亲与他相依为命。

该怎么样活下去,是小小的刘震童年生活的全部。他没有精力去思考拯救国家这样宏大的命题,也没有精力,像现代的孩子一样把时间花在玩耍和叛逆上。

但在这样朝不保夕的生活中,刘震也深深的感受到地主对于农民的压迫,感受到旧社会对于普通人的剥削,想要生活的更好,这样理想的种子,已经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

很快,刘震就遇到了那个让种子破土而出的机会。1928年,红军在湖北地区开展革命工作,小小的刘震也受到共产主义的鼓舞,成为儿童团的一员。

对于当时的刘震来说,共产主义者在开展农民工作时所讲述的那些道理,颠覆了他一直以来的认知。

他意识到,农民之所以生活在穷苦之中,并不是因为农民生来就不幸,也不是因为穷人还不够勤奋。而是穷人勤劳的所得,全部都被地主阶级占去了。

带着对共产主义的美好向往,对农民翻身做主的期待,刘震在儿童团中努力工作,并且产生了加入红军的念头。

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年纪还太小了,只有13岁,我军并没有让他入,而是让他做做带路之类的工作。

由于国民党的打压,我党工作人员长期处于比较危险的革命局势中,因此对安全工作十分认真。儿童团的团员往往会负责盘查过往的人,或者为我党党员放哨。

对于这些任务,刘震完成的十分严谨认真,但这不足以浇熄他心中参军的火焰。他依旧盼望着尽快长大,尽快进入一线作战。

终于,1931年,已经16岁的刘震正式报名参加了红军,这意味着他要离开家乡,跟随队伍,辗转各地,为所有穷苦人民的解放而奋斗。

在离开家之前,最让刘震记挂的,就是家中独居的父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刘震的父亲也是非常支持革命的,他知道儿子就要去做的是光荣的事业,尽管也担心他的安危,还是让儿子放心的去,不必挂念家里。

临行前,他也叮嘱刘震,到了军队中要守纪律,听领导的话,好好干,解放穷人。那时的父子两人都没有想到,这一别,就是天人永隔。

参军作战

入伍后,刘震被调到鄂东北道委特务四大队一分队一班,在那里,他结识了两个一生的知己与好友。

一个是他在一分队一班的班长陈先瑞,另一个人名叫韩先楚,他的来历就比较奇特了。

由于当时的革命局势比较复杂,我军采用的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斗争方式,许多革命根据地和苏区散布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伴随着国民党的不断打压,区域、部队与个人之间失联,都是那时会发生的情况。

在一次作战中,韩先楚与原来的部队失去了联系,他又刚好联系到了刘震所在的班,于是就加入了他们,三个人的命运从此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1955年授勋的时候,他们原来的班长陈先瑞被授予中将军衔,而原来跟随班长的刘震和韩先楚,却获得了上将的军衔。

见此情形,陈先瑞不但没有觉得受到冒犯,还对两人开起了玩笑,说以后没法管他们了。两人也立刻说,陈先瑞永远是他们的班长,并且还郑重的向他敬了个军礼。

这样的革命友情保持了一生。在战事紧张的年代,他们三个人一起打过地铺,一起出生入死,在一个锅里吃饭,共同培养出了这份难得的感情。

提到这三个人的故事,还有一件趣事。当时他们所在的班,隶属特务四大队,从事的工作包括侦查敌情、搜集情报等现代人提到特务常常会想到的工作。

但他们还从事一项对现代人来说有些陌生的工作,就是向敌战区的土豪地主筹钱,支持革命。

当然,这种筹钱肯定不是你情我愿的筹钱,往往会通过打土豪的方式缴获对方的家产,再将这些缴获的物资经费运出敌战区,运往我军。

有一次他们筹钱的时候,从一家土豪家中缴获了几条开着口的裤子。当时的穷人哪里见过这样的洋裤子?他们穿的都是那种老式缅裆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谓的缅裆裤,就是穷人常常穿的一种不需要量体裁衣的裤子,这种裤子的裤腰宽大到可以将人包进去,上面带着麻绳做腰带,穿的时候就将裤腰长出来的部分折过去,用腰带系上。

至于那种分前后片,前面开口的现代裤子,是西方裁剪技术传入之后才有的。

当时三人见到这样奇特的裤子,还凑在一起讨论了一番,最后得出结论,说这裤子的开口一定是朝后的,因为这样上厕所方便。

后来特务四大队变为了红25军手枪团,这三位好友也奔向了各自新的队伍。

刘震领导过新四军四师十旅,也领导过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被称为能啃硬骨头的指挥员。在战斗中他总是冲在最前面,要查看地形,了解第一手资料,想办法用伤亡最少的方式攻下敌人。

在东北战场上,掩护东北野战军司令机关北撤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炮兵团过于笨重,都不想要那个团,只有刘震派人掩护,将那个团要了过来。

后来这支炮兵团果然在战场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刘震研究出的炮兵战法,也让他虎将的威名震东北。

组建空军

建国初,我军的空军组建工作主要交给刘亚楼完成,但在抗美援朝战争打响的时候,刘亚楼被留在国内,负责中国境内的防空,谁去朝鲜战场成了一个问题。

要知道抗美援朝战争,我们要面对的是已经有多年空战经验的美军,无论是从空军作战指挥经验,还是从武器装备上,我军与美国空军都有很大差距。

但是总不能一开始没有空军,就一直不进行空军作战了,总要与美军碰上一碰,才能积累空军作战经验。

在这样的背景下,1950年10月,刘震接到中央的任命,成为中南军区空军司令。

伴随这个任命而来的,是接刘震到北京的专机,刘亚楼特地与刘震见面,向他传达了中央军委的决定,要他在东北训练空军,并且着手准备指挥志愿军空军进入朝鲜,与美军作战。

在这之前刘震是完全没有接触过空军的,不要说他了,当时我军接触过空军的,一共也没有几个人。就连空军司令刘亚楼,都是从陆军被赶鸭子上架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在解放战争以前,我军是根本没有空军和海军这两个建制的,也没有战斗机这样的军事装备,就连解放战争时期的战斗机和驾驶员,也是全靠缴获敌军获得的。

这一点中央军委也很清楚,所以这次入朝作战,毛主席给的指示就是只需要一鸣则已,不必惊人。

中央军委也没有想到,我军最擅长的,就是制造惊喜和奇迹。

只用了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刘震将军不但完成了空军的组建,甚至还带领新建成的空军完成了训练工作。

在之前未曾接触过的领域,一向有新思路、新计划的刘震,也建立了一套新的空中战术。

由于我军的空军是刚刚建立的,无论在战斗经验,军队人数和战斗机数量上,都比不上美军,刘震参考了陆军的“三三制”,建立了“一域多层四四制”的制度,保留了我军以少打多时集中兵力的原则,力求攻其不备。

在朝鲜战场上的空军作战,我军也展现出了惊人的作战意志,并且多次取得战果。

从我军击落第1架敌机开始,一个又一个优秀的飞行员,用自己的实际作战成果,向美军展示了飞行时长并不代表绝对的优势。

甚至就连美国媒体大力宣传的空中“英雄”都被我军击落,这件事震惊美国。

1952年,美国将一批参加过二战的高级飞行员增派到朝鲜,想要利用空军对我军实行压制。

刘震对此毫不畏惧,趁着敌军派飞机提取天气样本的时候,我军与敌方飞机激烈交战,并将其一举击落。

不久后,刘震从苏联顾问的口中得知,这次击落的飞行员,正是美国王牌驾驶员,戴维斯少校。他们在飞行员的尸体上找到了戴维斯的证章。

抗美援朝战争,是我国空军第1次参与正式作战,期间共击落美国飞机330架,敌我飞机损失比例达到1.42:1。这项战果可以称得上惊人了。

家教严格

刘震将军在家庭教育上也十分严格,他的子女回忆起父亲,最先想到的就是对他们的言传身教。

刘震将军的子女,刘卫兵,刘卫平等人,小的时候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那个时候国家物资供应不足,主食和副食都有定量。

刘震夫妻为了让孩子们多吃点有营养的,在生长发育期,能补一补身体,总是把自己配给的份额节省下来,等孩子们周末回家,一家人一起吃肉和蛋。

有时小孩子挑食,刘震也总是要教育他们,现在正是国家困难的时候,几亿老百姓一年也就能吃上一点肉,红军长征时,更是连树皮草根都能充饥,让他们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在父母的影响下,他们全家都有吃野菜的习惯。父母会将野菜包成包子或者放在馅饼里,刘震就会给他们讲过去只能用水煮野菜的艰难生活,要他们忆苦思甜,不要忘本。

他们的鞋子也常常是家里大孩子穿过,小孩子再穿,衣服更是打了许多补丁,还会穿长辈们穿旧的军装缝改过的衣服。

每到那个时候,刘震就会趁机教育他们,不要追求物质享受,不要有优越感,不要搞特殊化。

等到孩子们长大一些,刘震夫妻还不再雇佣保姆,让所有孩子的生活琐事都自己动手,让他们自己洗衣服,打扫卫生,培养自立能力和劳动观念。

这些教育养成了几个孩子艰苦朴素的生活习惯,也为他们培养了坚强的意志和品格。

在父亲的影响下,他的长子刘卫东在1960年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那个时候他才18岁。

参军入伍后,刘卫东很快成为了海军潜艇第32支队的政治委员,并且在1988年被授予海军少将的军衔。

三年后,刘振东晋升为海军中将。而他的小儿子刘卫平则长期在后勤部门工作,担任过秘书局局长参谋长,在2006年被授予少将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