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问界的全方位挑战,能否激发出理想更多的隐藏实力,消费者与投资者都在等待这场精彩大戏。

2月26日,理想汽车(LI.US/02015.HK)公布了2023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2023年全年实现营收1238.5亿元,同比增长173.5%,成为中国第一家年营收突破千亿元的新势力车企。

凭借118.1亿元的净利润,理想首次实现全年扭亏为盈,也是中国首个实现年度盈利的新势力车企。

成立于2015年的理想汽车,是最早涉足新能源的车企之一,旗下产品以SUV为主,主要面向20万以上市场,长期占据新能源市场前列。

正是得益于旗下L7、L8和L9三款SUV不断攀升的销量和交付量,理想汽车2023年一年,就把2018年~2022年连续5年累计亏损的64.5亿元全都赚了回来,可谓是打赢了一场翻身仗。

竞争激烈的新能源江湖,一场胜仗之后,能否长居王座,还取决于其他高手的实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1月,在新势力造车销量榜中,理想汽车被问界超越,失去了头把交椅。理想一季度销量环比降幅高达38.1%。与之对应的,则是问界环比涨幅34.76%。

一降一升,此消彼长。问界这匹黑马,足以配称理想的对手。双方的全面战争早已打响。

01 全面战争之舆论战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理想汽车和问界的全面战争,从舆论战开始。

不可否认,两家都是擅长舆论的“高手”。理想汽车的李想和问界余承东两位话题度极强的KOL,是其中的活跃角色。

早在2022年5月举办的第二十六届粤港澳大湾区车展上,时任华为常务董事、终端 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的余承东,就亲自为首次参展的AITO品牌下场带货。他宣称,问界M7“将会完全超越丰田埃尔法、雷克萨斯LM等百万级豪车”。

就在余承东发言后不到1周,理想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随即表示:“理想汽车L9是500万以内最好的家用旗舰SUV。” 500万以内的家用旗舰SUV,最为人熟知的当属路虎揽胜、奔驰GLS和宝马X7等豪华品牌旗舰SUV。

值得一提的是,问界M7和理想汽车L9都定位大型电动SUV,余承东和李想接连用“超越百万级豪车”、“500万内最好”来形容自家品牌。

双方的产品定位,与其说隔空叫板丰田、雷克萨斯、BBA等国外传统造车品牌,不如说是“国内新势力第一SUV”之争夺。

随着问界M5与新M7各版本交货期临近,双方在宣传造势上的贴身肉搏,也越来越紧张。

前几天,李想在微博上复盘2023年“做的不好”的地方,包括销量、NOA自动辅助导航驾驶和安全等三个方面。或许是巧合,这三点全部都和华为问界有关。

李想在复盘中提到的“NOA特别拉胯,不是推给全量车主”,令人联想到问界的销量和NOA技术。比如,问界曾被爆出有车型在闲鱼挂售、黄牛高估销量炒作预期;NOA技术方面,业内公认的第一梯队有华为,但问界并非全系标配ADS2.0(华为高阶智家)。

更令人浮想联翩的是,李想提到的第三点:“做不到某些品牌的车,可以把货车撞到木星轨道上”。去年12月21日,一辆理想汽车L7追尾大货车,整个车顶几乎被掀翻,A、B柱全部断裂。该事故发生5天后,余承东就在发布会上演示了问界M9被大货车前后夹击的情况。

双方有意无意的交锋,很多网友评论为“名为复盘,实则反讽”、“阴阳是老传统”、“KOL、KOC参与其中也就罢了,CEO也这样提合适吗?”随后,#李想反讽复盘2023# 的词条,冲上了微博热搜。

理想汽车和问界围绕以上话题展开的“讨论”,是因为双方的产品线越来越相似。

02 全面战争之产品战

2019年,理想汽车推出首款车型——理想ONE,定位30万元以上高端车市场。因其选择“没有续航焦虑”的增程式动力路线以及首创的“冰箱、彩电、大沙发”配置,凭借前所未有的电车驾乘体验,获得了成功。

2021年,仅以理想ONE这一款车型,理想汽车就取得了超过9万辆的销量,同比增长177.4%。截至2022年1月,累计交付12.4万辆,理想汽车是当时单车销量最高的造车新势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22年7月,同样定位豪华智慧大型电动SUV问界M7的上市,不管是车型定位,还是价格定位,与理想ONE都极其相似。再加上华为背书,问界M7一上来就势头刚猛,把理想ONE打了个措手不及。

甚至李想本人都在微博发长文承认,“2022年三季度,问界M7的发布和操盘直接把理想ONE打残了,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强的对手,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毫无还手之力。”

或许是问界M7背靠华为强大的产品能力影响,理想ONE的销售量从原来的每月超过1万辆,逐月下降,最后只剩4000多辆。一个季度就让理想汽车亏损超十几亿。

受此影响,李想还提到“大量一线产品专家离职”,这些都让理想汽车不得不提前切换主销车型。先后在2022年6月、9月和2023年2月,理想推出L9、L8和L7,而曾承载主力销量的理想ONE,于2022年10月正式停产。

随后,产品战愈演愈烈。

2023年9月和12月,问界分别发布了新M7和M9。按问界官方的说法, 新款M7投入了5亿进行了车身、底盘、性能、空间以及智能驾驶等全方位升级改造,售价则由老款的26万元降到了24.98万元起售。

相比车型相似的理想汽车L7,其30万以上的起售价让很多消费者直呼“想卖了理想汽车换问界”。

问界新M7来势汹汹,仅上市25天,累计大定超5万台。坐不住的理想,推出“交了问界新M7定金的,拿着定金截图购买理想汽车可以报销定金”的政策。

紧接着,有媒体发现,问界也推出了相关的政策,并且在营销策略上全面转型家用场景。问界发布会直接和理想汽车L7对标各项数据,甚至还不惜与自家M5价格重叠,降价近7万推出五座版。

问界新M7的五座和六座版本,恰好与理想汽车L7、L8形成竞争,起售价均比后者低了7万。增程与纯电双动力模式的全尺寸SUV 问界M9,则直接瞄准了理想汽车L9和MEGA。

华为鸿蒙智能座舱、HUAWEI ADS 2.0、Mate60优先购买权等一系列“含华量”因素,都让问界各车型在购车决策上颇具影响力和吸引力。这一点也直接反映在了销量上。

03 全面战争之销量战

当初理想ONE不敌问界M7的一幕,今年年初再次上演。

在造车新势力1月销量榜中,问界全系交付3.30万辆,环比增长35%,位列榜首。相比之下,理想汽车在1月份销量环比下降6成至3.12万辆,落后问界1800辆。

差距看起来不大,但这是在理想开年就全系降价、最高超3万元下的销量——这也没能挡住问界的攻势。

2023年财报会上,李想将今年目标定在了年交付80万辆。照此估计,一季度剩下不到6周的时间内,理想销量至少要达到5.87万至6.17万辆,才能符合李想预期。

对此,理想汽车销售与服务高级副总裁邹良军表示,预计3月的月交付量将超5万辆。

另一边,刚过完年,各大车企已开打“价格战”。比亚迪(002594.SZ)宣布秦PLUS售价7.98万元起,五菱、长安启源(000625.SZ)、哪吒等纷纷跟进发布降价海报,传统品牌别克也给出“单车限时至高降6.5万元”的优惠。

价格战的囚徒困境,导致更多车企被迫下场。这会进一步分走理想汽车的部分目标用户,销量势必承压。

如果问界和理想汽车均加入价格战,显然起售价更低、毛利率更高的问界,相比而言更具降价可能性。比如,问界M5和的M9,毛利率分别为25%和31%,都比理想汽车对应车型高。

而且,随着降价促销和理想汽车MEGA等其他纯电车型的上市,整体成本、营销费用等,也都会随之上升。

拥有华为背书的问界,无论是品牌还是渠道上,有着其他品牌一时无法逾越的护城河。在Mate60与M7的销售联动上,问界可以轻松吸引大部分与手机高度重叠的汽车用户,这都是理想汽车和大多数纯车企不具备的。

2003财报喜人之后的今年,理想汽车才真正进入一线新势力的竞技场。问界的全面挑战,能否激发出理想更多的隐藏实力,消费者与投资者,此刻都在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