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年8月1日,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等人领导南昌起义,打响了中共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随即,起义军南下广东。

但是,9月下旬,起义军两万多人在潮汕地区遭强敌围攻,全部打光,只剩下朱德率领的部队保留下来,最后上了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部队会师,组建了著名的红四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南昌起义的部队都打光了,为何朱老总的部队保存下来了?

这与三河坝分兵有关。

当时,围堵的敌军强大,起义军上下多数人渴望攻占潮汕,能得到休息,又有沿海口得到国际的援助,为此,部队决定分兵,主力去打潮汕,朱德率一部留守三河坝,以守住主力的后路。

三河坝分兵计划是,由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等率第20军和第11军第24师,从大埔乘船,经韩江顺流而下,直奔潮汕;朱德率第11军第25师和第9军教育团,留守三河坝,以防敌军从梅县抄袭主力部队进军潮汕的后路。

朱德率部约四千人。

三河坝在广东大埔县南面,是一个位于三江口上的大镇子,是兵家必争之地。

10月1日,朱德与第25师师长周士第等人观察了三河坝的地形。朱德认为三河坝位于三江会合处,发生战斗时,第25师若留在三河坝必将背水作战,这是兵家历来的大忌。于是,决定把部队转移到三河坝对岸的东文部、笔枝尾山、龙虎坑、下村一带布防。

部队布防完毕,半夜时分,敌钱大钧就带着经过补充的三个师10个团约两万人扑来。他们以20多条小船摸黑偷渡。船行到江中,在滩头阵地上严阵以待的第25师官兵在朱德的指挥下一齐开火。

钱部大部分渡船被击沉,偷渡没不成功。

第二天一早,钱部敌兵趁着浓雾又进行抢渡,还是遭到起义军迎头痛击,没有渡过江。

10月3日拂晓,江面上浓雾沉沉。钱大钧利用浓雾的掩护,调集大批船只,在密集炮火的掩护下,分多路强渡,结果部分敌军强渡成功,抢占了第25师75团防守的滩头阵地。

双方反复争夺,战斗僵持到午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下午三时,钱大钧又调集许多迫击炮和机枪作掩护,拼命攻击。起义军已粮绝,仍坚持顽强抵抗。这时,另一股敌军强渡过江后,抢占了梅子峤一带,对起义军形成两面夹击,形势更为不利。夜幕落下时,起义军已陷入敌人的重兵包围中。

朱德认为25师已经进行了三天三夜的顽强阻击,掩护主力进军潮池的任务已完成。为了保存实力,他决定立即撤出战斗,去追赶主力。于是,他下令留下75团第3营掩护,其余部队交替掩护,迅速转移。

6日清晨,朱德和周士第率领突围出来的两千余人,撤出了三河坝,日夜兼程去追赶主力部队。谁知,当他们到达饶平时,遇见第20军教导团参谋长周邦采带领的从潮安退下来的200多人(粟裕就在这支队伍内),一问,才得知主力在潮汕大败,几乎全军覆灭。

这个坏消息如同一盆冷水浇在大家头上。许多人心情沉重,思想混乱,不知所措。然而,他们自己也处境极端险恶。这时,敌人已经压境而来,五个多师约四万余兵力向着朱德他们气势汹汹而来了。

这时朱德他们孤立无援,又同起义军的领导机构也失去了联系。而最高的指挥官就是朱德,一切只能由朱德独立负责。

朱德同几个主要领导干部研究后,决定尽快离开这里,甩开敌人重兵。

7日上午,朱德在茂芝的全德学校召开会议,与会者有朱德、周士第、陈毅等二十多人。有人回忆:会上,朱德介绍了主力在潮汕失利的情况后,说:“我是共产党员,我有责任把南昌起义的革命种子保留下来,有决心担起革命重担,有信心把这支革命队伍带出敌人的包围圈,和同志们团结一起,一直把革命干到底!”

经过热烈讨论,朱德决断说: “第一,我们和上级的联系已断,要尽快找到上级党取得联系;第二,我们要保存这支军队,作为革命种子,要找到一块既隐蔽又有群众基础的立足点。湘粤赣边界地区,是敌人兵力薄弱的地方,是个三不管的地带,到那里去。”

说走就走。朱德率部往湘南而去,逃脱了被钱大钧围歼的命运。陈冠任著、中共党史出版社饿《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大元帅:解放军十大统帅鲜为人知的历史》一书记述朱德参加南昌起义的前后经过。该书为该社的年度畅销书,销量已过百万册,曾名列中国军事畅销书热卖榜第一名(如图)。